•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29

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29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29——
   
   白老图剃个光头,或者说已经谢顶了,或者谢顶加刮光头,更显得头颅锃明瓦亮,毫不夸张地讲,离二里地就能看到光芒四射。百老图正坐在池塘的岸上喷云吐雾,烟雾缭绕,大白冬瓜的脑袋在悠悠烟云里更有了几分迷人。
   孩子们放学回家,路过池塘嘴,走到白老图身后,浩浩荡荡,一溜人马,依次用手去摩挲白老图的光头,但都没有摸到,只是在白老图头顶上空比划比划而已。可到了崔小强这,却不小心用手摸到了白老图的光头。白老图气地“嗷”了一声站起来,大骂崔小强和他的伙伴们,这些孩子在叫骂声中哈哈大笑着跑了。只有花老跩跑得慢了点,被白老图追赶上,在屁股上打了几鞋底。花老跩一瘸一拐地哭着回家了。
    花老跩的父亲看自己的儿子哭着回家来,就问谁欺负他了。还没等花老跩开口,崔小强、石小玉等七嘴八舌地说开了,是“白老图打了花老跩”。花老跩的父亲一听自己的儿子被白老图打了,非常气愤,也不问为什么,就去找白老图算账。
   到了白老图家里,就吵了起来。
    “你为什么打我的儿子?你个秃头驴!”花老跩的父亲气愤地骂道。
    “你说为什么?怎不问问你的儿子?”
    “我就是不问,你个老不死的!”花老跩的父亲更气愤了,就把白老图院子里挂的农作物和弦子摔了。
    白老图一看,把自己的心爱之物摔坏了,更恼火了,大声说道:
   “你一个瘸腿儿子,长不成,用手摸我的光头,我不打他打谁?”
   花老跩的父亲一听骂他儿子瘸,正戳到他的心病上,上前和白老图打在一起。左邻右舍听到大骂厮打声,都出来劝架。花老跩的父亲说:
   “摸你的光头又能怎样,你那个光蛋有什么稀奇的!”
   这时白老图的鼻子已经流血了,花老跩的父亲的头发也揪掉了几绺。在大家的劝解下,花老跩的父亲回家了,这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白老图老哥,你也是,你看这群孩子来了,不赶紧站一边,非坐那得势的地方让他们摸,”白胡子三爷笑着说,“别说孩子,就连我也想摸摸。”
   “别说笑了,你的头比我也好不到哪里,”白老图洗着鼻子说,“夏天,他们在你枕头上弄上墨水,把你的光头给染了个半黑头,你不也一蹦多高骂几天嘛。”在场的人没有不哄笑的。
   李代桃僵,羊易牛死,花老跩替崔小强挨了打,花老跩的父亲又打了白老图,事情已经过去,自不必说。
    提起花老跩,也有很多故事。花老跩小时候腿没什么毛病。可是到了入学那年,他得了一个奇怪的病,经多方求医诊治,命是保住了,可落下一个后遗症,——腿有些跛,但没有瘸子大王跛得很,瘸子大王是从树上掉下来摔伤加上冬天下河摸虾受冻,俩因酿一症。花老跩病好了之后,走路一跩一跩的,伙伴们给他起个外号——大跩鹅。尽管花老跩的父母不高兴,可也没有什么办法。因为上学走在路上,都是大小差不离的孩子,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是难免的。要是村里大人说他孩子是大跩鹅,花老跩的父亲可不愿意。上次和陈醋虾打架也是为这。这次,白老图一说他儿子“拐”,就上前就把白老图的鼻子打出血了。把别人鼻子打出血,是花老跩父亲的强项。
    花老跩其实很聪明,在学校一学就会,就是学习踏不下心,浮躁得很,或者说对于孩子还不能用“浮躁”来评论。不管怎样,学习就是不专心。花老跩刚上学的时候,柏大梁老师不教他,是东方援朝老师教他。东方老师让同学们说个谚语,很多学生还不懂什么是谚语,花老跩就能说出“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同学们很惊讶,也很佩服。花老跩的性格,好显摆,嘴不饶人,整天絮絮叨叨,谁一说,他就接上。别人越夸他,他就越显摆。还有一个爱好,钓鱼、摸虾、逮蛤蟆,有时摸些田螺,他有句名言:
   “钓个小泥鳅,强似嗍筷头。”
   那一年的深秋,天气很冷,草木凋零,树叶落尽,田野萧杀得很。花老跩随父亲到大河支流逮鱼,用笆斗网子逮了很多鱼和田螺,上午美美地吃一顿。花老跩不怕冷,嘴馋时,常独自去摸田螺、逮小虾鱼,有时冻得瑟瑟发抖,可是花老跩都能顶得住。他还常说:“鱼头上有火。”是说再冷的天气,只要下河逮鱼,就不觉得冷。
   百姓营村后有一条溪流弯弯曲曲通向远方,和大湖泊相连。刚才说了,小溪这头连着个池塘,相传这个池塘有妖魔鬼怪,有村民见过。谁见过?据村民说,“不但白老图见过,戴大叔也见过”。有一年冬天,天空狂风肆虐,雪花狂舞,邻村有一位村民得了急病,让戴大叔去外村看病。戴大叔从邻村回来的路上,走过这个苇塘,看到有一个妖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苇塘岸边,似能听到嘶鸣声。戴大叔不知讲了多少次,白老图也见过,说得有鼻子有眼,大家深信不疑。苇塘有鬼,在百姓营村是童叟皆知的。
   中午时分,花老跩自己在苇塘里摸泥鳅和田螺,一个少妇在地里干活,要解小便,离家远些,就到苇塘里方便。少妇正在方便,听见苇塘里“呼喇呼喇”。少妇听见有动静,无意问了一句“谁”,花老跩捏着鼻子说:“别怕,是我。”少妇本来就有些害怕,一听有个古怪的声音,以为见鬼了,提着裤子,“嗷”的一声,大叫着跑了。
    少妇一跑一叫,在庄稼地里干活的村民都吃了一惊,围上去问道:“怎么了?”少妇说:“苇塘里有鬼。”大家问她看到了吗?少妇说,看到了,影影绰绰在苇子荡里。大家不信,又是白天,结伴去了不少人。苇塘不算大,但芦苇蓊郁,大家站在苇塘岸上,只见芦苇来回摇摆,有飒飒之声,哪来的鬼影?有人大叫几声,见没有动静,就有人向苇塘里扔坷垃。噼噼啪啪一扔,有个人大叫:“别扔了,都砸着我了!”开始大家吓了一跳,心里惊剌剌的,定了定神。有人问:
   “是人是鬼?还不出来!”
   “是我——”
   一个声音在苇荡里传出。随后花老跩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一看,是花老跩这孩子,都啼笑皆非,问他干啥哩?花老跩说:“摸些小虾小蟹,田螺泥鳅,解解馋。”
    一场虚惊,大家说说笑笑地走开,又到田间劳动。有的说世界没有鬼,有的说有鬼,有的说有鬼没神,有的说有神没鬼,议论纷纷,各举各的例证。


·上一篇文章: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30
·下一篇文章: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28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814103543C2FK92FCA0DBJ26G782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