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32

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32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32——
   
   百姓营村有了新的气象,上级给人们群众下了新的任务,家家都要建沼气池、用沼气。那时农村还不富裕,就说烧的吧,每家都很紧巴,上级让每家每户都建立一个沼气池,说是废物利用。
   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庭院里挖一个深约三米、直径约两米的土洞。土洞挖好后,用煤渣、石灰和黄泥混合一起砸在洞周壁上。洞周壁砸好后,砌上顶,顶上留一个小口,沼气池就算做成了。之后就是往里面填原料,如牲畜的粪便、剩饭泔水、腐烂的麦秸高粱杆都可以往里填弄。通过一段时间的沤作发酵,沼气就形成了,接上管道和阀门,就可以照明、做饭了。
   要说沼气池谁家做得最好?还是崔小强家做得最好。他家是第一个把这玩意建好并投入使用的,家里的沼气灯都亮了,灶屋也用沼气做起饭来。这时候的农村还没有用上电,崔小强家的沼气应用成功以后,满屋明又亮,全村男女老少都到他家看新鲜、学经验,崔小强全家人都洋溢着喜悦的心情。
   沼气一用,也有它的缺点,能量不足,燃烧不能持久。又从外村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有的说在张庄,沼气池爆炸伤了很多人;有的说在李庄,沼气漏气燃烧把房子都烧成灰烬;有的说在赵庄,沼气随着地缝飘逸到邻居家里把人憋死了,等等。如此这些不好的消息,在百姓营村不胫而走,很多村民打了退堂鼓,不再搞沼气扩大化了。沼气池的建设也就这样流了产,最后成了恶水坑。
   春天的阳光越来越和煦,田野里的麦苗正咯咯地向上长着。真的,如果你在庄稼地里蹲下来静静地听,庄稼拔节分蘖的声音如洞箫丝竹之音,美妙极了。崔小强看到有很多野兔在麦地里悠闲地散步,想逮几只解解馋,又苦于没有办法。他把这事说给石小玉、迟木墩等。石小玉说他有办法,是二叔教他的。崔小强感到这个办法很好,决定用用,看看效果如何。
   油菜地,崔小强不敢进,他和石小玉、迟木墩一起在麦垄根处下了一个套子,固定在地上。野兔夜间喜欢靠着麦垄根来来回回地走游,当头过了套子往前走,越走越紧,只好“束手就擒”。这方法很好,下了四个套子,逮着一只兔子。这天傍晚,崔小强、石小玉和迟木墩,又去麦地里给野兔下套子,正好碰见傻大个子再次出院回来。傻大个子问他仨干啥的?他仨说,你下来,我们一起玩。虽说十来天没有在一起玩耍,感觉有半年没在一起了。
   傻大个子的父亲看自己的儿子病好了,心里非常高兴,就让儿子从架子车上下来,和崔小强、石小玉、迟木墩玩会儿,并嘱咐不要玩太时间长,以免冻着受凉。傻大个子说好。他们如法炮制,傻大个子问这是干什么?崔小强神秘地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去上学的路上,崔小强一看,一个野兔也没有套住,并且少了一个套子。崔小强问石小玉:“这是怎么回事?”石小玉回答说不知道。
   “是野兔带着套子走了,还是有人看到我们的事,提前把兔子拿走了。”
   放学回来的路上,崔小强看到陈醋虾于放套子的地方寻觅,猜想是不是陈醋虾给拿走的。
   星期六的下午,学校不上课,他们在春天的麦田地头闲逛,木墩说,父亲见陈醋虾手里掂个野兔从地里回家,问他在哪逮的?陈醋虾说,一只野兔跑着跑着一头撞树上了,晕了,就顺手牵羊把野兔拾回家来。
   “放屁,难道守株待兔的那只野兔又复活了?”崔小强说。
   “分明是陈醋虾瞄见我们在那下套,提前把猎物拿走了。”傻大个子说。
   “如果野兔带着套子跑了,正好被陈醋虾见到,就逮住了,也有可能。”迟木墩说。
   “不可能,套子我固定得可结实了。” 石小玉说。
   “别以为陈醋虾和你是一迟家的,你说话就向着他。”
   “我偏向他干啥?虽说都姓迟,我们又不亲,我们从山东枣林庄迁移过来的,迟醋虾是山西大槐树村迁过来的,况且他早就改姓陈了。”迟木墩说。挨过陈醋虾打的花老跩愤愤地说,“陈醋虾这个孬孙!”
   他们边走边谈论着逮野兔的事情,前面是一个池塘,水不太深,已长满杂草和青苔,他们决定在池塘里做点文章。迟木墩说他可以下水摸些鱼虾,在大家的鼓励和激将声中,木墩真的脱掉裤子和上衣,穿着裤衩和背心下到水里。池塘里水还比较凉,在水里走走还能忍受,要是没在水里真的还不行。木墩说:“水太凉了。老跩家有个笆斗网子可以拿来用用,一定能逮着很多鱼虾。”叫谁回家拿呢?老跩走的比较慢,别人回去,老跩的父亲不一定借用。最后还是让老跩回家拿,让石小玉和他一起回家,老跩从家里拿出来后,再有石小玉拿着跑快送到池塘来。
   春三月,农村比较悠闲,没有要紧的农活,人们三三两两地在麦田里薅草,有的在地头河畔闲转。当石小玉扛着打鱼工具、后边跟随着花老跩路过人群时,大人们也有好奇心,慢慢地都向池塘围去。因为这个池塘和百姓营村有着生生不息的联系,祖祖辈辈谁没受过池塘的恩赐?几个少年用笆斗网子在池塘里一网一网地捞,网网不空,回回见鱼,眼馋了岸上的大人们,纷纷回家拿渔具,一时池塘成了欢乐的海洋。整个池塘浑水污浊,这时生产队长吴老伯来了,把社员们叫上岸,大声地说道:
   “你们想干啥!为了几条小鱼,把池塘弄成这样。要知道,池塘里的芦苇和蒲苇马上就要发芽,你们这样一弄不是破坏了它们生长吗?以后怎么丰收!”
   有人说,看到几个孩子在这扒鱼,我们就手痒了。
   “不是手痒了,而是嘴馋了。你们都是庄稼人,应该知道庄稼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怎能和几个孩子一样,他们还小,用笆网子扒几网鱼就是玩玩,一会儿就累瓤了,”吴老伯说,“要是蒲苇芦苇长不好,到了秋天,大家一无所获,副业搞不上去,收成就要下降,生活就会出现困难,我们是会饿肚子的。”
   队长吴老伯一番话,大家如梦初醒,都慢慢地散了。


·上一篇文章: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33
·下一篇文章:中篇儿童小说《借问谁家子 无忧美少年》31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814103543C2FK907GE1G11536EI1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