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4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4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晚自习快结束时,一些同学已有些疲乏,不像开始那样闷着头用功学习了,稀稀拉拉有些同学已经闲谈,有些在讨论问题,有些在摆饬东西。
  崔小泥、石小玉、花老跩、迟木墩和小金缀,在教室一角坐着,是前后左右邻桌。崔小泥学习虽说不上好,还可以。课文里有个词叫“杨柳依依”,老师说是《诗经》里面的,《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分“风、雅、颂”三百篇。为了让同学们了解这部伟大的作品,东方老师正让同学们学习课外知识《诗经·伐檀》,小金缀已背得滚瓜烂熟,想显摆一下,就说:“我把《诗经·伐檀》已背得滚瓜烂熟。”木墩说:“你没有崔小泥背诵得熟练。”小金缀说:“我不信。”木墩说:“既然你俩都背得滚瓜烂熟,你又不服气,就比试比试吧。”石小玉说:“既然比试,得赌点东西。”花老跩说:“赌啥呢?”最后决定赌一包瓜子。
  石小玉、迟木墩和花老跩做裁判。先有小金缀背诵,结果中间有一点打揢。裁判说:“中间有点打揢,给九十五分。下边有崔小泥背诵。”结果崔小泥一气呵成,确实比小金缀背诵得熟练,裁判给一百分。小金缀不服,说一次不算,刚才自己紧张了,要再比试一次,结果还是崔小泥取胜。小金缀无话可说,但也不去买瓜子。崔小泥说小金缀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不是东西。石小玉说:
  “我回答牛顿第一定律,你不是说我显摆嘛,这次你是不是也是显摆呀?”
  崔小泥说:“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哩,你到底和谁一势的,瓜子你吃不吃?”
  “我谁也不和他一势,我和真理一势。”
  “好吧,你和真理一势,买了瓜子谁吃你就不能吃!”
  “好了,别斗嘴了,为了不让为瓜子犯愁,我也不买了,免得为一包瓜子大打出手。”
  “你说的轻巧,其实你根本就没打算买。”
  “我说不买,是想逗逗你们,谁知崔小泥和石小玉有过节,要是我买了,一个要吃,一个不让吃,矛盾岂不更大!所以我不买了。”
  “你去买瓜子吧,我们和好了。”
  “和好就这么快?为了吃一包瓜子,不能没一点原则就这么快和好了?”
  他们就这样无聊地斗着嘴,让大好时光匆匆而流。
  秋残冬始,下了一场雨,雨虽不大,但天气好像冷了许多。学校没有餐厅,大部分同学都站在食堂外面空荡荡的院子里,一边吃饭,一边相互说着话,一般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围成一个圈。圈越围越大,大到一定程度,很快变成两个或三个。其中有个叫邢超的同学,上文还没说过他的一些事情。邢超有个被大家看作不雅的动作,同学们都非常反感。举些例子。当邢超正站在饭场吃饭,有同学看他站那,就过来和他站在一起吃饭,邢超都要用自己的筷子在别人碗里搅捞几下,有好吃的,顺势夹起填入自己嘴里;没好吃的,嘴里嘟囔一声,也不知说的什么;还有,当他突然站在同学身边时,这位同学去盛稀饭,或者有事走开了,他都要嘟嘟囔囔,甚至小声骂一句,说别人看不起他了。
  吴四宝有个表弟叫小惠,父亲是学校的老师,有间简易的房子。星期六上午,崔小泥、石小玉、邢超,迟木墩、冷登语和吕霄汉都到这间房子里避寒吃饭,迟木墩出去打饭,把门关得响了一些。迟木墩打饭回来,邢超对迟木墩说:“你刚才关门摔打谁的?”迟木墩说:“我谁也没摔打。“没摔打,我刚一进来,你就摔门而去?”“我吃完了,你还不让我去打饭?”说着就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
  小惠说:“吴四宝,以后你少领邢超来这吃饭!”吴四宝说:“我没领过他来,他硬跟着我来,你说怎么办?”“怎么办?好办,就像地下党甩掉特务一样的把他甩掉。”小惠一只手插着腰,另一只手一扬说道,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邢超心胸逼仄,没有多少人喜欢他,谁愿意和一个污染环境的人在一起呢?
  小惠的父亲是个聪明之人,不单课教得好,而且还会储藏食品,像红薯、芋头什么的,几年都不会坏掉。小惠的母亲是个农民,在农村种地,父亲常常回家帮助劳动。这年,小惠的母亲又种了很多红薯,父亲把红薯储藏地窖里。
   吴四宝和小惠是老表,崔小泥也和小惠成了好朋友,常常到小惠房间说笑。小惠的父亲出差开会,小惠约崔小泥到他家吃饭。小惠煮了一锅红薯,让崔小泥来吃,崔小泥毫不客气地到了小惠房间。正当崔小泥和小惠津津有味地咀嚼美味的时候,听见有“咚咚咚”的敲门声。小惠问道:“谁?”“我。”小惠一听是迟木墩,就高兴地给崔小泥递了个眼色。崔小泥把门打开,说:“星期天没有回家?”“你不也没有回家吗?” 迟木墩反问了一句。小惠问道:“有事吗?”“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有事,我想找你俩出去玩玩,你说玩玩是有事呢?还是没事呢?”还没等小惠让,迟木墩已经拿起一块红薯吃了起来。小惠问道:“上哪去玩?” 迟木墩没接腔,做了个神秘的鬼脸,就每人拿着一块红薯,锁好门,边吃边说走出校门。
  小惠禁不住问道:“木墩,到底干啥去?”“看电影去。”小惠和崔小泥一听看电影,高兴极了,紧跟着木墩向电影院走去。
  红崖学校坐落在沙颍河之滨,在那个年代,红崖县城最亮丽的建筑是:“大河电影院、文化馆和火车站。”大河电影院是当时人们娱乐的主要场所,那时的文化生活还不怎么丰富,就是到电影院看看电影,或者到文化馆听听说评书,但电影院远远比文化馆火爆。电影票虽然不贵,但对学生来说票价也算不菲了。所以有一部分学生往往逃票去看电影。
  逃票从正门是不容易得逞的,验票员是非常负责的。电影院周围有个围墙,后边的围墙内、紧靠墙根有几棵参天大树,枝叶繁茂,树杆粗壮,须几人合抱才能合围。这几棵树为有些人逃票看电影立下汗马功劳。逃票者往往结伙从围墙外爬上墙头,再顺着树杆下来,可以混到礼堂看电影。电影院的工作人员也知道这帮逃票者的伎俩,有时也派人在这看管,但不是一直都有人,谁能为了一张电影票一直站在墙根处死守呢?尤其是冬天。
  那个年代,对于看电影,每个人都是不含糊的。迟木墩领着崔小泥和小惠从电影院后围墙外爬上墙顶,从树上顺溜下来。他仨刚着地,就出来两个工作人员,把他仨逮个正着。工作人员把他仨站在后院里,问姓名、地址,当知道是红崖学校的学生时,更加生气,因为翻墙越脊逃票来看电影的,大部分是红崖学校的学生,也有附近的市民和农民。工作人员打电话让学校领导去电影院接人。接电话的说,今天是星期天,学生有自由空间,不属于学校管。此事回报到领导那里,领导说,总不能让三个学生一直站在电影院里吧。东方老师知道自己的学生犯了错误,就去了电影院,免不了工作人员把老师说了一顿,然后把迟木墩、崔小泥和小惠领回学校。
  东方老师也没有怎么驯他们,反而对他仨说:“星期天是你们自由的时间,有你们活动的自由,看看电影也无所谓,可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其实这个电影院的工作人员也神经蛋,既然翻过去了,叫过去看看不就完了嘛。放电影,一个人看也是看,一百个人看也是看,何必兴师动众惊动学校领导,真是可恶至极!”多年后,崔小泥他们再次提起这事时,非常感谢东方老师,没想到一位文弱女性能说出别人“神经蛋”这样护犊子的话来。
  “听说老师您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
  “是的,是这所学校毕业的,考了一个小小的师范,也算是个大学吧。”东方老师满怀喜悦兼悠悠谦虚地说。
  “老师您上学用功吗,也来这看电影吗?”
  “来,但不常来,不过没有你们仨幸运,还得让老师我亲自来领。”东方老师一席话说得仨家伙哈哈大笑起来,老师也浅浅地笑了,虽没有开怀大笑,但笑容在面颜部泛溢了很久。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5
·下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3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CF968HGA531IEC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