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2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2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迟木墩学习一般化,并不是他不聪明。因为他爱好体育和军事,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体育锻炼上了。迟木墩的理想,就是能考上大学体育专业或者参军当一名解放军战士。实话实说,迟木墩有时学习还是很刻苦的,自从他爱上了体育,性格外向,好说好笑,毫无羁绊,似脱缰野马。他每天早晨都起得很早,常常在起床铃声还没响的时候就走出寝室,到操场或学校外边的公路上或大河岸畔锻炼长跑去了。当同学们起床上早自习时,他已跑十华里地回来了。
  同学们上早自习,迟木墩在寝室睡觉。到了吃早餐的时间,他也毫不犹豫地起来吃饭。迟木墩有个特点,别看他外貌紫黑脸膛,大嘴口,牙略翘,头大但脖子也粗,从后面看分不清头和脖子的界线,看似憨憨呆呆,虽有时有点结巴,但好说好讲,只要有人,他嘴从不闲着。大家知道他这个牛脾气,常常有意逗他。
  有一天早饭,外面下着雨,同学们打来饭都回到寝室吃,同学们各自坐在各自的床头边吃边说,迟木墩却边吃边走,像个木偶,谁说,他就到谁跟前和谁说。这里“说”就是本地人说的“抬杠。所谓抬杠就是钻牛角尖,没理赖三分,有些地方叫“侃大山”。大家有意不让他吃饭,一个说罢另一个接着说,迟木墩像诸葛亮“舌战群儒”一样,各个击破,最后大家一起和他“抬杠”,他恼了,把自己没吃完的一碗稀饭和馍都摔在寝室门背后泥窝里了。同学们看目的已达到,纷纷去教室学习去了,迟木墩也松松垮垮地去教室了。
  到了中午吃饭时,大家都拿着饭碗去吃饭,迟木墩找不到自己的饭碗,就大骂是谁偷了他的饭碗了。骂了一通,有同学说:“早晨你摔在门背后,你拾没拾?”他忙到门后找,哈哈大笑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以为那老几给偷去了呢!原来它还在这蹲着。”在大家的笑声中,他也笑着去食堂打饭了。
  迟木墩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心里藏不住事情,这是天性。迟木墩长相刚才说了,单眼皮,紫黑脸膛,胖不墩的,最明显之处,就是他的两块胸大肌特别的健壮,又加上他常常锻炼,胸大肌更有种健康之美。他时常在同学面前显摆,动不动就脱去衣服,用手捶打他的两块胸大肌。一边打一边说:“看我的胸大肌是多么的健壮呀!别看腿短粗,就是有劲有耐力,对于长跑谁也不是我的对手。”此时,同学们都有意无意夸奖几句。夸人又不要钱,又能愉悦人的身心,况且,迟木墩又需要这些,谁会放过这夸人契机呢?
  迟木墩每天宵衣旰食锻炼长跑,谁敢轻视他呢!
  学校开运动会,迟木墩因为热爱体育运动,又是大家心目中的长跑健将,参加比赛,为班级争光,非他莫属。同学们自然推举他参加,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他常常在同学面前显摆他的胸大肌和长跑运动,特别是长跑快赶上马俊仁训练的国家长跑队了。
  通过一段准备之后,学校运动会如期举行,一圈五百米的大跑道周围人山人海,看全校体育健儿一决雌雄。这次是一万米长跑,迟木墩的同学围在跑道周围,为迟木墩擂鼓呐喊:
  “迟木墩——,加油!”
  “加油!迟木墩——”
  喊着喊着,声音渐渐地低了。怎么了?刚开始,迟木墩还算可以,虽不是第一名,但也不太落后,因为是一万米长跑,大家以为迟木墩有意不跑第一,攒着劲最后冲刺呢。谁知他越跑越慢,最后竟瘸了,啦啦队由刚开始的精神昂扬,渐渐蔫头耷脑,甚至哂笑他了。
  这次长跑比赛,无疑迟木墩竟跑了个倒数,在同学们的心目中,迟木墩的体育威信一落千丈。迟木墩解释说他的脚这几天崴了。崴了就崴了,迟木墩继续他的体育锻炼,同学们继续学习,日子还是这样在翻书中度过。树木增长年轮,人们增长学识。 以前说了,迟木墩和崔小泥到黄淮地区解放军司令部体检,结果二人落选。崔小泥说是因为血压高,迟木墩说是因为眼近视。其实崔小泥是因为平板足,而迟木墩是因为胸廓畸形而落选的。
  从此,迟木墩对体育和军事只字不提,又改行搞起音乐了。据他说,主攻男高音,整天在操场、校外、音乐教室“咿咿啊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精神病了呢。结果那年元旦晚会,迟木墩代表班级上台演出,高音没上去,低音没下来,爆笑全场,灰溜溜地下了台。
  迟木墩很郁闷,和崔小泥、石小玉、吴四宝在操场玩耍。夜间子时已过,在朦胧的月光中,他们还在操场旮旯处玩着,迟木墩坐在双杠上,崔小泥站在他面前,石小玉坐在草地上,吴四宝趴在双杠上。大家给迟木墩开心,迟木墩说没什么,反问道:“我给你介绍的对象发展的怎么样了?”他们正谈花说柳,这时巡逻的老师走了过来,问:“你们是哪个班级的?”学生最怕老师,他们一听,想作鸟兽散,结果迟木墩从双杠上掉了下来,起身拔腿就跑,被一根藤蔓绊倒了。老师说道:“不要跑,我就问问情况?”
  迟木墩成绩不好,入伍无门,又放弃了体育,专攻音乐。元旦晚会上,迟木墩出演的节目是男高音独唱。结果上台演出时,发挥不好,唱的一塌糊涂,像蛤蟆捏住鼻腔一样,尴尬的样子不输长跑,被同学们讥讽一番。尽管迟木墩脸皮比较厚些,但也感到无地自容。从此,迟木墩真的感到前途渺茫黯淡,就破帽子破摔了。常常不到教室上课,在寝室睡觉,看小说,没事翻墙头出去溜溜。
  有天上午迟木墩的堂哥来学校给他送面,到教室找他,没有,就到寝室去,堂哥看他在寝室睡觉,非常恼火。他以生病为由搪塞过去。期中考试,迟木墩的成绩很差,几乎倒数第一。学校把成绩写在白纸上,用浆糊糊在高墙上,越是成绩差的越是糊得高,怕同学撕掉。迟木墩自然高高在上,同学们出出进进都能看到他的名字,他很烦恼。就去找崔小泥和傻大个子,说:“学校真损,把最差的同学的名字糊在高墙上,又没有梯子,够又够不着,多难看,咋办?”崔小泥学习虽说比迟木墩好些,也好不到哪里去,名字也糊得很高。傻大个子更不用说了,也在崔小泥之上。崔小泥对迟木墩说:“我正琢磨这件事呢,今晚上趁夜深人静,我们弄些稀泥,用手甩上去。”“高!高!实在是高!”傻大个子学着《地雷战》汉奸的口气说。
  夜里,同学们都睡着了,迟木墩、傻大个子和崔小泥偷偷地出了寝室,到贴有成绩榜的山墙前,用事先准备好的稀泥向墙上甩去。也不知糊着没糊着他仨的名字和分数没有,但有一把是糊着了,——糊在朱师傅的脸上了。
  夜很黑,对面也难看着人。学校门岗有个朱师傅,负责敲铃和收发报纸。这天夜里,他不知道怎么失眠了,他听见“噼噼啪啪”的响声就起来了,顺着声音走去,还没到跟前,也不知是谁的一把稀泥走偏,正糊在朱师傅面颈上。朱师傅用手电筒一照,大声问道:“你们干啥的?”他仨扭头就跑,朱师傅紧跟不放,这仨家伙一头钻进寝室再也不出来了。
  朱师傅感到非常委屈,就叫来学校领导汇报情况,东方老师也来了。这个案很好破,点着蜡烛,挨个检查手,看谁的手有泥,就是谁干的。自然迟木墩、傻大个子和崔小泥很快就挖掘出来了。
  第二天下午的学校大会上,迟木墩、傻大个子和崔小泥“有幸”出席大会,并在主席台上演讲“工作报告”,他仨一时成了学校的“名人”。崔小泥、傻大个子、迟木墩受到学校的惩罚和教育,也收敛了几天。可祸不单行,这天教语文的东方援朝老师讲解一篇好文章,其中有个词叫“刚愎自用”。东方老师很有学问,同学们都爱听她的语文课,她知天文懂地理,对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了如指掌,讲起课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又写一手好字,特别是她朗读课文时,就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女播音员那样好听,就连不好上课的同学,知道是东方老师的语文课,也到教室听课。
   东方老师的父亲是个“右派”。文革时,有个领导把“沙家浜”读成“沙家兵”。东方老师的父亲在台下说:“不是‘沙家兵’,是‘沙家浜’。”后被打成右派。改革开放后,被平反昭雪,仍从事他的老本行。
  东方老师的父亲是全国有名的师范大学高材生,虽说文革受到不公正的批斗,从新获得新生,他要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孩子们,教学很认真,学识又渊博,自然同学们都很敬重他。东方老师遗传了父亲的智慧,继承了父亲的好学敬业,教学水平自然也是一流的。那时学校规定,星期一、三、五早晨读语文,二、四、六早晨读英语。东方老师虽然体格有些瘦弱,只要是一三五的早晨,她会很早到教室里去,坐到教室门口,监督指导同学们学习。她对同学们要求非常严格,但从不打骂同学,同学们都很尊重她。譬如,早自习她坐在教室门口,不到下课铃响——还得铃响结束后才放同学们去吃饭,这是铁的规矩。东方老师在教室后墙上贴一张白纸,把学习好的同学名字后贴个小红旗,不好的贴个小黑旗。比如课堂上,她提问同学到讲台默写字词,如你默写对了,就在你名字后贴个小红旗;如默写不正确,就贴个小黑旗。规定是规定,但从来没贴过小黑旗,哪怕你默写错了,所以这张纸从来没被人撕掉过。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3
·下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9EJHDDDKDC4D5B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