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8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8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已是深冬,天气寒冷。同学们夜间睡在寝室里,别说暖气,就连窗户也是同学们亲手用秫秸和泥巴封堵的,有种“布衾多年冷似铁”的感觉。同学们在前半夜说说笑笑,互相取乐。有的说,天气太冷,解手没发出去;有的说,没发出去就别出去;不出去,解哪个地方?有的说,爱解那解那;有人提议,最好在寝室接个塑料管通到厕所里。大家乱七八糟地说着,东方老师过来了,说:“谁说向厕所接个管子,来,我帮你向外拉。”最后,东方老师批评了大家,说不好好学习,经出些馊主意。
  东方援朝老师半怪半逗地和同学们说着话,同学们哈哈大笑。
  这天夜间,真的不能出去解手了,不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而是夜间来了贼。贼人先把寝室门从外面反锁上,然后用棍从窗户的缝隙里把衣服勾出去,窃取钱和衣服。夜间赖亚光起来去厕所,怎么也开不开门。把门弄得叽哩咣嘡,同学们都被震醒了。问怎么回事,赖亚光说,出去上厕所,门开不开了。
  赖亚光开不开门,大家都醒了。不醒还没有上厕所的意念,一醒都想上厕所。纷纷找衣服,靠近前墙窗户处的几位同学,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了,哇哇大叫。后来才明白是贼来了。没办法,只好站在窗户前向外解手,赖亚光是大解,被迫只好在门后边方便了。后半夜几乎没有休息好,还不到起床时间都起来了。看外面有人没有,还好,正好收发室的朱师傅去厕所,同学们叫他把门打开,同学们才从“囹圄”里出来。有的去跑操,有的去教室学习,只有赖亚光在打扫寝室的卫生。这件事虽说不怨赖亚光,在以后的岁月里,同学们拿这件事没少挤兑他,成了同学们说笑的资料。
  这年的冬天虽然雪不多不大,但非常冷,冷得有些出奇。别说夜间,就是白天,阳光也不能驱走干冷的阴影。很多人足冻得裂了,手也皴了,面颊也皲裂了。一天晚自习放学后,有一个学生的自行车找不到了。同学们很快都知道了,因为学校广播里正在播放寻物启事。最终也没有找到自行车的下落。后来大家都知道自行车的丢失是被小偷偷走的。其实就是赖亚光勾结社会上的小混混偷走的。
  事情是怎样败露的呢?
  那天晚自习,同学们都在教室聚精会神地复习功课,赖亚光悄悄地溜出教室,在教学楼的阴影处,他们瞄见一辆不错的自行车。有赖亚光在暗处放风,并指挥小混混行窃,一战告成,皆大欢喜。学校大门有门卫,不到放学,又不是老师,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推出学校。他们就悄悄地推到学校操场的陬隅处。学校的围墙不太高,小混混从墙头上把自行车弄走了。他们到了旧自行车市场廉价卖给老板,心里的惊悸随着冷风的怒吼渐渐地平静下来。他们找到一家饭馆,猛吃了一顿,赖亚光带着一身体热和饭香回到了学校。
  说实话,有生以来,赖亚光真是第一次偷盗这么贵重的东西。尽管以前有偷吃东西的行为,还不能算是行窃,毕竟是孩子,偷吃点东西也是常事;虽然有“收音机”“字典”的嫌疑,都没有真凭实据,但这一次性质就不一样了,和偷吃东西有质的区别。他们刚刚高兴一两个月,又想蠢蠢欲动的时候,他们的灾星来了。也该赖亚光这小子倒霉,他们倒卖的自行车出事了,派出所正在讯问小混混,小混混已经供出赖亚光。
  俗语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不透风的墙,派出所有人来到学校找到学校领导,把东方老师叫到校长办公室,说明来意。学校为了学生的名誉,偷偷地把赖亚光叫到老师办公室,问明情况后就让他回教室了。学校把赖亚光的父亲叫到学校把事情说明,只要不开除孩子的学籍,别影响孩子的前途,家人愿意接受所有惩罚,这事也就过去了。
  过了很多年,崔小泥长大成人,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内容是,赖亚光夜间偷盗,从车上摔下,摔成重伤,正在医院救治,案子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崔小泥和他的同学说:“不知道这个赖亚光是不是他们的同学?”
  年关又悄悄地来临了,学校准备近日放假。这天,崔小泥、石小玉、迟木墩、冷登语一同溜出学校,要到高天登家去玩。到了高天登家已是下午,他的父母正在挪麦秸垛,把麦秸垛从村外挪回院子里。他们一起帮助高天登父母亲干起农活来,唯有冷登语不干,在田野的小径上来来回回地跑步。一直干到日落西山才罢工,但还是没拉完,可把崔小泥这几个家伙累坏了。
  一夜无话,天明起床却不见了冷登语。本来高天登还想让大家再帮自己劳动一早晨,可不见了冷登语,上哪里去了呢?他们草率地吃了早饭就回学校了,到学校一看,冷登语正在寝室睡觉。崔小泥说:
  “冷登语,你真不是东西,回学校也不言语一声,我们好担心哟!”
  冷登语说:“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又不是小孩。”
  石小玉说:“虽不是小孩,我们早晨起来不见了你,你说我们能不焦急吗?”
  “你应该和大家打个招呼再回来。是不是在我家不适应?”
  “有什么不适应的?我们干活他在跑步。”
  “人家学习成绩好,将来不会干农活的。”
  “学习在好,也不能脱离劳动农民的本色。”
  “好了,别说了,冷登语没事就好。”
  其实,冷登语真正回来的原因是怕干活。冷登语一看麦秸垛这么大,什么时候能拉完啊。当时就想回学校,可是转念一想,不能回去,刚来就回去,高天登该说他偷懒了,就和大家一起干了起来。干了一会儿,他真的不想干了。因为挪麦秸垛这活忒累不细说,还刺挠得慌。本来冷登语在家父母亲就他一个男孩,自幼娇惯得很,又加上他学习成绩极佳,别说老师和同学把他看成佼佼者,就连他自己也认为是清华北大的料子。冷登语干了一会儿就出汗了,一出汗他就浑身刺挠起来,又不好意思说,就说自己有点肚子痛,好像要拉肚子,就顺着河沿向前走去。其实冷登语也不肚子痛,也不拉肚子,就是浑身有点刺挠。
  冷登语自己也不知走了多远,看看日头渐渐西沉,暮色降临,就踅了回来。一路小跑回到麦秸垛的地方,天已黑了,冷登语和崔小泥他们一起拉着架子车回高天登家吃饭去了。
  饭后他们睡在一间房子里,劳动后的崔小泥他们一倒下就鼾声如雷了。可冷登语由于浑身刺挠,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到了后半夜,就悄悄地起床溜出高天登的家门,趁着朦胧的月色回学校了。他到县城,街市上一些澡堂子已开门营业了,冷登语到他常去的“清水湾浴池”洗了个澡,回到学校就一头扎入被窝睡起来了。崔小泥等人早晨起来不见了冷登语,心里有些发慌,胡乱地扒拉了饭菜就回学校了,一见冷登语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起来。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9
·下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7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8D7A161EKAGE9H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