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

《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泉滔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唐·颜真卿《劝学诗》

——01——

   这年秋天开学,百姓营村附近有所学校不知什么原因解散了,师生也就近被分到各个学校。崔小泥这班转来几位新生,中秋节茶话晚会在大家的说笑声中结束了。因为是中秋节的夜晚,学校对同学们也没有过多的约束,有的继续在教室学习,有的在校园散步,有的去了大河岸畔。
  崔小泥行走在中秋节夜晚的月光里。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在这满月的光里,云淡风清,月光如银,流彩凝辉,秋风送爽,大河之水默默东流,一些飞虫相互追逐嬉戏,蹁跹起舞,蛩儿在草窠洞穴中欢蹦跳跃,鼓瑟击缶,低吟浅唱,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不会放过这秋季的美景。
  当崔小泥从沙颍河岸返回学校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了。当他走到学校食堂的时候,在明亮的月光下,有一个人站在食堂的窗户上,下面站着几个人。崔小泥蹑手蹑脚走了过去,还未到跟前,有一个人压低声音说:“崔小泥,你干啥的?”崔小泥一看,是石小玉在问他,旁边站着迟木墩、傻大个子和花老跩,窗户台上站着吴四宝。崔小泥又追问了一句:“你们干啥的?”“别问!拿着。”崔小泥一看是几个白面馍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把白面馍馍搂在怀里。这时候,崔小泥才看清楚原来他们几位正偷学校食堂的白馍呢。
  中秋节的夜晚,班级里举行了茶话晚会,同学们都异常兴奋。晚会结束后,大家干啥的都有,石小玉、吴四宝、迟木墩、傻大个子和花老跩五个人也去了大河岸。这五个家伙在沙颍河岸边玩足玩够,就溜达回红崖学校。五个人溜溜达达正走着,出于好奇心就到了学校食堂打饭的窗口前。
  这个窗口对他们来说太熟悉了。不看则罢,一看就馋涎欲滴,靠窗口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蒸笼,一笼节白花花大蒸馍,在从窗口照射的月光中更显诱人。笼屉节旁还放着几块熟牛肉,他们兴奋极了。兴奋归兴奋,就是猫咬尿泡——瞎喜欢,无论怎么折腾,就是够不到里边的美食。他们用手尽力向外掰窗户上的钢筋柱子,胳膊伸得很长——也白搭。
  看着触手可及的东西就是不能到手。石小玉说:“用棍扎!”于是他就爬到杨树上折下一条杨树枝,把细枝和树叶捋掉,做成一个叉子,交给吴四宝。迟木墩和石小玉接馍,傻大个子和花老跩搊着吴四宝的腚。吴四宝站在窗台上,一只手握着钢筋,一只手拿着杨树条,把胳膊伸进窗户内。这招真好,够个正着。先把熟牛肉弄出来,正要扎馍,这时崔小泥正好路过,平时他们几个就臭味相投,沆瀣一气,这回遭殃的只有这几块牛肉和白膜了。他们一口气把这笼白面膜扎完,才悄悄地到操场的背影处去狂吃大嚼了。
  “站住,不许动!”身后一声大吼。
  他们回头一看是贾卫星。原来贾卫星去厕所,从厕所里出来,正遇见这几个家伙携着东西去操场。这一声吼,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石小玉说:“花老跩,你回寝室去叫戴平凡和高天登去。”花老跩说:“我不回来你们不能吃,等着我。”“你放心吧,快去!”。花老跩回寝室喊叫戴平凡和高天登,正好碰见邢超出来解手,就一同拉上去了操场。这几位大侠把白馍和牛肉吃光,就不吭不响地回寝室睡觉去了。
  学校的早晨要说起得早,应该是学校食堂的师傅,他们每天都比公鸡起得早,和面、烧水、炒菜,为学生准备早饭,说实话辛苦得很。
  迟木墩夜袭学校食堂的第二天早晨,食堂师傅和往常一样起了大早,开开食堂门,拉着电灯,一看熟牛肉没有了,一笼屉白面馍也没有了,他们就相互埋怨争吵。最后报告司务长,司务长和学校主管领导汇报,决定趁同学们还没起床,挨个搜查寝室。学校领导说:“算了,算了,不就是一块牛肉和一笼屉白馍嘛,不值当的。即便搜到了又能怎么样,都是些孩子,以后多注意就好了。”
  学校食堂失窃,被学校领导知道了,学校领导原谅了他们。可是崔小泥和这几个家伙没有“了之”。过了一段时间,学校开运动会,大多数同学都到运动场去了,学校食堂的师傅也大部分去了运动场,只留两个师傅在食堂执勤。崔小泥一看就两个师傅值班,其中就有向学校领导汇报说他偷了食堂的东西的高师傅。
  吃过早饭,崔小泥鸠集几个要好同学开始向高师傅挑衅。一些同学在食堂外面三三两两地站着,崔小泥去食堂内用桶提水,高师傅没言语;迟木墩也去提水,高师傅还是没言语;崔小泥几次三番提水,最后高师傅问:“你提这么多水干啥?” 崔小泥说:“洗衣服,怎么着?”高师傅说:“洗衣服,学校不是有洗衣服的地方嘛。”“我不想去那洗,你能把我怎么样!”高师傅不知是计,就要上前推崔小泥,崔小泥大骂高师傅后就跑出食堂。高师傅追赶崔小泥,这时崔小泥的一帮伙计把高师傅围在当中,眼看就要出事,曹副校长来了,才把这事平息。
  这年黄淮平原军分区到学校招收少年足球运动员,据说是为部队培养一批优秀的足球运动员,要从少年抓起。如果踢球不成,还可以做高级将领,最低也是一名光荣的士兵,学校炸开了锅。很多学生纷纷报名。真正到司令部体检的,就有两个人,崔小泥和迟木墩。
  在黄淮地区司令部的大院子里体检。司令部的院子真大,很气派。院子内的路都是红砖砌成,纵横交错,宽敞平坦,整个院子一色的泡桐树,横看成行,竖看成排,树虽多,地面连一片树叶也没有。崔小泥心想,可能是这里的泡桐不落叶吧。这是崔小泥和迟木墩第一次出远门,长见识。院子角落处停着几辆军用汽车,让人羡慕得很。崔小泥和迟木墩在武装部安排的住所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吃过早饭,体检就开始了。
  体检设很多项目,有看眼的、看鼻子的、听心脏的、量血压的、测身高的,等等。每个项目设有一个房间,里面坐着穿白大褂的医生,有工作人员挨房间传送表格,最后迟木墩以视力问题被刷了下来;崔小泥以体重不够也被刷下来。崔小泥和迟木墩被带到主检办公室,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和颜悦色地说:“入伍就别去了,回去好好学习,将来有更好的事情要做,——小同学。”崔小泥心想:你说的轻巧,有啥好事情要我们做?想到这,崔小泥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你是说,这次我们入伍做足球运动员是南墙上挂竹帘——没门了?”这位老人笑了笑说:“不是没门,以后还有机会。”迟木墩一言不发和崔小泥一起从主检办公室退了出来。
  崔小泥和迟木墩在黄淮地区司令部住了一夜,吃了三顿饭,第二天下午就坐着“专车”回学校了。当他们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大家围上去,问怎么样?崔小泥回答:“啥怎么样?”“当兵体检怎么样?”崔小泥无奈地说,因为血压过高而告终。同学们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崔小泥说:“你们笑什么,看我的笑话吗?”同学们说:“不是看你笑话,血压高一般是有问题的,咱们到学校医疗室去看看吧。”结果到学校医疗室一测血压正常得很,连测三次均正常,这算奇了怪了?又问迟木墩怎么被刷了下来,迟木墩说:“我没被刷下来,是我到了那里又不想去了。”
  没过多久,部队到黄淮平原来招空军飞行员,学校又掀起一浪参军高潮。崔小泥有个堂哥也要去当飞行员。崔小泥高兴极了,给堂哥加油鼓劲,堂哥决定去试试。和上次一样,崔小泥堂哥在县武装部体检合格,又到黄淮地区司令部去体检。那天是星期天,崔小泥要陪同堂哥故地重游,工作人员不让,把崔小泥灰溜溜地撵回去了。
  崔小泥的堂哥当兵入伍,过程与崔小泥一样。
  同学们问崔小泥:“你堂哥啥学毕业,就近视了?”崔小泥说:“啥学毕业,一年级上了三年就不上了。”“那怎么就近视了呢?”“你想,一年级就上了三年,一定很努力学习了,结果把眼搞近视了。”“不可能,可能是胎带的。”“你问我,我问谁去?那次你问老师‘李白为什么不叫李黑?’老师说:‘你爹叫黑骚虎,让你回家问你爷爷为什么不叫白骚虎,你记得不?’净问一些无聊的事情,长大也是碎聒嘴,讨人嫌弃的家伙!”石小玉说:“崔小泥的嘴就是狠毒,准确无误地回答兼一针见血扫皮到骨地讽刺了一番。”

  作者:王泉滔(沈丘县人民医院) 


·上一篇文章:《青涩犹可爱 果熟自飘香》2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328175714IAFIF48D4681J7055A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