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三)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三)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是,平时土匪们做任何事习惯于向马大胡子看齐。而马大胡子在将犁铧往裤腰带上拴时,因绳子较长,绳子在裤腰带上打完扣后,另一半绳子吊在外面,小木棒恰好耷拉在犁铧中央。于是,其他土匪也就都是这种拴法。
  准备完毕,土匪们在夜色中下了山。
  王财主派出的密探骑马火速赶到王财主家中报告了这一消息。
  作为当地的首富,王财主对付这帮土匪可谓绞尽脑汁。自从土匪经常光顾他家,他便花钱雇了一名密探,每到傍晚时分就到南山下侦察。一旦发现土匪们下山,便火速报告。每次接到密报后,王财主便急忙收拾好金银财宝之类的贵重物品,带领家人钻到后院的地窖里藏身。等土匪走后,再战战兢兢地回到家里。事实证明,只要土匪下山,多数是冲他家而来。有了密探后,王财主保住了不少贵重物品。但每次劫匪来,那些来不及转移的物品自然会被洗劫一空。尤其令王财主苦恼的是,每天都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确实让人受不了。有时王财主也想求助于官府,在劫匪到来时消灭他们。但劫匪总是搞突然袭击,根本来不及报告官府。而且,即使官兵来了,恐怕也不是劫匪的对手,因为劫匪个个都是亡命徒,且武功不凡。
  不过,这一次王财主不用害怕了,因为他有了一位身怀绝技的保镖,有了一位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江湖“高手”,他王财主还怕谁?王财主不仅不怕,甚至盼望这帮土匪来抢劫,因为他不仅可以看到他们抱头鼠窜的狼狈相,而且可以亲眼欣赏一下他的保镖的“绝技”。
  王财主的准备工作很快就绪:把金银财宝和女眷们藏到地窖里,以防不测——毕竟他没亲眼看见过保镖的“绝技”;备足了两篮子小石子。他和其他男侍人留下来“助战”。
  谁也不怎么害怕。唯独龙飞儿这位“身怀绝技”的保镖在害怕。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会正儿八经地打弹弓,顶多会比划两下。他根本没什么“绝技”,纯粹是靠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蒙蔽住了王财主及所有传言他的人。但这不能怨任何人,是他龙飞儿自己设圈套把自己套进去的。
  面对寄厚望于他的王财主,龙飞儿左右为难,骑虎难下。这一刻,他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感。自从王财主招他为保镖,一直把他作为上宾来伺候,并以他为荣,四处宣扬。而他龙飞儿却一直在欺骗王财主。龙飞儿想告诉王财主实情,但他又担心接下来的后果——可能被暴打一顿后逐出门外,也可能被送到官府,打入牢狱……而要是不告诉,万一土匪弄明白他并无任何所谓的“绝技”,把他和王财主及家里的其他男人全杀死怎么办……
  夜里,镇上很安静,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狗吠。一轮圆月高悬夜空,如银的月光透过窗棂泼洒在炕上。
  龙飞儿心神不安地坐在炕上,耷拉着脑袋如霜打的茄子。旁边的王财主见状,拍拍龙飞儿的肩膀:“精神点,别睡着了,盯紧外面!”
  龙飞儿自己清楚:他很难精神起来。
  近半夜时分,远处传来成片的狗吠声,且由远及近。王财主拍拍龙飞儿:“精神点,土匪八成是快来了,快准备好!”
  龙飞儿打了个激灵,心跳加快,脑袋一片空白。稍微镇定了一会儿,他感到小腹胀痛,便对王财主说:“老爷……我……想撒……撒尿……”
  王财主一听,小声埋怨道:“快点去,炕前有尿罐子。真是的,早不尿晚不尿,偏等这节骨眼儿上尿!”
  龙飞儿撒完尿,爬到炕上,浑身在发抖。
  邻居家的狗吠了起来。王财主机警地趴到窗棂上,凝神观察着院子。突然,他看到一条黑影很敏捷地翻过院墙,四下观察了一会儿,悄悄地把院门的门闩拉开了。
  王财主小声提醒龙飞儿:“快准备好,土匪要进院了!”
  院门悄悄地被打开,土匪们脚步迟疑地走进院子。似乎他们从未如此谨慎过,个个提心吊胆,腿肚子哆嗦。尤其走在前面的土匪,战战兢兢,东张西望。
  王财主趴在窗上看到院子里黑压压一片土匪,认为时机已到,小声对龙飞儿说:“打!”
  谁知龙飞儿毫无反应。他木呆呆地坐在炕上,浑身筛糠般抖动着。
  王财主小声但气愤地说:“怎么还不打?快动手!”
  龙飞儿还是不动。
  王财主盯着龙飞儿看了一会儿,看清了他筛糠般的抖动和苍白的脸色,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拧住龙飞儿的耳朵,恶狠狠地说:“小叫花子,原来你啥也不是,欺骗老爷我!”说着,猛地一脚把龙飞儿踹下炕去。
  “叭嚓——”一声,龙飞儿把尿罐子坐了个稀碎。
  土匪们正在院子里抻长脖子、猫着腰,茫然不知所措地观察着。突然听到屋子里传出“叭嚓——”一声巨响,吓得如惊弓之鸟,抻着脖子愣了一会儿,然后,没有谁的命令,却同时转身豁啦啦纷纷争着往门外跑去。
  龙飞儿坐在炕前摸着屁股,疼得呲牙咧嘴。听到外面豁啦啦的奔跑声,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土匪撤退的迹象。他猛然间来了精神,一个蹿跳蹦到炕上,发现院子里的土匪正在拥挤着从狭窄的门口往外逃跑。他抓起弹弓,有些恼怒地将瘫软在炕上的王财主踹到一边,然后透过窗棂“劈哩叭啦”地往外射击。之后,他又拎起篮子,飞速跑到家门口,对着依然未挤出大门口的十几个土匪一阵乱射。其中,有十几个小石子射到了土匪们的头上。这些土匪边跑边喊:“不是说好了专打‘那个地方’吗,怎么打起脑袋来了?”
  众土匪跑出大门后,龙飞儿又拎起篮子跑到大门口。他索性抓起石子往邻居家房顶上扔,顿时,“劈哩叭啦”的响声如下起了雹子。
  前面已经说过,众土匪每人在后腰的腰带上拴了一块犁铧,且均有一块拴在绳端的小木棒耷拉在犁铧中央。正常行走尤其是土匪悄悄地行走时,那木棒基本上不会和犁铧碰撞出声音。但从王财主家跑出去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土匪们拼命逃跑,恨不得脚底抹油。此时,小木棒就会随着步伐的节奏而反复敲打犁铧,发出“当当当当”的响声。忙乱之中逃命的土匪们根本没想到这声音是木棒碰撞犁铧发出来的,而误以为是龙飞儿射击的小石子打在犁铧上的声音。
  自土匪们逃出王财主家,这“当当当当”的声音就一直响个不停,土匪总共有百余名,这声音汇合起来是颇有声势的。土匪们边跑边纳闷:就那么一个保镖,怎么同时打中我们每个人的屁股呢?怎么跑得越快,这“当当当当”声也越快?再说了,都拐了好几个弯了,这弹弓怎么还是能打着?
  就这样,土匪们边纳闷着,边象一群没头的苍蝇,横冲直撞地逃命。令土匪们更难以理解的是,都跑出去三四里地了,这“当当当当”的声音依然追随着他们,比阎王爷追命还可怕。
  接下来,土匪们由快跑到慢跑,由慢跑到急走,这“当当当当”的声音也逐渐由强到弱,由弱到无。
  终于,到了离镇上较远的野外,土匪们累得瘫坐在地上,个个呼吸急促,胸口发闷,腿脚发软。
  马大胡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嗨……没想到……那保镖……这么厉害……打的石子能拐弯……还能追打这么远……真他妈的神了……”
  有的土匪附和:“是啊……老大……这小子好生厉害……要不是我们每个人都……盖住了屁股……说不定就被他……打烂糊了……”
  也有的土匪说:“老大……以后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敢到这家去抢了……总不能把命搭上……”
  再说龙飞儿见土匪们跑远了,就瘫坐在地上,连吓带累,感觉浑身瘫软。王财主探头探脑地走了出来,见土匪们都跑了,这才亲自扶着龙飞儿进屋。龙飞儿有些不愿意搭理王财主,生气地说:“老爷,你差点误了大事。关键时候,我正在发功运力,你怎么能把我踹到炕下呢?”
  王财主赶紧赔不是:“是是是……正歪法师,老爷我错了!我错了!”他完全相信了龙飞儿的“绝技”。有土匪的溃逃作证,有那自近而远的成片的“当当当当”声作证,有院子里和院门口密密麻麻的石子作证。
  其实,一直到最后,龙飞儿也搞不清楚:土匪们逃跑时,那成片的“当当当当”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发出的?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四)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1H6FK066IJ2778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