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三)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三)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知道,他所救的大狗熊是把自己的同类介绍给他。龙飞儿还知道,在他遇到危难的时候,只要如大狗熊那样在地上挖个洞学着它们的叫声大叫,狗熊们就会赶去救援。
  此后的日子,龙飞儿照常到山上打柴。不同的是,他经常带些苞米棒之类的食物到大狗熊的树洞里去探望它。由于大狗熊墩实有力且憨态可掬,因而龙飞儿给它取了个名叫“黑大憨”。


  第六章 “弹弓大王”
  
  春天,龙飞儿告别李爷爷和善良的山里人,流浪到一个很大的镇子上。他发现了一个大宅院,大门口两侧两座石狮虎虎生威。单从外表就可以看出此家主人的身份与地位。
  龙飞儿随口问一位老人:“老爷爷,这家人是干什么的?”
  老爷爷道:“这是王财主家。嗨,人家可是全县有名的富户,有十几个作坊,家财万贯,谁也比不了哟。不过,有钱也不是什么好事,成天提心吊胆的。南山上那帮土匪动不动就来劫一气。这不,王财主这两天正在招募保镖,可谁也不敢去应招。”
  龙飞儿打听这家人的情况本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若这家人善良,可去讨点吃的。而听了老爷爷的话,他倒开始盘算起来:招保镖?我去应招行不行?
  但转念一想,龙飞儿又泄气了:你去应招?你有什么本事去当保镖?还不得让土匪把你吃了!
  龙飞儿来到一片树林中,饥饿已将他折磨得有气无力。他靠在树干上,绝望地瞅着天空。
  “叭嗒”一声,一滩粘乎乎的东西落到龙飞儿的头上。他吓了一跳,拿手一抹,一滩臭烘烘的鸟粪差点让他呕吐。
  龙飞儿往树顶上看去,上面有一个鸟巢,一只鸟正扑楞着翅膀“喳喳”叫着。从体态和叫声分析,这是一只刚学会飞的雏鸟。
  龙飞儿心中大为不快。他没想到自己如此狼狈之时,连鸟都往他头上拉屎。他拼命地踹这棵并不太粗的树,踹得树冠簌簌作响。刚开始雏鸟还扒住窝边不动,见龙飞儿踹起来没完没了,便麻了神,颤颤悠悠地飞离了巢穴。但它毕竟刚学会飞,体力也不足,不一会儿就被龙飞儿捉到了。
  龙飞儿本想将鸟摔死以解心头之恨,但突然心生一计。尽管他本不想这么做,但饥饿逼得他没法子。人在困境中做的一些违心事往往是迫不得已的。
  龙飞儿将鸟摔了个半死,然后将一颗小石子放入它的肛门中。又向人讨到皮筋等物,用“丫”形树杈做了一副弹弓。
  他来到王财主家院墙外,将鸟扔了进去。然后,他来到大门口,“咣!咣!咣!”擂响大门。
  不一会儿,王财主家的侍人打开门。看到龙飞儿,有些生气也有些不耐烦地喊:“小叫花子,去去去,到别的地方要饭去!”说着就要关大门。
  龙飞儿大声说:“我不是要饭的!我是来捡我的鸟。我用弹弓打的鸟落到你们家院里了!”
  双方争执不下,大声吵嚷着。
  王财主刚吃完午饭,正在津津有味地抽着水烟袋。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就派人去将和龙飞儿吵架的侍人召回。王财主问:“你在外面吵什么?”
  侍人应道:“老爷,有个小叫花子擂门,我让他到别的地方去讨饭,他还嘴硬,说不是要饭的,是来捡鸟的。”
  王财主一皱眉头:“到咱家捡什么鸟?”
  侍人道:“他说用弹弓打中一只鸟,落到咱家院子里了。”
  王财主捋了捋胡子,沉思片刻。昨夜他刚做了一个梦,梦中说今日有贵客临门。他觉得今日不论是谁来,都该见一见。于是他对侍人说:“你把那个小叫花子带进来。”
  侍人应一声便走了出去。不过他不明白老爷为什么要让一个小叫花子进屋。
  侍人领着龙飞儿走进屋。王财主仔细端详,看到面前的这位擂门者衣衫褴褛,满脸污垢,头发蓬乱,便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是哪路好汉敢在我王某人门口逞能,原来是个小叫花子。哈哈哈哈!”
  王财主这么一说,龙飞儿受不了了。他最讨厌这种有几个臭钱就随便侮辱别人的家伙。他真想马上离开,但转念一想,既然假戏真做,就由不得他了。否则恐怕要被打得皮开肉绽后,再被扔到门外。
  龙飞儿内心气愤,但表面上依然保持镇静。
  王财主问:“小叫花子,你说你来我家捡鸟,要是找不到鸟怎么办?”
  龙飞儿咬咬牙:“随你处置。”
  “好,一言为定!”王财主一拍桌子,吩咐侍人去院子里找。
  过了不一会儿,侍人拎着鸟走进屋。王财主接过去仔细一看,鸟已奄奄一息。令王财主怀疑的是,鸟全身不见一点伤痕。
  王财主将鸟丢在桌子上,问龙飞儿:“现在鸟是找到了。不过,它全身一点伤痕都没有。你又怎样证明这鸟是你打的?”
  龙飞儿说:“我打弹弓从不打别的地方,只打一个部位。”
  王财主来了兴致,好奇地问:“打弹弓还分地方?那你说说,你打什么地方?”
  龙飞儿站在那里脸红了。他有些说不出口。
  王财主催促:“说呀,说呀。”
  龙飞儿红着脸说:“打……打……屁眼。”
  王财主被逗得一阵大笑,眼泪都流出来了:“没想到你这小叫花子还真够绝的,专门打那个地方!哈哈哈……你也够缺德的了!哈哈哈……”
  王财主笑完后,才想起让侍人检验一下。侍人果然从鸟的屁股里抠出一粒小石子。
  眼前的一切再明显不过:龙飞儿没有说谎。此时,王财主陷入沉思,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因为他想起了古人说的“人不可貌相”。不错,面前的这位小叫花子其貌不扬,跟其他要饭的并无不同。但没想到,这小子竟有如此绝技!眼下自己正为南山那群土匪所困扰,正在招募保镖。若这小子真有此绝技,肯留下来当保镖,岂不就可以不怕那些土匪了?莫非,昨夜梦中告知今日要来的贵人就是他?
  尽管王财主对龙飞儿的所谓“绝技”还半信半疑,但他再不敢小瞧龙飞儿,说话也客气了:“这位小壮士,请问你是在哪炼成的如此绝技?”
  龙飞儿已看出了王财主态度的变化,就故意端起架子,说话也硬气起来:“你甭问这些,我现在可以拿着鸟走了吧?”
  王财主满脸堆笑:“小壮士,鸟自然归你。不过,我王某人平生喜欢结交各路英雄豪杰。现在午时已过,想必小壮士已饿了,留下来吃顿便饭如何?”
  龙飞儿故意再三推拖,执意要走。
  王财主又是赔罪,又是自责,龙飞儿也就顺水推舟“勉强”留了下来。
  王财主命侍人伺候龙飞儿洗了澡,从里到外换了新衣,又上了满满一桌子酒菜。席间,龙飞儿向王财主介绍自己时,称自己为天台寺俗家弟子,法号正歪,自3岁起拜天台寺歪正法师为师修炼,并专门修炼弹弓神功近十年。前些日子师父歪正法师带他云游,不料途中失散,他便一路寻找。
  听完龙飞儿的介绍,王财主倍感钦佩。但他毕竟不是小孩子那般好胡弄,确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便邀请龙飞儿展现绝技。
  龙飞儿自然不会上这个当,而且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绝技”。但表面上,他依然装得很懂规矩:“师父教导过,真正有绝技的人,不可轻易显露。”
  龙飞儿如此一说,令王财主更觉得神秘,也就更加佩服。他便将要留龙飞儿做保镖的想法说了出来。龙飞儿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只说要去寻找师父。王财主软磨硬泡,龙飞儿才答应仔细想想再作答复。
  其实龙飞儿刚开始不过是想在王财主家混两顿好饭吃,然后再想法离去。他压根儿就没想给王财主当什么保镖。且不说他当不了保镖,即使他有“绝技”,也不会为有钱有势的人家做事。在他看来,天下的财主一般黑,与害死他爹娘的郎财主一家没什么两样。但第二天,龙飞儿在镇上闲逛时,打听了一些百姓,得知南山上那帮土匪的确可恨,他们不仅洗劫有钱人家,而且连穷人家也不放过,谁家都抢,什么东西都抢。这让龙飞儿很气愤,觉得这些土匪确实该收拾。
  一连两天,王财主在热情招待龙飞儿的同时,急不可待地再三追问龙飞儿是否同意做保镖。而龙飞儿特意吊他的胃口,直到第四天方才答应,并提出将南山那群土匪打败后就走。
  王财主欣喜万分。尽管他从未见过龙飞儿施展“绝技”,但他确信自家从今以后便可有恃无恐,高枕无忧了。欣喜之余,他便四处宣扬自己如何慧眼识奇才,他的保镖的“绝技”如何神奇无双。说到关键处,他便会问众人:“你们猜猜,他打弹弓专门打哪个地方?”
  众人猜想半天,怎么也猜不到。
  王财主就趴在人们的耳朵上小声嘀咕一句,还补充道:“就这么神奇,专门打那个地方!”
  众人哄笑一阵,赞叹道:“啧啧啧,真够神奇的了,专门打那个地方!“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没用几日,整个镇上的人们都知道了此事。没用上半个月,附近的乡镇也都传开了这一极为有趣的“新闻”,并将龙飞儿称作“弹弓大王”。
  自然,这消息也传到了南山那帮土匪的耳朵里。平日里他们打家劫舍,四处都布有密探,哪家有多少钱;哪家什么时候出远门,什么时间回来;哪家什么时候有些什么大事等等,土匪们都了如指掌,更何况是这条大家都在传播的消息。
  但这一消息传到土匪耳中时,又被人们添枝加叶夸张了许多,比如说龙飞儿不管面对人还是动物,都可以抬手就射,一次可射一粒石子,也可射多粒石子。石子由“那个地方”直入腹内,可将内脏击碎,被射者立刻就会毙命等等。
  很显然,这条消息让土匪们有些心惊胆颤,六神无主。本来他们已定好了抢劫日期,马上就要行动。但这一消息改变了他们的行动计划。他们不得不推迟行动日期,聚在一起商量应对办法。
  土匪头子马大胡子气得嘴唇发抖,大骂道:“这个老财主,真他妈邪了门,想出这么个馊主意,专门找这么个保镖。打弹弓就打弹弓呗,还专门打那个地方!真他妈的!”
  众土匪也附和着大骂一顿。
  按理说,既然王财主请了这么个“高手”当保镖,土匪们就不该再去他家行抢,应该再换个地方。但土匪们琢磨来琢磨去,镇上的富户本来就不多,值得抢的首数王财主一家。到别的人家根本抢不了多少东西。土匪们要生存,就得去抢。这是他们的生存哲理。
  马大胡子的军师赛诸葛想来想去,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找东西把屁股挡上。他的道理很简单:你不是专门打“那个地方”吗,我们挡上,看你还往哪儿打。
  土匪们到南山附近的村庄,每人抢了一个犁铧。这下可把农民们坑苦了。
  决定去王财主家抢劫的那天晚上,土匪们认真地把犁铧拴在后腰部的裤腰带上。犁铧象心形,上部有一小孔,拴有一根绳,绳的另一端拴一根七八厘米长的木棒。绳子和木棒都是用来将犁铧固定在犁杖上的,防止犁铧在犁地时脱落。
  有意思的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四)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1H6FK066IJ2778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