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小说 儿童中长篇小说 儿童短篇小说>>正文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十)

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十)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王泽彦

  第十九章 合力降豹
  
  龙飞儿感到心力交瘁。短短一天多的时间,他曾进入到一个荒诞离奇的世界,曾有过惊魂丧魄的经历,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他动情地望着动物朋友们,庆幸这群忠实的朋友没有被老妖婆杀掉。他似乎难以真正高兴起来,只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发出股股不解与愤懑——表面上看来那么纯朴善良的一个老妇人,一个被他亲切地称为“老奶奶”的人,为什么要研制出那荒诞离奇的药来坑害别人呢?一个曾经当过尼姑的人,何以堕落到此等地步呢?
  龙飞儿真切地感受到了人类中某些败类的奸诈与狠毒、虚伪与贪婪。他难以明白这些人为何要干丧尽天良的事。相比之下,他觉得面前的这群动物更加忠诚可信,它们不会耍什么花招;它们可以为朋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它们可以用实际行动去淋漓尽致地体现自己的忠诚。
  动物们温情地围着龙飞儿。它们同龙飞儿一起经历了一场劫难,同龙飞儿一起在懵懵懂懂之中去感受了那个荒诞离奇的世界。有了这次经历之后,它们仿佛也成熟了许多,沉稳了许多,趴在地上作出若有所思状。
  龙飞儿不想在百草谷久留,尤其不想再看到面前这座曾经蕴藏着阴险与邪恶、给他留下痛苦记忆的茅草房。他走进屋,拿上老妖婆的那两个葫芦,正准备出去,突然从屋内的角落里跑出一群大老鼠。此时,它们看上去与普通的老鼠没甚区别。龙飞儿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差点忘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龙飞儿欣喜地蹲下身来,轻柔地叫道:“耗子兄,过来,过来。”
  老鼠们很听话地跑过来,任龙飞儿用手轻轻梳理它们的毛。昨夜第一个来到龙飞儿身边的那只大老鼠是鼠群中个头最大的,想必是“鼠王”了。龙飞儿看它既机警又勇敢,便给它起了个名为“洞中王”。
  龙飞儿颇感欣慰和感激。他做梦也不敢去想,一群人见人打的老鼠,竟然会在他身处绝境之时挺身相救!
  龙飞儿抱起洞中王,边往外走边说:“走,我给你们介绍一群新朋友。”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身后跟着的老鼠们惊叫着跑回屋里,龙飞儿怀里抱着的洞中王也拼命蹬着爪子,望着院子里的动物们惊恐万状地“吱吱”尖叫着。龙飞儿耐心安抚着洞中王,不停地说:“别怕,别怕,它们不会伤害你的。”
  洞中王在惊恐之中被龙飞儿抱到老虎和狗熊们面前。龙飞儿动情地说:“它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快过来见见面!”
  动物们纷纷围拢过来,友好地嗅着洞中王。起初洞中王还尖叫着躲来躲去,但渐渐地,当它感知到动物们的友好后,胆子大起来,甚至敢去舔老虎和狗熊的嘴!
  但是,当风影走过来时,洞中王竟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拼命往龙飞儿的怀里钻。龙飞儿清楚,风影是老鼠的天敌,因而仔细向风影交待了一番。风影友好地用嘴梳理洞中王的毛,洞中王才慢慢地安静下来,进而友好地舔风影那尖锐而弯曲的嘴巴。
  看到洞中王已同动物们混熟了,龙飞儿便让它回屋将其它老鼠召出来。过了一会儿,在洞中王的率领下,近百只老鼠来到院子里。或许是刚才回去的洞中王已详细向它们交待过,因而它们并不再胆怯,而是试探着友好地和院子里的动物们亲近。
  看到本是不相容的动物却能如此友善地成为朋友,龙飞儿欣喜万分,心情好了起来。
  龙飞儿觉得该离开百草谷了。他没想到,这群老鼠执意要追随着他这支队伍而去。实在拗不过它们,龙飞儿只好同意。
  这支队伍看上去实在令人捧腹:老鼠们趴在老虎和狗熊的背上,连风影的背上都趴了一只!
  龙飞儿骑着雪狐,率领动物们在树林中往东北方向穿行。
  从孤岛上脱险后,龙飞儿心中便有了一个既定目标,那就是返回家乡,为冤死的亲人洗清冤屈。当然,他不会个人或雇佣他人暗地里报仇,他想通过官府为亲人平冤昭雪。
  龙飞儿一行来到一座山顶上。往周围看去,四面环山,中间是一片开阔的绿草地,茂密丛生,看上去如一块平坦宽阔的绿地毯。龙飞儿让动物们原地休息。一路上,老虎和狗熊及风影随时捕捉食物,因而此时并不饿。只有雪狐和老鼠们肚子里缺食。此时,雪狐在山顶上就地吞食着碧绿的嫩草。老鼠们四散开来,寻找杂草中的果核之类的食物,“咔嚓咔嚓”地嚼咬着。
  突然,趴在龙飞儿身旁的老虎们警觉地站起来,发出深沉的低鸣声。龙飞儿吓了一跳,立刻朝老虎们盯着的方向看去,以为有什么野兽要攻击他们。但看了老半天,并未发现异常。再一想,他率领着如此庞大的队伍,除非对方的数量远远超过他们,否则,没有哪种动物敢轻易进犯。
  然而,老虎们依然在低鸣着,并烦躁不安地用爪子在地上扒着。而且,其它动物们似乎也被老虎们所感染,狗熊纷纷站起身环顾左右;雪狐愣愣地站在那里,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风影依偎在龙飞儿旁边,缩着脑袋;老鼠们“吱——吱——”叫着,围着龙飞儿转来转去。
  龙飞儿被动物们的反常举动搞得有些发懵。他先是再一次观察了周围,依然未发现什么异常。然后猫着腰往前走了一段,顺着老虎对准的方向仔细看去,终于发现了老虎烦躁不安的原因——山下空阔的草地上,一群梅花鹿正在悠闲地吃草。由于草丛很深,因而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龙飞儿明白了:老虎们发现梅花鹿后,骨子里想捕食对方的本性渐渐表现出来。尽管龙飞儿一再训练老虎别再开杀戒,但动物的本性终是难以彻底改变的。
  不过,龙飞儿还是很自信:不经过他的允许,老虎们只能干着急,绝对不敢冲下山去捕捉梅花鹿。
  但是,这次龙飞儿确实是过于自信了。当他悄悄地欣赏着那些娴静优雅的梅花鹿在香甜地吃着青草时,暴躁的老虎们终于按捺不住对面前肥美食物的渴望,没有经过龙飞儿的允许便呼喇喇向山下奔去!
  龙飞儿大吃一惊。他根本没想到老虎们会如此桀骜不驯!他边奋力追下山去边喊:“回来!回来!”
  此时,老虎们早听不到龙飞儿的喊叫了。它们的眼里只有梅花鹿,只有令它们馋涎欲滴的美味。它们兴奋异常,渴望捕杀梅花鹿时的快感;渴望用尖锐的牙齿咬住梅花鹿的脖颈时,在梅花鹿尖叫着挣扎的无助状态中所获取的至高无上的荣誉感;渴望在撕咬梅花鹿的肉体时那股血腥的气味和填饱肚子后躺在树荫下闭目养神的惬意。
  成群的老虎疯狂地奔跑着,惊飞了林中的鸟儿,惊散了林中的小动物。它们裹挟起林中的枯叶,裹挟着狂风般的旋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龙飞儿拼命奔跑着跟在后面,已无力喊出声。不要说他,即使凶猛的动物,也难以追得上这些疯狂的老虎。他实在跑不动了,便捂住胸口瘫坐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已远去的老虎们。他一边捶打着透不过气的胸口,一边替梅花鹿们担心着,心急如焚地望着山下的草地。
  梅花鹿们本来正在无忧无虑地悠闲地吃着草。但它们是非常灵敏的动物,表面上看来是很逍遥,实际上却警觉得很,哪怕是一点点异常的动静都逃不过它们灵敏的眼睛和耳朵。老虎们跑到山半腰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发现了危险的到来。因而,它们便有足够的时间甩开蹄子,朝老虎奔来的相反的方向逃匿,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密林中。
  老虎们非常失望,也非常沮丧。它们尚未到达草地,便眼睁睁地看着梅花鹿们四散逃离。一到草地,老虎们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在草丛中寻觅着,希望能找到一只因贪食而忘记了危险的梅花鹿。实际上,连老虎们都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它们从小就非常了解这类异常灵敏并且奔跑起来异常快的动物。若在平时,它们会采取计谋,盯准目标后缓缓靠近对方,在适当的距离内来个突然袭击。若那样,往往会有几只梅花鹿在慌乱之中同群体跑散而成为老虎的美餐。而这一次,或许是由于老虎们已有很长时间未捕猎比较大的动物,渴望吞食梅花鹿的心情过于急切;也或许是由于老虎们太多,缺少周密的部署和组织。总之,老虎们犯了一个“欲速则不达”的大错误,什么食物也未捕捉到,只有伸着血红的大舌头“喝哒喝哒”喘粗气的份儿。
  休息了一会儿,老虎们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低着脑袋,并不时地朝来时的山顶上看。也许,此时冷静下来,它们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不小的错误。从认识龙飞儿以后,它们这是第一次当着龙飞儿的面放纵不羁地意欲捕杀梅花鹿,第一次将龙飞儿的命令置若罔闻。于是,它们感到很内疚,不知道如何面对龙飞儿,就那样傻乎乎地站在草地里。
  龙飞儿坐在山坡上,看到了逃跑的梅花鹿,也看到了站在草地中的群虎。一方面,他为梅花鹿的及时逃匿而高兴;但另一方面,他也确实为老虎们的不服从命令而愤怒不已。他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是动物们尊崇的头领。而今,老虎们的擅自行动,让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也同时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在老虎们心目中的地位。他默默地注视着山下的老虎们,看它们下一步怎么办,是想离他而去呢,还是乖乖地回来。
  老虎们就那样默默地站着,如一群迷途的孩子东张西望着,心里没了主意。观察了一段时间,龙飞儿看得出老虎的悔意,便对着山下喊道:“回来吧——回来吧——”
  老虎们听到了亲切的召唤,如听到了母亲召唤的孩子,又如同犯了错误等待着母亲训斥的孩子,默默地低着头爬上山来。走到山坡上,乖乖地随着龙飞儿来到山顶。
  龙飞儿坐在草丛中,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老虎们。这些刚才还凶猛异常、势不可挡的动物们,如今纷纷低着脑袋,不敢正视龙飞儿。有的偶尔用眼睛的余光瞟一下龙飞儿,便又迅速地将目光移开去。这多少令龙飞儿欣慰一些,因为它们毕竟已意识到了所犯的错误,而且表现出深深的悔意。看着老虎的窘态,龙飞儿的怒气消了一半,有那么一刻甚至还差点被逗乐了。但龙飞儿心里清楚,要想让老虎们不再捕杀那些美丽可爱的梅花鹿,就绝不可轻易饶过它们,得给它们点颜色看看,让它们有点记性,否则,它们的凶残本性还会控制不住。
  有时,平静的对视比暴跳如雷更让犯错误的一方打怵。龙飞儿在平静的对视中所透出的愤怒目光似乎穿透了老虎们的内心,令它们觉得比愤怒的鞭打更难受。
  龙飞儿捡来一根小木棍,指着老虎们说:“是谁带头下山的?站到前面来!”
  老虎们相互看了一下,旋风从虎群中来到龙飞儿面前,瞅了瞅龙飞儿手中的小木棍,身上有些轻微的抖动。
  龙飞儿举起小木棍,但未等落下去,旋风便眨着眼睛将头摆向另一侧,企图躲避木棍。龙飞儿厉声说:“你躲什么?过来!”
  旋风只好老老实实地把头伸过来。这次,龙飞儿将木棍落下时,旋风未躲避。当然,龙飞儿只是轻轻地打一下,根本不可能舍得下狠手。
  龙飞儿依次在老虎们的头上敲了一木棒。之后,他又依次抚摸着老虎们。他懂得“打一棒子再给一个甜枣吃”的道理,深知施以惩罚与施以温情并举的重要性。
  老虎们温驯地接受着龙飞儿的抚摸,知道龙飞儿已原谅了它们,便渐渐地恢复常态,围着龙飞儿高兴地舔着他的手和脸。
  夜幕降临了。龙飞儿和动物们在山顶上过夜。
  第二天早晨,山间大雾弥漫,山顶上的树林中乳白色的浓雾缓缓地飘荡着,如一块硕大的薄纱,在天地间连接起一个巨大的屏障。周围的一切都处在一种模模糊糊的混沌之中,且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潮湿 腥甜的气息。
  龙飞儿和动物们默默地等待着大雾的消散。太阳出来后,阳光穿过雾层,折射出无数道七彩光芒,如仙境般壮丽而辉煌,呈现出朦胧而神秘的美丽。
  半晌的时候,大雾散去,山林变得更加碧绿而新鲜,空气清新异常,沁人心脾。茂密的树叶和青翠的草叶上,缀满无数颗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如无数颗晶莹剔透的珍珠。
  龙飞儿领着动物们往山下走去。走到半山腰,他突然发现,昨天的那群梅花鹿又出现在山下的草地上。龙飞儿停了下来,透过树木观察着。他有些难以理解:昨日梅花鹿已发现了成群的老虎追下山去,今日怎么还敢到草地上来?是对自己飞奔的速度充满自信、以为老虎们追不上,还是山谷间的这片草地过于肥美,即使冒险也要来到这里?
  老虎们默默地看着山下草地上的梅花鹿,目光中依然注满捕食的渴望,喉咙在缓缓地吞咽着外漾的口水。但是,它们再也不敢贸然行动,昨天龙飞儿的训斥已使它们长了记性。
  梅花鹿们吃草的姿态优雅而悠闲,用舌头轻轻卷着嫩草送到嘴里,短尾巴频繁地摆动着;浑身栗红色的毛油亮亮的,背部的白斑在底色的映衬下极为醒目;雄鹿头顶上的角如造型优美的树的枝杈。
  龙飞儿静静地欣赏着那群逍遥美丽的梅花鹿。他瞅瞅后面的老虎,为它们此时的驯服而高兴。
  就在龙飞儿忘情地欣赏梅花鹿的时候,自草地北侧的边缘处,两头豹子正悄无声息地缓缓靠近梅花鹿群。豹子颇有心计,也颇有耐心,它们并不急于求成,而是仔细地观察着,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着。
  豹子是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也是猫科动物中非常凶狠的一类,习惯于独来独往。
  梅花鹿群并未意识到危险的逼近。尽管它们时不时地停下来竖起耳朵听一听,警觉地四下里看一看,但由于草地太宽阔,加之豹子的行踪太诡秘,梅花鹿轻易难以发现。
  豹子距梅花鹿越来越近,也显得越来越谨慎。它们知道,此时的任何疏忽大意,都会失去即将到嘴的美餐。
  龙飞儿突然发现了那两头豹子。他心头一惊,来不及多想,嘱咐动物们原地别动,便背上枪骑上雪狐,迅速往山下奔去。
  然而,龙飞儿发现得太晚了。就在他骑着雪狐狂奔的时候,草地上的豹子向梅花鹿群发动了突然袭击。它们那庞大的身躯如离弦之箭,在齐腰深的草丛中迅速地上下起伏着,如在惊涛骇浪中乘风破浪的快舟。梅花鹿群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得晕头转向,秩序大乱,纷纷惊叫着甩开蹄子四散狂奔。霎时间,草地如波涛汹涌般起伏动荡,被动物们激烈碰撞出的“刷刷”声和被逮住的梅花鹿的惨叫声在草地上荡漾着。
  龙飞儿亲眼目睹了梅花鹿被豹子捉住时的悲惨景象。在到达草地边缘的时候,他对着天空“叭!”地放了一枪。
  一头豹子捕到猎物后正在咬着猎物的脖子趴在地上喘息,另一头豹子正在奋力扑向一只健硕的大梅花鹿。龙飞儿突然放的一枪,着实令豹子吓了一跳,急忙停下来。而梅花鹿们狂奔着消失在草地的边缘。
  龙飞儿立即在枪里装上弹药,定定地注视着停下来的豹子。
  刚才豹子只顾全神贯注地追捕梅花鹿,根本没注意到飞奔下山的龙飞儿和雪狐。如今,枪的声音将它们的视线吸引到龙飞儿这边。它们刚开始有些惊慌失措,转过身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警惕地观察着龙飞儿的举动。双方相持了一段时间后,豹子舔着嘴巴,瞅瞅草丛中躺着的梅花鹿,胆子渐渐大起来,慢慢地聚集到一起,向龙飞儿靠近。同时,不时地张开大口,颇为愤怒地“哇!哇!”叫着。或许,它们觉得龙飞儿和一匹马根本算不上什么对手。而即使在其他凶猛的动物面前,对已经到口的食物,它们也会拼死相争。
  面对怒目圆睁、呲牙咧嘴的豹子,龙飞儿开始恐惧起来。雪狐嘶鸣着,前腿突然立起来差点把龙飞儿摔到地上。若不是龙飞儿紧拽缰绳,雪狐肯定会返身逃回山顶。不过龙飞儿心中有数,尽管他单枪匹马,但豹子不敢轻举妄动,它们害怕枪。
  豹子继续靠近。龙飞儿将枪口对向它们。在距龙飞儿尚有二三十米的距离,豹子停了下来。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它们显出了怯懦。
  龙飞儿内心有些慌乱,担心豹子会突然扑过来。但表面上强装镇静,紧握着枪警惕地注视着,双腿紧紧夹住马背。他感觉得出,自己握枪的双手出汗了,胯下的马背也在颤抖。他轻轻地用双膝碰碰马背,鼓励雪狐别怕。每当遇到险情,龙飞儿总会这样暗暗地鼓励雪狐。
  或许是豹子以为龙飞儿不能把它们怎样,因而,僵持了一会儿后,领头的那头豹子又极为谨慎地向着龙飞儿迈开了步子。
  龙飞儿对准豹子前方七八米处,“叭!”地放了一枪。他只想吓退它们,并不想伤害它们。
  龙飞儿想:若是还吓不退它们,就只好命令山腰处的动物们前来救援了。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那么做,因为他担心老虎和狗熊们同豹子一相遇,若是在情急之下置他的命令于不顾,双方拼命厮杀起来,那可就惨了。
  枪响之后,豹子霎时间乱了阵势,掉转头撤退了约一百余米,又停下来注视着龙飞儿。
  龙飞儿没想到这两头豹子如此倔犟,如此贪婪那两只捕到的梅花鹿。他重新装上弹药,策马追进草地中,对着天空“叭!”地又放了一枪。
  豹子节节败退,早已顾不上已到口的美餐。龙飞儿连续地放着枪,将豹子驱赶到草地尽头,直到它们消失在密林中。
  龙飞儿翻身下马,经过仔细查看,其中一只梅花鹿已没了气息,死去时还瞪大恐惧的眼睛,其状惨不忍睹;另一只雄性梅花鹿的脖子受了重伤。它身材健硕,比一般的梅花鹿要大许多,看上去如鹿群的头领。看到龙飞儿走近,它试图挣扎着站起来,但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龙飞儿有些不解:按理说,如此健壮的梅花鹿,一般情况下完全可以靠充足的体力和丰富的经验逃脱豹子的追杀。龙飞儿猜测,想必它是为了保护未成年的梅花鹿才负此重伤的。若不是他开枪阻止,它早已被咬断喉咙了。
  龙飞儿慢慢地靠近受伤的梅花鹿,脸上挂满关切。可这只梅花鹿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陌生的龙飞儿,痛苦地低鸣着,蹄子无助地抖动着。龙飞儿靠近它时,它还拼命蹬了几下蹄子,不让龙飞儿动它。龙飞儿顾不上许多,轻轻抚摸着它,掏出药来仔细地敷在它的伤口上,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包扎好。之后,龙飞儿让雪狐趴下,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梅花鹿扶到马背上,再一路扶着它往来时的半山腰上走。龙飞儿向草地看去,远处一群梅花鹿正在看着他们,并召唤着马背上的梅花鹿。
  动物们翘首望着回归的龙飞儿。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嗅觉灵敏的老虎们便闻到一股熟悉而向往的血腥味,便纷纷抽着鼻子,竭力控制那越来越近的血腥的诱惑。
  龙飞儿领着雪狐回到半山腰,小心地把梅花鹿放到地上。梅花鹿看到老虎和狗熊,顾不上疼痛,惊叫着挣扎着想逃离。龙飞儿轻轻拍拍它,说:“别怕,它们是你的朋友。”
  遇到了受伤的梅花鹿,龙飞儿只好停留在山上。作为野生动物,梅花鹿的伤痊愈得很快,仅五六天时间便能在地上自由走动了。这段时间,梅花鹿也和龙飞儿率领的动物们成为了好朋友。龙飞儿非常喜欢梅花鹿美丽的肤色以及它那飘逸的身姿,便给它起了个名叫“花王子”。
  龙飞儿决定收服捕杀梅花鹿的那两头豹子。他分别挑选出10只强壮的老虎和狗熊,安排风影前去侦察,让其它动物们在原地休息,便骑上雪狐下了山。
  风影盘旋着寻觅豹子的踪迹。龙飞儿则率领老虎和狗熊们沿着草地往北面的边缘处进发。
  草地北面的边缘处是一座大山,树林茂密。龙飞儿停下来等待风影的消息。老虎和狗熊们则在地上嗅着,并不时地用爪子在地上扒着。龙飞儿估计它们已嗅到了豹子留下的气味。
  果然,没过多久,风影回来了,用嘴指着山上的丛林不停地鸣叫着。
  龙飞儿再一次嘱咐老虎和狗熊们见到豹子后,万不可互相残杀。然后他带领它们悄悄地往山上走去。
  还未到半山腰,雪狐便显得烦躁不安,低鸣着不肯往前走。龙飞儿估计要寻找的豹子就在前面不远处,便翻身下马,带领老虎和狗熊悄悄地摸进。走了约十几米,他发现了一头豹子。
  对方注视着龙飞儿一行,张开大嘴狂叫起来。过了不一会儿,丛林中聚拢来一群豹子!龙飞儿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豹子。仔细一数,整整十二头!
  正常情况下,豹子和老虎一样,喜欢单独生活。而此时出现成群的豹子,可能是同类在紧急情况下的集体救援。
  龙飞儿对着旋风一偏脑袋,旋风便按照龙飞儿事先的授意,领着老虎和狗熊前去“洽谈”。旋风仗着自己的队伍比对方庞大,便大摇大摆地向豹群走去。
  豹子们居高临下地发出阴森可怖的叫声,张开的血盆大口和尖利的牙齿尽显它们的凶猛和敌意。或许,从未有谁敢如此蔑视地闯入它们的领地,即使老虎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和豹子正面交锋。这令它们非常愤怒。尽管进犯它们领地的老虎和狗熊比它们多,但它们还是毫不畏惧地准备誓死保护自己的家园。
  旋风率领的队伍感觉出了对方的威胁,但它们根本不在乎,甚至还有些高傲,同样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对方缓缓靠近。
  两支队伍距离二三十米远的时候,豹子们开始狂叫起来,且愤怒地用前蹄扒着土,缓缓地向下移动,准备决一死战。
  旋风停下来,不敢贸然进攻。因为龙飞儿是让它率领老虎和狗熊前来“谈判”的,不是来拼斗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旋风面对丝毫没有屈服姿态且越来越凶猛、大有拼个鱼死网破之势的豹群,没了应对的办法。甚至,当对方狂叫着往前移动时,旋风不得不节节败退,竭力避免双方的交战。
  对方或许是以为旋风率领的队伍胆怯了,因而越来越猖狂,往前迈的步子越来越大,来势也越来越猛。旋风边后退边竭力友好地叫着,极力表现它们的善意。然而,对方并不领情,一直从半山腰将旋风它们赶到山脚下。龙飞儿也只好骑着雪狐退下山来。
  收服宣告失败。旋风率领着动物们颇有些遗憾地耷拉着脑袋。龙飞儿并不怪罪它们,相反,他觉得它们在关键时刻处理得极为冷静而机智。
  回到驻地,龙飞儿有些左右为难:走吧,担心那群梅花鹿;不走吧,又没有好的办法对付那群豹子。
  这些日子,草地上的梅花鹿时常聚集在山下哀叫,召唤着同伴的回归。而每当听到这动情的召唤,山顶上的花王子总要以同样动情的叫声回应,回归的愿望流露得异常迫切。
  待花王子完全能迅速地奔跑时,龙飞儿骑着雪狐送它下了山,亲眼看着它回到自己温暖的群体中。
  令龙飞儿欣喜的是,花王子下山后不到半天时间,竟奇迹般地率领着一大群梅花鹿来到山上。它身后那些警觉的梅花鹿发现龙飞儿率领的那一群动物们后,惊叫着想往山下跑。幸亏花王子不停地召唤,不停地抚慰,才使得梅花鹿们终于怯生生地靠近龙飞儿身边的动物们。看来,花王子果真是群鹿的头领。
  动物们之间的交流简捷而且实在。当梅花鹿真切感受到龙飞儿率领的动物们不仅不会对它们构成威胁,反而异常友好时,便很快融入到这个特殊但温暖的群体中。
  龙飞儿感到很欣慰。他率领的队伍又壮大了,而且在成员的构成上更加令人难以置信:凶猛的老虎竟然和温柔的梅花鹿和睦共处!
  本来,龙飞儿可以率他的队伍走了,因为他不用再为梅花鹿群担忧了。但他总想收服那群豹子,改变它们凶残的本性。
  其实,龙飞儿也算是犯了一个违背自然法则的错误。在动物世界,弱肉强食是一个自然法则,不是谁能改变得了的,而且任何人也不应改变。然而,善良的龙飞儿却执意要干预动物们的正常法则,并且亲手导演了一幕幕有趣的故事。
  龙飞儿想出了一个妙计:让梅花鹿出现变大的幻觉后去引诱那群豹子,然后让老虎和狗熊将豹子降服。
  尽管龙飞儿知道,从老妖婆那里得到的药不可轻易用于人和动物身上,但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用一回了。
  他给旋风和花王子分别服用了“大变乾坤之一”和“大变乾坤之二”神药。没用多大一会儿,旋风感到自己缩小了十几倍,重新回到了在老妖婆的石洞里被囚禁的感觉。看看周围,一切都放大了十几倍,特别是花王子,比其他动物都大许多,比大象还大十几倍!而花王子感觉正好相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扩大了十几倍。当它注视周围的时候,一切都缩小了十几倍,所有的动物变得那么小。
  龙飞儿安排旋风充当“敌人”,让花王子向其进攻。但花王子说啥也不敢靠前,除了鹿虎之间的友情外,更重要的是,花王子尽管感到身体变大了十几倍,但它的心理依然是鹿的心理,它依然畏惧老虎。
  龙飞儿反复鼓励花王子:“你已经变得很大,足以吓退老虎!”
  在龙飞儿反复的劝导下,花王子逐渐地有了信心,胆子越来越大,缓缓地靠近旋风。此时,它觉得自己一蹄子就可将旋风踩扁!
  其它动物们悠然自得地休息着。在它们眼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变化。
  而在旋风看来,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它头一次看到如此庞大的梅花鹿,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渐渐靠近它的花王子,不时地流露出几丝恐惧,缓缓地向后退去。
  花王子看出了旋风的恐惧与怯懦,这使得它勇气大增,信心十足地加快步伐逼近旋风,进而,甩开蹄子追过去,把旋风吓得掉过头去狼狈逃窜!
  龙飞儿高兴得跳起来,乐得合不拢嘴儿。他终于成功了!
  接下来,龙飞儿挑选出体格健壮的20只梅花鹿,分别给它们服用“大变乾坤之二”神药,并且相应挑出老虎和狗熊各10只,给它们服用了“大变乾坤之一”神药,让其当作“敌人”,进行严格的攻击训练。没用上几天,感觉上庞大无比的梅花鹿将老虎狗熊们追得落荒而逃,失魂落魄。
  时机已经成熟,龙飞儿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他给服过“大变乾坤之一”的老虎和狗熊们服用了同剂量的“大变乾坤之二”神药,让其感觉上恢复了原状后,他骑着雪狐率领二十只自身感觉扩大了十几倍的梅花鹿群来到山下的草地中埋伏起来;安排风影在空中侦察;将老虎和狗熊分成四个组,待豹子进入草地中后,东、北、西面的三个组分别埋伏在草地周围,南面的组跟在梅花鹿群后面,等到梅花鹿将豹子引诱到附近时,由老虎和狗熊上前包围。龙飞儿特别交待梅花鹿,只负责诱惑,切不可参与包围。
  龙飞儿周密安排完后,骑着雪狐在半山腰处隐蔽起来,静静地观察着草地上的动静。
  这些时日,梅花鹿群在山顶上,豹子到草地上寻觅了几天也未见它们的踪迹,这让它们颇感蹊跷,也很是失望,因为它们失却了肥美的食物。
  风影飞回来,落在雪狐的背上,对着龙飞儿鸣叫着。龙飞儿知道,豹子出动了。于是,他骑着雪狐往下走了一段,选择了一处视线好的地方静静地观察着。
  十几头豹子懒洋洋地来到草地上。如此庞大的捕猎队伍正常状况下是看不到的。可能是豹子们为了防止受到老虎和狗熊的攻击,所以才联合捕猎的。
  按照龙飞儿的部署,各个组的老虎和狗熊们分别悄悄地来到预定地点,呈包围状埋伏起来。
  豹子们有些烦躁不安,肚子瘪瘪的,看来这几日没捕捉到食物。它们悄悄地来到草地中央,透过浓密的草丛的缝隙四下里观察着,期盼着能寻觅到梅花鹿。
  梅花鹿们躲在草丛中警觉地观察着。它们已看到了豹子的踪影。若在以往,它们定会惊叫着,召唤着同伴四散逃离。而今,经过龙飞儿严格的训练,它们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兴奋异常,期盼着豹子的靠近。
  豹子们悄悄地在草地中寻觅,有几只豹子缺少足够的耐心,不时地抬起头张望着,目光里充满失望。但出于对食物的渴望,它们还是认真地搜寻着。
  距离豹群二十余米的时候,梅花鹿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正集中精力搜寻的豹子有些吃惊,它们没想到梅花鹿群会如此整齐地从草丛中站起来,而更让它们疑惑不解的是:往日梅花鹿距离它们很远的时候就会尖叫着争相逃命;而今天,为什么在如此近的距离,梅花鹿们不仅没有一丝恐惧感,反而敢静静地站在那里同它们对视呢?
  梅花鹿群静静地站在草地中,有些高傲也有些鄙视地注视着豹子们。而今,在它们眼里,豹子们如同猫一般大小,已算不上什么对手,只要轻轻一抬蹄子,足可以将它们踩烂!此时,梅花鹿们感觉体内正喷涌着旺盛而巨大的力量,时刻准备去杀死面前这些曾无数次捕杀它们的同伴、曾无数次把它们追赶得落荒而逃、曾无数次让它们心惊肉跳的可恶的豹子们。
  豹子们呆呆地站在那里,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对这些凶猛的动物而言,它们习惯于梅花鹿的惊叫与逃窜。如今,梅花鹿如此冷静而高傲,反而让它们百般迷惑起来。但仅过了一会儿,当它们真真切切地确定面前整齐站立的就是梅花鹿、与往日没甚不同时,本性中高傲和凶残的一面逐渐占了上风。它们没有象往常那样飞奔起来,而是有些恼怒地向着梅花鹿群靠近。
  梅花鹿群没有一丝胆怯,同样缓缓地向对方靠近。
  豹子们没想到往日胆小如鼠的梅花鹿竟敢迎着它们走来!真是岂有此理!于是,豹子们确实被激怒了!
  此时,在梅花鹿的眼里,面前的豹子是如此渺小而猥琐,甚至是那么的胆怯与狼狈。
  就在群豹准备发起攻击、梅花鹿们同样准备冲上去奋力踩踏对手的时候,埋伏在后面的老虎和狗熊们站了起来。
  豹子们大吃一惊。本来它们已被梅花鹿迷惑得有些糊里糊涂,此时又突然出来老虎和狗熊,它们便只剩下目瞪口呆的份了,只能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梅花鹿们有些恋恋不舍地退到了后面。老虎和狗熊们仰起头向豹群靠近。
  豹群低鸣着缓缓后退。
  另外三个组的老虎和狗熊们自北、东、西三面呈合拢状向南面包围。
  狼狈不堪的豹群被包围过来的老虎和狗熊们挡住去路,不得不停下来。
  龙飞儿骑着雪狐来到草地上。老虎和狗熊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豹子们狂怒而恐惧地嚎叫着,依然想进行垂死反抗。龙飞儿看到包围圈的直径仅二十几米了,便令动物们停了下来。
  龙飞儿骑着雪狐靠近包围圈,用枪对着圈里的豹子。
  群豹时而转圈瞅着包围它们的动物们,时而瞅着龙飞儿手中的枪,嘴里不停地哀嚎着。它们非常了解自身的处境,但凶猛的本性使得它们不肯轻易就范。
  龙飞儿举起枪,对着空中“叭!”地打响了。
  试图拼死突围的豹子们被枪声吓得猛地颤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极度的恐惧和怯懦。它们的心理防线渐渐地被龙飞儿的势力所击垮,它们曾经拥有的所向披靡的英勇此时被深深的恐惧和胆怯所淹没。
  双方对峙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豹群中一头体型最大的豹子对着天空哀嚎一声,缓缓地趴在草地上。其它豹子也跟随着趴在了草地上。
  被包围的豹子终于就范了,温驯地摇着尾巴。
  龙飞儿翻身下马,来到已投降的豹子们跟前,轻轻抚摸着它们。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花忆昔•葵
·下一篇文章:长篇少年儿童小说《龙飞儿》(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201091047405B159174JDKG40C0A7K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