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父母家长学苑微信公众号


8、马克的“进化论”和“退化论”

8、马克的“进化论”和“退化论”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张艳莲

贝儿在树上打了个盹儿……
 
  她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知性女性:棕褐色的超短发型透露着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干练,配着黑色短裙的黑色长靴走起路来熠熠生辉,敞开的呢子外套长至过膝,一条深红色暗底片片紫色花瓣飘舞的中式丝巾映在胸前,不禁让路人寻思是哪位影星来博市拍电影了?而她就是博大社会学系的知名教授,欧洲社会学领域顶尖专家—蕾娅·莫毕德!脸上虽有几道细纹,笑起来却灿烂如花,说她不到40岁一点儿也不会令人惊讶!
  然而她却流着泪,从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就开始流泪,边走边无法抑制地啜泣,一直走到社会学系大门对面的“情绪咖啡馆”,又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走进去,然后端着一小杯玛琪雅朵出来,站在廊上。
社会学系大楼左侧的第一间办公室就是系主任安德瑞·达雷奥的。他刚刚和同事一起完成了火警演习,回到办公室,不由自主地朝窗外望去—他本想看一眼“情绪咖啡馆”门楣上的绿色藤萝,蕾娅的身影一下子把他击倒在座椅上!
 
  贝儿猛然睁开眼睛,愣愣地不晓得自己在哪里。瑷丽、吉儿和星儿已经回来了,坐在贝儿身边微微地笑着。
  “她们俩告诉我一件事:说你家爱在树顶晒肚皮的小猴子马克,听猫头鹰老师奥乐讲解人是从猴子“进化”而来时,恍然大明白地挠着头说,‘哦,我知道了!原来人从妈妈肚子里出来之前和我们一样是猴子啊!那么,可不可能我们从妈妈肚子里出来之前和他们一样是人呢?我倒觉得应该是我们进化成了猴子,他们退化成了人呢!’看来马克真是个爱思考的哲学家!”听了星儿的一番话,大家都笑了。
  “下次,我把马克带来和你玩儿。”贝儿向星儿许诺,两人不禁同时伸出拳头互相碰了一下。
  “我刚才打了个盹儿”,贝儿若有所思地望着星儿说。
  星儿就知道贝儿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看到过的事情,“我妈妈叫蕾娅,爸爸叫安德瑞。”然后挥了挥手,“我在学习柯希莫。”
  柯希莫,贝儿似乎知道的……哦,对了,就是家卡尔维诺的小说《树上的男爵》里的主人公。一个周六的早晨,妈妈坐在床上,开始看那本书,谁知读上了就爱不释手,爸爸看到妈妈那么投入的样子,什么话都没说,愣是把三顿饭都直接给妈妈端到了床上!还对贝儿说:“瞧你妈妈读中文翻译版都这么入迷,爸爸希望不久的将来,你能直接阅读原版意大利语的《树上的男爵》!”
好像听妈妈说过,柯希莫是个一辈子生活在树上的人,他本来出生在富有家庭,承袭男爵的爵位呢。难道,星儿的意思也是要一辈子生活在树上不成?想像着星儿在树枝间跳来跳去,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啊,好玩儿!可是距离比较远的树呢?那就压下这棵树的树枝,压,压,压得快到地上了,然后,用力弹跳,跳到另一棵树的树枝上了!树枝间的穿梭,廊柱间的穿梭—贝儿开始给星儿、吉儿和瑷丽比划着讲起了同学们在放学后所做的游戏:
16世纪的学校建筑,秉承了博洛尼亚的城市风格—四面廊柱围成的“天井”--就是操场—孩子们的乐园。无风无雨、天气晴朗的日子,孩子们多在中间的空地上奔跑;有雨有雪的日子,就兀自在廊柱间穿梭了。而他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 “抓人”,大家同时喊着io no我不是,那个最后说出口或说得最慢的只好去“抓”人,别的孩子一哄而散,跑出去,被抓的如果碰到了廊柱,就是到了“安全区”,有了“护身符”,如若在碰到廊柱前被“抓人”的人碰触到,就只好成为下一个“抓”别人的人。游戏很简单,他们却百做不厌。这不,那个学习一级棒,跑步第一的“女汉子”阿莉萨居然在廊柱间大摇大摆地走起了“T”!一条直线,胳膊上扬,眼睛充满骄傲的笑意,待到布兰卡以为自己直冲过来就能抓住她时,她的手倾斜着落向廊住,身子也自自然然地靠过去,就那样轻飘飘地、优雅地让布兰卡落了空!等布兰卡失望地返身转向别人时,阿莉萨立刻露出其“真面目”,双脚交叉着跳跃,两只胳膊像转磨盘似的转来转去,嘴里发出“偶,耶!偶,耶”的胜利欢呼!大家忍不住笑啊笑!
 
本以为大家听了也会忍不住,可贝儿看到的却是瑷丽和吉儿的一脸诧异和迷惑不解,星儿呢,一脸严肃。
“那T上的猫步,阿莉萨是在嘲笑猫呢还是嘲笑模特呢?”星儿问。
“嘲笑?”贝儿说,“大家都觉得走T是一件特别得意的事情呢。”
  “那就更糟了。”星儿摇着头,“人类走猫步怎么会得意?看来马克的‘退化论’还真有道理啊。唉!”


·上一篇文章:7、贝儿“吃帽子”与红绿灯
·下一篇文章:9、贝珐娜的“药方”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18210163112JFK0KFDB25K52F21G8KI.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