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网

儿童文学首页 | 中国童话故事 | 外国童话故事 | 日本童话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有声故事 | 外国寓言故事 | 中国寓言故事 |
| 机智故事儿童故事 | 惊险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国故事 |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 名人故事 | 中国神话传说故事 | 动物故事 |
| 中国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上下五千年 | 战争故事 | 胎教故事  | 励志故事 | 诗联趣话 | 名人名言 | 儿童智力玩具 |
| 中小学生作文 | 儿童诗歌 | 儿童歌谣 | 儿童小说散文 | 绕口令大全 | 歇后语大全 | 谜语大全 | 趣味智力问答 | 折纸艺术 |

 

专题列表

伊索寓言
西湖民间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
英国童话故事
日本民间童话故事
中国少儿文学名著

冰心作品集
叶圣陶童话选
曹文轩童话故事

雷锋的故事
中考满分作文赏析
高考满分作文赏析
小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中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安徒生童话故事(丹麦)
格林童话故事(格林兄弟)
R.L.斯坦《鸡皮疙瘩》系列
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卡罗尔)
琼·艾肯童话故事(英)
王尔德童话故事(英)
威廉·豪夫童话故事(德)
安房直子童话故事(日本)
小川未明童话故事(日本)
坪田让治童话故事(日本)
滨田广介童话故事(日本)
宫泽贤治童话故事(日本)
新美南吉童话故事(日本)

英国民间故事

玩具保养 
折纸视频教学
儿童动画乐园
宝宝成长频道

 
 

  一千万稿酬无人领,也许有您一份:稿酬查询

  中国儿童文学网域名释义


 

冰雹也有无奈时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作者:叔洪

  在我们儿时的年代,雨和雪不仅多的而且大,不像现在这样,一年到头难见一场像样的雪,更很难见到下一场透透的大雨,更别提连雨天了。

  什么叫透雨,有两个含义:其一是,天上下的雨水渗到地下,与地下的水相连接了,这叫“地透”了;其二是,天气闷热难耐,喘不上气儿来,令人窒息,一场大雨下过后,天气凉快了,让你感到神清气爽浑身舒服,这叫“天透”了。具体哪个说的更准确一些,我认为后者则是大家乐于接受且比较欢迎,在天闷热都快把人憋闷死了,一场透雨过后人人感到浑身的凉爽,惬意无比,从头到脚的痛快,有几个人不是欢欣鼓舞。

  我们小的时候,一个冬天下半尺厚的雪算稀松二五眼,一尺多厚的雪司空见惯。记得小时候下的最大的一场雪,大人们挖出来的走道就如同胡同,两边的雪没过头顶(小孩的感觉)。打雪仗都不敢,踩在雪上一陷老深拔不出脚来,根本就动不了,只能在上面乱滚着取乐。

  到了夏天雨连连下上三天两早上稀松平常,连下十天八天不新鲜。那时候每年夏天都要防汛,毛泽东主席还专门下过指示:一定要根治海河!电影《战洪图》就是例证。

  下雨司空见惯,一场冰雹让我终生难忘,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大的一场冰雹。那年我好像十一二岁,还在上小学,六四年或者是六五年的样子,确切的时间记不清了。说冰雹那是普通话,我们叫雹子。

  当时大概是芒种节前后的三夏季节,一年中农活最忙的时候,不管早晚得披星戴月的到地里去劳动,有时候在晚上还要加班儿,当时叫搞夜战。这么累大家都知道,农民种地抢的就是季节,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只要是错过了季节,不管你种什么,减产是对你最好的报答,颗粒无收的很正常。收成关系到农民的生活好与坏,没有一个敢含糊的,一个个都累死累活的咬牙坚持着,只盼着早一天把该抢种的种下,该抢收的早一点收回。每一个农民心里都清楚,有了好收成这日子就好,心情就会舒畅,就会感到幸福和开心快乐。

  三夏忙就忙在菜粮间作的生产队,开春的时种麦子和蔬菜,稻地里的活往后推,菜都下地了,赶紧把劳动力调到稻地里。割麦子和栽秧交叉进行的。秋种的小麦比春播的大麦收割晚,耽误晚秧,所以农村有句老话叫“大麦先熟”。

  在这里给大伙说个“科”。有一家有姐妹双胞胎,上学同在一班,妹妹看上一个同学,可姐姐也喜欢,男青年对姊妹两个都喜欢。毕业后,男青年的妈妈托人去说媒,媒人竟是一个糊涂蛋,凭着经验,不分清红皂白地说给了姐姐。妹妹一看大事不好,赶紧告诉媒人,是来给她说媒的,姐姐理直气壮的问妹妹:“是大麦先熟还是小麦先熟?”妹妹一时无语,只可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成了自己的姐夫。

  麦子割下来之后必须赶紧晾晒打轧,晚了遇到雨,麦粒就会发芽。割完麦子要紧跟着翻耕栽秧。往往是这一拨人割麦子,那一拨人往外挑,而第三拨人已经在后面紧跟着耕地了。挑埂拉荒耙地的紧随其后,栽秧更是不敢耽误片刻。

  学校放农忙假,一个个都背着背筐到地里去打草。打草分两种,一种是用于烧火做饭的,我们叫烧柴;另一种适用于喂牲口的,我们叫牲口草。牲口草主要以芦苇为主,但不能到芦溏里去打,那地方长的苇子都是有用处的,生产队不让打。只可在荒地上或垄沟里打那些长不高的小苇子,背回家里晒干了,积多了卖给生产队喂牲口。

  我和铁老头儿、鼻澄罐儿三个人吃过早饭,相约着背着背筐到地里去打草。空荒了一冬的地里已经栽上了秧,栽的早的已经缓过苗来,地里一片绿油油的,微风吹过的稻秧一片推一片的晃动,那真的就是绿浪一样的此起彼伏。

  在大海边看波涛卷起,和晃动的秧苗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就是稻地里的绿浪要比海里的浪头要绿的多,给人一种实在且舒服的感觉,让人感到亲切且充满了很多的期待,有一种温暖的情怀,是农民心中期盼的希望和寄托。

  上午九点多钟的太阳还没有凸显出它最大的威力,在微风的伴随下让人感到温暖中只有一丝淡淡的燥热。我们三个人边说笑边打着草。却没有人注意天气的变化。在突然间觉得天一下子黑了下来。那种黑不是晚上的感觉,就像一步迈进了一格黑漆漆的罐子里。猛抬头看到漆黑的云层中好像隐藏着一层红晕,让人感到害怕。我们三个人瞪着六只惊恐的小眼儿,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一个个吓得发傻发苶发呆,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风猛然刮起,吹得我们浑身乱颤,站立不稳。就在我们惊魂未定的时候,头顶上像是谁在放那种特别特别大的炮,在我们头顶上一下子就炸开了,还没等我们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密集的大大的雨珠便劈头盖脸的打在我们身上。

  “下雨了!”我好像在突然间明白过来似的,“赶紧到水车房子背雨去。”我可着嗓子冲铁老头儿和鼻澄罐儿大声地喊着。他俩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只管用双手护着脑袋,在风雨中东摇西晃的挣扎着。我想再次喊他们俩,可刚张开嘴却感到被什么东西打了似的赶紧又闭上了。这时我觉得脸上麻酥酥的有些疼,觉得好像是谁在脸上扬沙子,打得我睁不开眼。我觉得奇怪,这大下雨的天怎么会有沙子扬起来。我的脸被打得有点疼,用双手护着脸,可好奇心又驱使我想睁开眼看看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把两个手指头慢慢地分开一条小缝儿,半睁着眼低头一看,见脚下是白茫茫的一片,再看前面的垄沟里也是白花花的漂着一层,而且还有无数的白色的东西不停地落在垄沟里。“是雹子!”我的心中不禁一惊,心想雹子怎么会这么密呢。跟前儿根本就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就是最近的那间水车房子,离着也有近一里地的距离,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冰雹,这么艰难的路,我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那间?我不知所措的傻呼呼地站在露天地上任凭这无情的,密集的冰雹连续不断的朝我们乱打。

  正在我感到恐慌,却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拽我的胳膊。我侧脸一看,原来是铁老头儿,他一手挒着我,一手拽着鼻澄罐儿。我本能地跟着他趔趔趄趄的艰难迈步。没几步,拿起被风刮到垄沟里的背筐,一下子便扣到了鼻澄罐儿的头上。我一看马上明白过来,没等铁老头儿拿起另外一个背筐,我便不顾一切的跳到了垄沟里,抓起被风刮到垄沟里的背筐,便不管不顾地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快蹲下”,我也不管他俩是否听得见,伸出一只手又冲他俩比划着,他俩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将身体蹲在水中。头上响起比敲鼓还紧密的震耳之声。我还是透过头上顶着的背筐的缝隙,看到密集的雹子倾泻在水中,刚下来的雹子使劲地冲击着浮在水面上的雹子,白花花的雹子相互倾轧者,就像是刚开河的冰凌,你冲我撞互不相让。

  我们三个人头顶着背框,蹲在水里,耳中听到的除了雹子砸筐底的声音外,还有那呼呼的风声和与之相伴的哗哗啦啦、噼里啪啦的雨声。此时的我们对这些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畏惧,任你风刮的再大,雨下的再急,雹子的肆虐再强对我们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说实在话,此时的我还真的要感谢铁老头儿,要不是他想出这么怪异的,但却绝对称得上是绝妙的办法出来,我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会被砸成什么样子。“这铁老头儿在关键的时候还真能想出一些鬼点子来。”我暗自赞叹着。

  风停了,雨也停了,雹子没了,我们三个人从背筐底下钻出来,相互间看了一会儿,紧跟着便是一阵大笑。笑过之后,才觉得脑袋有些疼,不约而同的伸手去摸,却感到脑袋上有一层密密麻麻的小疙瘩,一股钻心的疼涌上来……



作者:朱积洪,笔名叔洪,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信地址:天津市津南区双港鑫港园29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拜年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17314141820I0GIC49E9684I485FHK7.htm

相关文章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友情提醒:网站因人手有限,有些作品是转载自网络,都是爱心人士利用业余时间维护,错漏在所难免,如果喜爱作品,建议购买正版原著。我们也会尽量纠错,以便给孩子创造一个相对纯净的阅读环境。
  部分作品因多次网络转载,造成原作者属名遗失,一律属佚名,原作者可告知我们,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如原作者不愿意文章在本站刊出,也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相关文章。谢谢!

分享到:

本站创建于2004年7月20日   欢迎您访问本站!

| 关于本站 | 广告投放 | 版权申明 | 网站地图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中心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Copyright © 2004 61w.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