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罪羔羊

代罪羔羊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佚名

  家庭中,往往有一只代罪羔羊,替整个家庭承担一切问题。

  例如,一个不听话的女儿、一个不长进的儿子、一个酗酒的丈夫或一个凶恶的妻子。这一些所谓家庭的不良分子,由于他们所具有的问题是那样地明显,以至其他家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人身上,因此,就没有处理其他问题的必要。

  这是个很有趣的家庭现象,例如夫妇不和,家庭中就可能会出现一个问题儿童,夫妇忙着处理孩子的行为,就用不着面对婚姻的危机。无形中,孩子的问题反而挽救了父母的婚姻。

  因此,米纽琴学派的家庭治疗方式,十分看重一个家庭的组织。尤其留心家人所提出的问题或病状,究竟对整个家庭的平衡起着什么作用。

  甘氏一家

  甘家的一家四口,是个好例子。这是我在香港大学治疗示范的一宗个案。甘父刚坐下,就指出他家的最大问题,是因为有个懒惰而不肯长进的小

  儿子。随着甘妈、大儿子亚辉都说,小儿子亚华实在是这个家庭的问题人物。亚华看上去失魂落魄的,如坐计毡,但是对于父母兄长对他的数落,却不断点头,连他自己都说:“我有很大问题!”

  这样的开始,是个家庭的典型。每个家庭都有一套是非观念,首先,肯定了何人何事是这家人的苦恼,以为只要把此人此事的问题解决了,一家人就可以安枕无忧——当然,这只是幻觉。

  如果你留心甘家每人的互相行动,很快就会发现谁是问题,或者什么是问题,答案是不断转移的。

  甘爸:“我知道自己以前脾气很坏,第一句可以友善,第二句就是客气,第三句就会发火,但是我已经改善了很多,而且过后常会提出道歉……”我问甘妈:“你接受他的道歉吗?”甘妈:“我不接受!他实在太过分了……我们不懂得怎样做父母,我不应该生了这些孩子出来!”她指着亚华说:“这一个是多余的!”

  亚华听着,身体不停抖动,更加失魂!

  两条家庭阵线

  甘爸见箭头指向小儿子,乘机插道:“我的要求其实不高,只要他肯发奋,我一定供他读书……我已经给他三个选择,可以读会计,或者印刷,又可以入中专。他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问亚华:“你听父母这样说你,心中有些什么感觉?”

  亚华说话模糊,吞吞吐吐,身体随着说话抖动,父兄看在眼里,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甘妈赶快抢救:“我知道亚华说话不动听,没有人喜欢听他说话……我在家也是一样,也是没有人愿意听我的“~我都自闭啦!”

  本来静默的亚晖对母亲说:“我不是不想听你说话,但你说来说去都是这些话,叫人怎样回答?那天我在家,本想好好跟你谈谈,但不出三句就吵起

  来……你自己说亚华就可以,别人说他,你就立刻生气骂人……”

  甘爸也跟着补充:“亚华是没有人可以碰的,我们谁敢碰他,妈妈就立即翻睑不认人!”

  我们交谈半个小时后,本来是亚华的问题,现在变成甘妈过分保护幼子的问题。骤然看去,这个家庭好像是父亲与长子成一阵线,而母亲与小儿又结成一党。但是,这一局势很快就有改观。甘妈言谈之间,好像对丈夫十分不满,我问甘爸是否知道妻子不满意什么,甘爸却毫无头绪。

  我对甘爸说:“你不如直接问她,有什么不满?”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农民与蛇
·下一篇文章:桂圆核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xiaoshuo/13324144612HCGBD89H96ACD7CI46D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