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网

儿童文学首页 | 中国童话故事 | 外国童话故事 | 日本童话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有声故事 | 外国寓言故事 | 中国寓言故事 |
| 机智故事儿童故事 | 惊险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国故事 |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 名人故事 | 中国神话传说故事 | 动物故事 |
| 中国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上下五千年 | 战争故事 | 胎教故事  | 励志故事 | 诗联趣话 | 名人名言 | 儿童智力玩具 |
| 中小学生作文 | 儿童诗歌 | 儿童歌谣 | 儿童小说散文 | 绕口令大全 | 歇后语大全 | 谜语大全 | 趣味智力问答 | 折纸艺术 |

 

专题列表

伊索寓言
西湖民间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
日本民间童话故事
中国少儿文学名著

冰心作品集
叶圣陶童话选
曹文轩童话故事

雷锋的故事
中考满分作文赏析
高考满分作文赏析
小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中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安徒生童话故事(丹麦)
格林童话故事(格林兄弟)
R.L.斯坦《鸡皮疙瘩》系列
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卡罗尔)
琼·艾肯童话故事(英)
威廉·豪夫童话故事(德)
安房直子童话故事(日本)
小川未明童话故事(日本)
坪田让治童话故事(日本)
滨田广介童话故事(日本)
宫泽贤治童话故事(日本)
新美南吉童话故事(日本)

英国民间故事

玩具保养 
折纸视频教学
儿童动画乐园
宝宝成长频道

 
 

  一千万稿酬无人领,也许有您一份:稿酬查询


 

安妮·莉丝贝特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作者:安徒生

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可是她被吓坏了,在她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她想起了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听到的那许多关于“滩魂”的迷信传说,就是那些被冲到荒滩上而没有埋葬掉的游魂。“滩尸”,就是那死尸,那没有什么,可是它的游魂,“滩魂”却会跟随单独的过客,紧紧地附在过客身上,要他背它到教堂坟园埋在基督的土地上。“背牢!背牢!”它这样喊叫。在安妮·莉丝贝特重复这几个字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她的梦,非常清晰,活生生地,那些母亲怎么样紧紧拽住她,口里喊着:“抓牢!抓牢!”世界怎样沉下去,她的衣袖怎样被撕碎,她又怎样从那在末日来临的那一刻要救她上去的孩子那里甩脱。她的孩子,她自己的骨肉,他,她从来没有爱过,是的,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个孩子现在落到了海底,这个孩子会像滩魂一样来喊:“背牢!背牢!把我带到基督的土地上去!”她正在想的时候,恐惧在后面紧紧地追赶着她,于是她加快了步伐。恐惧像一只冷酷潮湿的手压到她的心房上,压得她快窒息掉。她朝海望出去,那边变得昏沉起来。一阵浓雾涌起来,盖住了矮丛和树林,那形状令人看了奇怪。她转过身来看身后的月亮,它像一个无光的苍白圆盘,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拽住她躯体的各个部位:背牢!背牢!她想道。而当她再次转身来看月亮的时候,她觉得它的白色的脸庞就紧挨在她的身旁,稠浓的雾像一块裹尸体的纱垂在她的肩上。“背牢!把我带进基督的土地里去!”她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她真的也听到一个十分空洞、十分奇特的声音。它不是池塘里青蛙的声音,也不是渡鸦、乌鸦的声音。因为你知道,这些东西她并没有看到,“把我葬掉,把我葬掉!”这样的声音在响着。是的,这是她那躺在海底的孩子的滩魂,要不是把它背去教堂的坟园和墓地,把它葬到基督的土地里,它是不会得到安宁的。她要到那里去,她要在那里掘坟。她朝着教堂所在的方向走去,这时她觉得背上的负担轻了一些。它消失了。于是她折回身来,走上那最短的路回家,可是这时,那负担又沉重起来了:“背牢!背牢!”——听去就像是青蛙的呱呱声,又像是鸟的悲鸣,声音非常地清楚,“把我葬掉!把我葬掉!”
雾气很冷很湿,她的手和脸由于恐惧而发冷发湿。她身体的外面,四周向她紧逼,她的体内则变成一个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漫无边际的思想的空间。
在北国这边,成片的山毛榉会在一个春天的夜晚完全绽吐出新芽,在第二天的阳光中,这些树木便焕发出它们的青春嫩绿的光辉。我们内心昔日的思想、语言和行动播下的罪恶的种子,也会在一秒间发芽生长出来。它在良心苏醒的一刻发芽生长;是上帝在我们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唤醒它的。这时什么借口也没有了,事实就在那儿作证,思想有了语言,这语言世界各处都可以听到。隐藏在我们内心尚未泯灭的东西使得我们恐惧,我们的傲慢和放纵自己的思想所播下的东西使我们恐惧。心藏着所有的德行,但也保留着一切罪过,它们在最贫瘠的土壤里也会生长。
我们这里用语言讲的这些东西,在安妮·莉丝贝特的思想中翻腾着。她因此疲惫不堪,倒在了地上,往前爬了一小段。“把我葬掉!把我葬掉!”有声音这样说。若是坟墓能令人彻底忘却一切,她倒愿意自己把自己埋葬掉。——这是带有惊恐不安的严肃而清醒的时刻;迷信思想时冷时热地在她的血液中流淌。她从来不想讲的许许多多事,聚集到她的思想中来了。一个她从前听说过的幻景,无声无息地像云的影子一样从她身边驰过。四头喘息急促的马紧靠着她奔了过去,它们的眼睛和鼻孔射出火,火照亮着它们。它们拉着一辆炽热发光的车子,车子里坐着那个一百年以前在这一带横行霸道的狠恶地主。他,传说每天夜里都要奔进他的庄子里,接着又奔出来,他不像人们说的那样是白的。不是,这个死人黑得像一块炭,一块熄灭了的炭。他对安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光棍汉的睡帽
·下一篇文章:搭邮车来的十二位

相关文章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友情提醒:网站因人手有限,有些作品是转载自网络,都是爱心人士利用业余时间维护,错漏在所难免,如果喜爱作品,建议购买正版原著。我们也会尽量纠错,以便给孩子创造一个相对纯净的阅读环境。
  部分作品因多次网络转载,造成原作者属名遗失,一律属佚名,原作者可告知我们,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如原作者不愿意文章在本站刊出,也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相关文章。谢谢!

分享到:

本站创建于2004年7月20日   欢迎您访问本站!

| 关于本站 | 广告投放 | 版权申明 | 域名释义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4 61w.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