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网

儿童文学首页 | 中国童话故事 | 外国童话故事 | 日本童话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有声故事 | 外国寓言故事 | 中国寓言故事 |
| 机智故事儿童故事 | 惊险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国故事 |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 名人故事 | 中国神话传说故事 | 动物故事 |
| 中国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上下五千年 | 战争故事 | 胎教故事  | 励志故事 | 诗联趣话 | 名人名言 | 儿童智力玩具 |
| 中小学生作文 | 儿童诗歌 | 儿童歌谣 | 儿童小说散文 | 绕口令大全 | 歇后语大全 | 谜语大全 | 趣味智力问答 | 折纸艺术 |

 

专题列表

伊索寓言
西湖民间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
日本民间童话故事
中国少儿文学名著

冰心作品集
叶圣陶童话选
曹文轩童话故事

雷锋的故事
中考满分作文赏析
高考满分作文赏析
小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中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安徒生童话故事(丹麦)
格林童话故事(格林兄弟)
R.L.斯坦《鸡皮疙瘩》系列
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卡罗尔)
琼·艾肯童话故事(英)
威廉·豪夫童话故事(德)
安房直子童话故事(日本)
小川未明童话故事(日本)
坪田让治童话故事(日本)
滨田广介童话故事(日本)
宫泽贤治童话故事(日本)
新美南吉童话故事(日本)

英国民间故事

玩具保养 
折纸视频教学
儿童动画乐园
宝宝成长频道

 
 

  一千万稿酬无人领,也许有您一份:稿酬查询


 

屎壳郎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作者:安徒生

意明白。
“我是从来不问第二遍的,”屎壳郎在他说了第三遍而没有得到回答时这么说道。
于是它又往前爬了一程,到了一块破花盆片的地方。它本不该在这个地方,但是既然已经在这儿,于是这里便成了可以蔽身的地方。有几家蠼螋住在这里。它们要求的居住空间不大,只要求大家挤在一起。雌的特别有母性,所以它们的每个孩子都是最漂亮的,最聪明的。
“我们的儿子订婚了,”有一位母亲说道,“我那可爱的天真活泼的小宝宝!他的最高的愿望就是有那么一天,能爬到一个牧师的耳朵里去。他非常可爱,非常天真,订了婚会对他有所约束;当妈妈的是非常高兴的。”
“我们的儿子,”另外一位母亲说道,“刚从蛋壳出来便玩耍起来。他精力充沛得不得了,把自己头上的须子都跑丢了。做妈妈的简直太高兴了!是不是?屎壳郎先生?”它们从它的长相认出了它来。
“你们两位都是对的,”屎壳郎说道。接着它便被邀请进屋去,一直深到破盆片下面能爬到的地方。
“现在您也该看看我的小蠼螋了,”第三位、第四位母亲说道,“他们真是最可爱的孩子了,非常有趣!他们从来不调皮,除非他们肚子疼。可是,他们这些个孩子,肚子疼的事是常有的事。”
接着,一位位当母亲的都讲起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参加谈论,而且还用他们的尾铗子去捋屎壳郎嘴上的须子。“他们总是什么都要摸摸动动的,这些小混帐!”几位母亲都说道,流露出了深深的母爱。可是,屎壳郎觉得太无聊了,于是它打听是不是离开粪肥堆很远。
“那真是远在天边,在沟的那边,”蠼螋说道,“那么远,我真的希望我的孩子谁也别跑到那边去,那样我就活不成了。”
“那么远,我倒要试试爬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屎壳郎说道,连道别一声都没有说便走开了。这样对待女性可真够体面的了。
在水沟旁边,它遇到了几位自己一类的东西,全是屎壳郎。
“我们住在这儿,”它们说道。“我们过得挺自在!热忱欢迎您到我们这块肥沃的地方!旅途一定叫您疲乏了。”
“就是的,”屎壳郎说道。“我下雨天在床单里睡过,洁净的环境大大地消耗了我的体力。在一块破花盆碎片下面的对流风里呆着,又使我的翅膀骨受了寒。能够碰到自己的同类,真是太叫我舒心了。”
“您大约是从粪堆里来的吧,”年最长的那一个问道。“还要讲究呢,”屎壳郎说道。“我是从皇帝的马厩里来的,在那里我生下来脚上就有金掌。我这次出来负有秘密的使命,这事你们不用向我打听,我是不会说的。”
于是屎壳郎便爬到那堆肥烂泥上。那儿有三个年轻的屎壳郎小姐,它们在偷偷地笑,因为它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们都还没有订婚,”母亲说道。于是它们又偷偷笑了笑,不过这回是由于难为情。
“就在皇帝的马厩里,我也没有见过比她们更美的小姐了,”这位屎壳郎客人说道。
“可不要把我的女孩子宠坏了!请别和她们讲话,若是您的打算不真诚的话;——当然您的打算是真诚的,我真祝福她们。”
“妙极了!”其他的屎壳郎都喊了起来,于是这个屎壳郎便订了婚了。先是订婚,接着就结婚。你知道,这没有什么可等的。
结婚后的第一天,日子过得很不错。第二天也满自在地就过去了。但是到了第三天它就得考虑一下妻子,甚至孩子的吃饭问题了。
“我让这点意外的事缠住了,”它说道,“所以我也要让他们意外一下——。”
它真这么做了。它不见了;一整天不见了,一整夜不见了。——妻子成了活寡妇了。其他的屎壳郎说,它们收留到家里来的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漂泊浪子,它的妻子成了它们的累赘了。
“那么她还可以当她的姑娘的,”母亲说道,“还当我的女儿。天杀的,抛弃了她的那坏蛋。”
而它,则在继续它的旅程,乘着一片圆白菜叶子过了水沟。天亮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他们看到了这只屎壳郎,把它抓了起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孩子话
·下一篇文章: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相关文章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友情提醒:网站因人手有限,有些作品是转载自网络,都是爱心人士利用业余时间维护,错漏在所难免,如果喜爱作品,建议购买正版原著。我们也会尽量纠错,以便给孩子创造一个相对纯净的阅读环境。
  部分作品因多次网络转载,造成原作者属名遗失,一律属佚名,原作者可告知我们,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如原作者不愿意文章在本站刊出,也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相关文章。谢谢!

分享到:

本站创建于2004年7月20日   欢迎您访问本站!

| 关于本站 | 广告投放 | 版权申明 | 域名释义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4 61w.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