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网

儿童文学首页 | 中国童话故事 | 外国童话故事 | 日本童话故事 | 成语故事 | 儿童有声故事 | 外国寓言故事 | 中国寓言故事 |
| 机智故事儿童故事 | 惊险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国故事 |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 | 名人故事 | 中国神话传说故事 | 动物故事 |
| 中国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上下五千年 | 战争故事 | 胎教故事  | 励志故事 | 诗联趣话 | 名人名言 | 儿童智力玩具 |
| 中小学生作文 | 儿童诗歌 | 儿童歌谣 | 儿童小说散文 | 绕口令大全 | 歇后语大全 | 谜语大全 | 趣味智力问答 | 折纸艺术 |

 

专题列表

伊索寓言
西湖民间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中国寓言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
日本民间童话故事
中国少儿文学名著

冰心作品集
叶圣陶童话选
曹文轩童话故事

雷锋的故事
中考满分作文赏析
高考满分作文赏析
小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中学生优秀作文精选

安徒生童话故事(丹麦)
格林童话故事(格林兄弟)
R.L.斯坦《鸡皮疙瘩》系列
爱丽丝镜中奇遇记(卡罗尔)
琼·艾肯童话故事(英)
威廉·豪夫童话故事(德)
安房直子童话故事(日本)
小川未明童话故事(日本)
坪田让治童话故事(日本)
滨田广介童话故事(日本)
宫泽贤治童话故事(日本)
新美南吉童话故事(日本)

英国民间故事

玩具保养 
折纸视频教学
儿童动画乐园
宝宝成长频道

 
 

  一千万稿酬无人领,也许有您一份:稿酬查询


 

老房子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作者:安徒生

啦!”
于是他走进一个房间。这儿的墙上全都糊满了猪皮;猪皮上印着金花。墙儿说:
镀金消失得很快,
但猪皮永远不坏!
沿墙摆着许多高背靠椅;每张椅子都刻着花,而且还有扶手。
“请坐吧!请坐吧!”它们说。“啊,我的身体真要裂开了!
像那个老碗柜一样,我想我一定得了痛风病!我背上得了痛风病,噢!”
不一会儿孩子走进一个客厅,那个吊窗就在这儿,那个老人也在这儿。
“亲爱的小朋友,多谢你送给我的锡兵!”老人说,“多谢你来看我!”
“谢谢!谢谢!”——也可以说是——“嘎!啪!”这是所有的家具讲的话。它们的数目很多,当它们都来看这孩子的时候,它们几乎挤做一团。
墙中央挂着一个美丽女子的画像。她的样子很年轻和快乐,但是却穿着古时的衣服;她的头发和挺直的衣服都扑满了粉。她既不说“谢谢”,也不说“啪”;她只是用温和的眼睛望着这个小孩子。他当时就问这老人:“您从什么地方弄到这张像的?”
“从对面的那个旧货商人那里!”老人说。“那儿挂着许多画像。谁也不认识他们,也不愿意去管他们,因为他们早就被埋葬掉了。不过从前我认识这个女子,现在她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半个世纪啦。”
在这幅画下边,在玻璃的后面,挂着一个枯萎了的花束。它们无疑也有半个世纪的历史,因为它们的样子也很古老。那个大钟的摆摇来摇去;钟上的针在转动。这房间里每件东西在时时刻刻地变老,但是人们却不觉得。
小孩子说:“家里的人说,你一直是非常孤独的!”
“哎,”老人说,“旧时的回忆以及与回忆相联的事情,都来拜访,现在你也来拜访了!我感到非常快乐!”
于是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画册:那里面有许多我们现在见不到的华丽的马车行列,许多打扮得像纸牌上的“贾克”的兵士和挥着旗子的市民。裁缝挥着的旗帜上绘着一把由两只狮子抬着的大剪刀;鞋匠挥着的旗子上绘有一只双头鹰——不是靴子,因为鞋匠必须把一切东西安排得使人一看就说:“那是一双。”是的,就是这样的一本画册!
老人走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去拿出一些蜜饯、苹果和硬壳果来——这个老房子里的一切东西真是可爱。
“我再也忍受不了!”立在五斗柜上的那个锡兵说。“这儿是那么寂寞,那么悲哀。一个惯于过家庭生活的人,在这儿实在住不下去!我再也忍受不了!日子已经够长了,而晚间却是更长!这儿的情形跟他们那儿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你的爸爸和妈妈总是愉快地在一起聊天,你和别的一些可爱的孩子也发出高兴的闹声。嗨!这个老人,他是多么寂寞啊!你以为他会得到什么吻么?你以为会有人温和地看他一眼么?或者他会有一棵圣诞树么?他什么也没有,只有等死!我再也忍受不了!”
“你不能老是从悲哀的角度去看事情呀!”小孩子说。“我觉得这儿什么东西都可爱!而且旧时的回忆以及与回忆相联的事情都到这儿来拜访!”
“是的,但是我看不见它们,也不认识它们!”锡兵说。
“我再也忍受不了!”
“你要忍受下去。”小孩子说。
这时老人带着一副最愉快的面孔和最甜美的蜜饯、苹果以及硬壳果走来了。小孩子便不再想起锡兵了。
这个小年轻人,怀着幸福和高兴的心情,回到家来。许多日子、许多星期过去了。和对面那个老房子,又有许多往返不停的点头。最后小孩子又走过去拜访了。
那些雕刻的号手又吹起:“嗒—啦—啦,嗒—啦—啦!小朋友又来了!嗒—啦—啦!”接着那些骑士身上的剑和铠甲又响起来了,那些绸衣服又沙沙地动起来了。那些猪皮又讲起话来了,那些老椅子的背上又有痛风病了。噢!这跟头一次来的时候完全一样,因为在这儿,这一天,这一点钟完全跟另一天,另一点钟是一样。
“我再也忍受不了!”锡兵说。“我已经哭出了锡眼泪!这儿是太悲哀了!我宁愿上战场,牺牲掉我的手和脚——这种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演木偶戏的人
·下一篇文章:天国花园

相关文章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友情提醒:网站因人手有限,有些作品是转载自网络,都是爱心人士利用业余时间维护,错漏在所难免,如果喜爱作品,建议购买正版原著。我们也会尽量纠错,以便给孩子创造一个相对纯净的阅读环境。
  部分作品因多次网络转载,造成原作者属名遗失,一律属佚名,原作者可告知我们,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如原作者不愿意文章在本站刊出,也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相关文章。谢谢!

分享到:

本站创建于2004年7月20日   欢迎您访问本站!

| 关于本站 | 广告投放 | 版权申明 | 域名释义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4 61w.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