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15)难断的民事案(下)

《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15)难断的民事案(下)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聪明岛主

  翠莲说着,快速打开捏在手心的小药瓶,送进嘴里咕咚咕咚喝下去。然后,身体开始摇晃,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事发太突然,周围的人一下子都懵了。小贩丙扑了过去,摇动着她的手,大声喊叫:“翠莲,你醒醒;翠莲,你快醒醒啊!”
  “啊。死了?”富商甲和秀才乙朝前走了几步,听见有人说死了,几乎同时停住脚,伸长脖子看看翠莲,对视,摇头,开始后退。
  “女儿,我的女儿啊!你,你怎么做出这种傻事啊?啊啊啊----”
  翠莲母亲扑过去,趴在女儿身上大哭起来!
  翠莲父亲也开始哭泣:“翠莲,翠莲!你傻呀!呜呜呜。”
  “唉,说死就死了,真没想到,翠莲还是个烈女子!”
  “是啊,翠莲有情有义。”
  围观的人群开始低声议论,有的叹息,代入感强的还跟着抹泪,剧情进入高潮。
  “翠莲,翠莲,你,醒醒啊!呜呜,你这是干嘛呀!”小贩丙蹲在翠莲身边,双手捶打着地面,放声大哭。“翠莲,今天我不该来呀!我是个穷小子,我不配娶你,是我,是我害死了你呀,翠莲,翠莲,呜呜呜。”
  “唉,一下子弄出人命来了!”王御史说话了:“三位公子听我说,翠莲活着的时候,你们都想要娶她,看起来你们都真心喜欢她。现在,人已经死了,你们谁愿意带回家把她安葬了?也算了却娶她为妻的心愿!”
  “晦气晦气,我才不要,死人还要她干什么?”富商甲撕了婚约,对手下人挥手喊叫:“走,把彩礼抬回家去!”
  秀才乙也撕掉了婚约,指指小贩丙,摇头说:“唉,翠莲爱的是他,宁愿死也不答应嫁给我,秀才我还有什么好留恋的?落花虽有意,奈何流水太无情,唉,可惜,可惜呀,罢罢罢,小生我也走了!”
  甲、乙两人陆续离开了,看来,他们爱翠莲都是假的。只有小贩丙是真心的,他跪着用双脚在地上走路,先来到王御史面前磕头,又去到翠莲父母面前磕头,泪如雨下,哽咽着说:“翠莲因我而死,我要把她好好安葬了。她生不能做我的妻子,死后,也要葬我家的坟地。为了翠莲小姐的名节,我现在就跟她拜堂成亲!请大岳父岳母成全,请老爷给我们做个见证!”
  王御史问翠莲父母:“念他对翠莲一往情深,你们同意吗?”
  翠莲父母也被感动了,含泪点头。
  小贩丙回到翠莲身边,扶她坐起来,帮她整理头发和衣服,说:“翠莲,来,我们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岳父岳母大人在上,受女儿女婿一拜!夫妻对拜,礼成!翠莲,我们成亲了,哈哈哈,呜呜呜!”
  小贩丙又哭又笑,似悲似喜,一番真情流露,感动了围观的人群。这时,剧情终于翻转,奇迹出现了,死了的翠莲苏醒了!她慢慢做起来,睁开眼睛,缓缓地说:“谢谢爹娘成全!谢谢大老爷成全!”
  “翠莲,你醒过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呵呵,呵呵。”小贩丙大悲大喜,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
  “翠莲,你活过来了!我的女儿啊,娘的肠子都痛断了!”翠莲娘蹲下一手拉着女儿的手,一手摸着她的头,嘴里不停念佛:“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菩萨保佑!”
  “你这个丫头,你可吓死老父了!”翠莲父亲半天才回过神来,转身对小贩丙说:“小子,你真的愿意娶我家翠莲?”
  “愿意,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
  “那我问你,入赘我家做上门女婿,你愿意吗?”
  “愿意!爹,娘,受儿子一拜!”
  “哎,好,好女婿,好儿子!”
  小贩丙跪拜岳父母,二老答应着,脸上笑开了花。王大人走过去,拱手说:“恭喜呀,恭喜你们多了一个女婿,半个儿子!”
  “多谢大老爷成全!”翠莲拉着小贩丙过来,给王御史屈身道万福。“还不快谢谢大老爷!”
  小贩丙又要给王大人磕头,被他拉住,指着身边的小秀才唐伯虎说:“哈哈哈,你们别谢我。要谢,就谢谢小秀才唐伯虎吧,这个主意可是他出的。”
  “什么主意呀?”小贩丙挠头,一脸懵逼地问翠莲。
  “谢谢唐秀才!”翠莲又给唐伯虎屈身道万福,转脸嗔了一眼小贩丙,解释说:“其实,刚才我喝下去的根本就不是毒药,只是迷魂药,倒下去就像真的死了一样。这是一场戏,王大人和小秀才就是要考验谁对我真心。”
  “啊,这样啊,还好我没放弃!”
  “放弃我?你敢!”翠莲追打了过去。
  一个大团圆的结局,有点俗套,但患难见真情的戏路演了几千年,观众都爱看,围观的人群满足地议论着散开了。
  唐伯虎对王御史说:“大人,我们快回县衙吧,该有人击鼓告状了。”
  “哦,我差点忘了,快走!”
  王御史和唐伯虎刚刚回到县衙,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 “咚咚咚咚”,县衙门口的大鼓又被敲响了。急忙整理官服,各就各位。王御史坐在审判台前,小主簿坐着书记员的位置准备记录,两班衙役手持长棍站在大堂下面。
  “升堂----”
  “威武----”
  随着喊声,一个中年农民进到大堂,跪下磕头。王御史问道:“堂下何人?有何冤情,快快讲来!”
  “启禀大老爷,草民毕福贵,状告本村杨老五私自宰杀耕牛,请大人按律处置!”毕福贵似乎早有准备,一口气说出来。
  “哦,私自宰杀耕牛,简直胆大包天。走,带本官亲自去看看!”
  王御史和唐伯虎起身朝县衙外面走,毕福贵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十几个带刀的捕快。很快,一行人来到杨老五家,院子的确在杀牛,现在,牛皮已经剥开,几个人正在忙着解刨内脏呢!看见有人进来,齐刷刷跪了一地。
  告状人毕福贵不无得意地说:“大人,怎么样,草民说得没错吧?”
  “嗯,确实在宰杀耕牛。把他抓起来!”随着王御史一声令下,杨老五吓得浑身发抖,嘴里嘟囔着:“我,我我,杀牛;是,是大、大人同意的。”
  但是,几个捕快并没有去抓杨老五,而是直奔毕福贵,在他脖子上套上了铁链子。
  毕福贵还一脸的委屈,喊叫道:“抓杨老五呀!怎么抓我?他私自宰杀耕牛,我是举报人,有功,应该有赏啊!”
  “有赏?赏你五十大板!”王御史大声吼道:“大胆毕福贵,你昨夜割掉了杨老五家水牛的舌头,逼着他私自杀牛,然后,你去县衙报官。说,为什么要嫁祸杨老五!”
  “快说!”几个捕快把毕福贵按倒在地,举起了棍棒要打。
  “别打,我说,我说。”毕福贵匍匐在地,招供时依然说得很流畅。“半个月前,草民看中一块两亩稻田,跟田主谈好三十两白银成交,小人一时凑不齐钱,请田主等我三天。但是,杨老五从中横插一杠,拿出三十五两白银抢先买走了。小人由此怀恨在心,想报复,让他吃官司。小人心想,他一旦吃官司,必定需要很多钱走门子,这样,他就不得不再次把稻田贱卖,那时,我再低价收购。没想到,这都让大人识破了。”
   王御史笑道:“哼,雕虫小技!识破你的不是我,是我的主簿唐伯虎!”转身对正在做记录的唐伯虎说:“小虎,你说说其中道理,也让捕快们涨点见识。”
  小秀才刚刚做完记录,站起来。摇着手里的折扇,浓眉一扬,大眼放光,脸上笑出两个小酒窝,朗声说道:“学生自有妙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杨老五家的水牛突然被人割掉舌头,这件事看起来很蹊跷。但是,只要认真推理,就会明白:谁是获利者,谁就是作案人。《大明律》规定,私自宰杀耕牛是犯法的,而王老五的水牛没有舌头就无法存活,他只能把牛杀掉。因此,学生断定,如果有人想从中牟利,一定会在杨老五杀牛以后去报官,就请求王大人同意他杀牛。”
  “哦,原来如此啊!”一个捕快惊叹。
  “是啊,是啊,唐秀才真是天才呀!”另一个捕快赞叹!
  王大人说:“签字,画押!带走!”
  本集智慧点:1.耕牛被割掉舌头,就无法存活,但是,根据明朝法规,私自宰杀耕牛也是犯法。小虎让王大人暗地批准宰杀,而来举报杀牛犯法的人就是割掉牛舌头的人。2.为了成全一桩真爱婚姻,故意让女孩喝下迷魂药,造成假死现象,前来逼婚的两个人都跑开了,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愿意安葬女孩。
 


·上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模拟断案(上)
·下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14)难断的民事案(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zhi/20681532124DJ6A12DCKJI1J1GCJI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