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聪明少年唐伯虎》模拟断案(上)

《聪明少年唐伯虎》模拟断案(上)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聪明岛主

  今天进行的县官实践课是模拟断案。书院内的戏台被布置成了县衙大堂,中间幕布上写着“明镜高悬”,下面就是县官的审判台,台上有一个惊堂木和一个竹筒,竹筒里插着令牌;审判台的边上是两张小一点的桌子,分别坐着学政李大人和老师沈石田,李大人负责监审,沈老师是主簿,负责记录。台下由学生扮演的十名衙役分列两排站着,手里都拿着很长的杀威棒;舞台入口处摆放着一个鼓架。今天的两个案例由李大人设计,断案的对错也由李大人和他的两个副手决定,先后由祝枝山和唐伯虎模拟县官。
  “咚咚咚咚!”文征明装扮成卖鱼的男人击鼓,大声喊叫“冤枉啊!我要告状!”
  祝枝山大摇大摆地走到审判台坐下,高声喊叫“升堂-----”
  “威武-----”
  “咚咚咚咚”,下面十个衙役一起敲打着地板,显得很威严。接着,文征明装扮的卖鱼人进来,他还拉着一个手腕上挂着竹篮的人,原来是徐祯卿装扮的卖蜜饯的小贩,二人双双跪下,引起观众同学一阵窃笑。
  “砰砰砰”, 祝县官用力拍打了惊堂木,大声喊叫:“肃静!不得大声喧哗,谁扰乱公堂赏你二十大板!堂下何人击鼓?有何冤情?快快讲来!”
  “青天大老爷呀,为小民做主啊!”卖鱼人文老大明拉着卖蜜饯的周老二的胳膊,周老二也揪着文老大的衣领。“草民文老大,是个卖鱼的;早上我卖完鱼后,不小心掉了三十吊铜钱,被周老二捡到了,他就是不肯还给我。大人您看,这一串钱就在他的腰间挂着呢!”
  祝县官问:“周老二,文老大说你捡到了他的一串三十吊铜钱,是这样吗?”
  周老二辩解说:“大人啊,草民冤枉!我腰里确实挂着一串铜钱,但这钱是我自己的呀!是我出门做小生意赚的钱!”
  “嗯?你自己做小生意赚的钱?周老二,你是卖什么的?”
  “启禀大人,我是卖蜜饯的。您看看,我这竹篮里还有一小半蜜饯,有红枣的,有雪梨的,还有蜜桃的,大人您尝尝,很好吃的!”
  衙役接过周老二的竹篮,放到审判台上,祝枝山拿起一颗蜜饯,放进嘴里,边吃边说:“嗯,好蜜饯,很甜啊。周老二说的也有道理,卖蜜饯也可以赚到三十吊铜钱啊。这么说,文老大,你冤枉周老二了。”
  “哈哈哈。”祝枝山吃蜜饯的表现又引起台下哄笑,装扮成卖鱼人的文征明也忍不住想笑,嘴里低声嘟囔着:“原来这个县官老爷喜欢贪小便宜呀,行贿谁不会呀?”他从鱼篓里摸出一条鱼,双手举过头顶,说:“小人的鱼是活鲜的,大人您也可以尝尝鲜!”
  “活鱼怎么尝鲜啊?老爷我又不是猫!不过嘛,文老大说得也有几分道理。那么,这三十吊铜钱到底是文老大的,还是周老二的呢?让老爷我好好推敲推敲。”祝枝山坐在审判台后面,用折扇敲脑门,抓耳饶腮地无法判断。最后一咬牙,做出了判决:“嗨,不过三十吊铜钱,你们又什么好争论的?完全是浪费本官的时间嘛!这样吧,本官这里刚好有三十吊零钱,周老二,你拿回去吧。好好做生意,活跃我们吴县的市场!你们下去吧!下一位!”
  “富二代有钱,就是任性啊!”
  “是啊,像祝枝山这样审案子,家有多少钱都要赔光了,哈哈哈。”
  台下同学们又一番议论起来,李大人和沈石田对视,摇头;站在台边的唐伯虎笑而不言。衙役拿着祝枝山的一串铜钱,递给文老大,他却不收,也不肯走。大声说道:“大人,这可不是钱的问题!是道理、是对错、是尊严!青天大老爷呀,您必须还我一个公道啊,我只要属于我自己的这一串铜钱!”
   周老二也得了便易卖乖,站起身,梗着脖子说:“没错,我们是小生意人,但是,做人要有气节,要守法度。是我就是我的,我不能不明不白受冤枉!孟子曰:舍身而取义。请大人还我的清白!”
  “砰砰砰”祝枝山又拍打惊堂木大声呵斥:“嘟!大胆刁民,老爷我私人掏腰包给钱摆平,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给我轰下去!”
  “威武-----”
  几个衙役喊叫着,把文老大和周老二连拉带拖弄下台。“咚咚咚咚,”这是小龙在击鼓,他装扮成财主的儿子秀才龙胖胖,拉着扮成农妇的秋香来告状。
  “升堂------”
  “威武------”
  伴随祝县官和两排衙役的叫喊,民妇秋小小和小财主龙胖胖走到台上,跪在审判台前。“碰碰碰 ”,祝枝山一拍惊堂木,大声问道:“堂下何人?何事击鼓?”
  龙胖胖说:“秀才龙胖胖,状告民女秋小小偷了我家六只大白鹅。”
  秋小小大声喊冤:“民女冤枉啊,是龙胖胖恶人先告状!这六只大白鹅分明是民女自己养的,早上我用竹笼挑着,准备去集市卖掉,却被龙胖胖抢走了,说白鹅是他们家的!”
  龙胖胖说:“秋小小恶人先告状,大人明鉴!我家养着一大群白鹅,早上仆人告诉我说少了几只鹅,刚好看见秋小小挑着六只鹅急急忙忙走得很快,我们追上去,抓了现行!”
  秋小小哭了:“大人啊,鹅是我自己养的,我每天早晚都到河边割草喂它,好不容易长大了,我还要指望卖了买回油盐酱醋,还要买布料做衣服的,民女冤枉啊!”
  龙胖胖理直气壮地说:“小人家有良田百亩,牛羊百头,鸡鸭鹅无数,怎么会冤枉一个穷女子呢?但是,她偷盗是绝对不能容许的,这有关社会治安和法制!”
  “大白鹅呢?”
  “把鹅挑进来!”随着龙胖胖一声喊叫,一个同学扮作龙胖胖的仆人,挑着两个竹笼进来,每个竹笼里都有四只大白鹅。祝枝山伸长脖子看了看说:“1234,1234,这一共有八只大白鹅呀?”
  秋小小说:“大人,这两只鹅是龙秀才家的,这六只是我家的,我家的鹅我认识。”
  龙胖胖辩解:“你家的鹅?你叫它们它们会答应吗?请大人明鉴!”
  秋小小急了:“那你家的鹅,你叫它们会答应吗?青天大老爷呀,您要为民女做主呀!”
  原告和被告在那里争执不下,台下看模拟审案的同学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到底是秋小小偷了龙胖胖的白鹅,还是龙胖胖抢了秋小小的白鹅呢?大家都等着看祝枝山怎么断案。“砰砰砰”!祝枝山猛然一拍惊堂木,大声吼叫道:“啊---嘟!大胆秋小小,分明是你偷了秀才龙胖胖家的六只白鹅,还敢狡辩说是龙胖胖抢走了你家的白鹅!念你年幼初犯,快快还给龙胖胖,本官不再追究,退堂!”
  “民女冤枉啊!”秋香的演技很好,情绪非常到位,居然真的哭了起来。“大人啊,明明是龙胖胖抢走了我养的六只白鹅,现在居然说是我偷了他家的鹅,大人不公!民女不服!呜呜呜呜呜!”
  已经起身的祝枝山又坐下来,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秋小小,又一拍惊堂木:“事实摆在这里,秀才龙胖胖家那么有钱,怎么会冤枉你一个穷女孩偷了他家的鹅?老爷我已经做出判决,你不要再纠缠,否则,我就要打板子了!”
  “不,大人,民女冤枉,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我偷了他家的鹅,把白鹅还给我!”
  “来人!”
  “在!”
  “把胡搅蛮缠的秋小小给我轰出去!退堂!”
  “冤枉啊,冤枉!把白鹅还给我!那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鹅呀,呜呜呜。”
  祝枝山从审判台上抽出一支令牌,扔到地上,几个衙役把秋小小拖走了,龙胖胖得意地笑着,摇晃着肥胖的身体下台了。
  祝枝山这一次模拟审案结束,他还得意地摇着折扇问:“各位大人、各位老师,同学们,这两个案子,本官我审判得又快又好吧?公平、公正、公开,哈哈哈哈。”
  “嘘,不怎么样,下去啵,咦----”
  台下一阵嘘声。李大人站起来,拍打了两下惊堂木,大声说道:“祝枝山的审判结束,下面,请唐伯虎把这两个案子重审一遍!开始!”
 


·上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模拟断案(下)
·下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15)难断的民事案(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zhi/20681530433990JKKACKE6G453C8C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