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聪明少年唐伯虎》神奇的棋盘

《聪明少年唐伯虎》神奇的棋盘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聪明岛主

  唐伯虎用巧妙地点亮灯光填满了空荡荡的地下室,准备造反的宁王朱宸濠高兴得一夜没睡。嘴里不停地对两个狗头军师李士实和刘养正说:“唐伯虎的智力远在你们二人之上,他正是我要找的人才,明天,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带回南昌王府去!一定,必须,无论如何,都要带他走!”
  李士实说:“大王,咱们用钱收买,请他去南昌王府给小王子伴读。”
  刘养正说:“李参军,你这个办法行不通。”
  “为啥行不通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江西那么多的官员不都被我们收买了吗?”
  “江西官员可以被收买,但是,唐伯虎不行。因为,他爸爸唐广德是苏州城数一数二的大富豪,根本不缺钱。明年就要乡试考举人了,就是给再多的钱都不会让他儿子离开书院的!用钱收买肯定不行,再说,我们王府也需要大量的钱招兵买马呢!”
  宁王打断了两个军师的争论,问道:“刘参军,收买不行,那你说用什么办法把唐伯虎带走?”
  “软的不行,咱们可以来硬的呀!大王,让赣南土匪凌十三过来把唐伯虎的爸爸唐广德绑架了,通知唐伯虎,要么交出他家一半财产赎人;要么,嘿嘿,就让他自己来交换,听说他是个孝子,一定会乖乖去的!”
  宁王吹胡子瞪眼睛,吼道:“胡说!下作!本王现在还是皇帝的叔叔,要干的事情起码还要准备几年,怎么可以明火执仗干绑架的事情?难道要自己暴露野心吗?绝对不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刘养正被训斥得不做声了。李士实捻着山羊胡子,转动着三角眼,忽然得意地一笑,走到朱宸濠身边说:“大王,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什么主意?快说!”
  “骗。”
  宁王反问道:“骗?怎么骗?”
  善于拍马屁的刘养正也顺杆爬:“那个唐伯虎人小鬼大,聪明过人,以你的智商,怎么骗啊?”
  李士实瞪了刘养正一眼,低头对宁王说:“我们两人的智商未必能胜过唐伯虎,但是,咱们大王英明神武啊!大王,明天您主动跟唐伯虎下围棋。”
  “什么?跟他下围棋?”
  “对,下围棋。如果您赢了,就让他拜您为师,带他去王府学围棋,什么时候能下赢您才让他回来;如果您输了,您就拜他为师,也请他去王府,教您下围棋,什么时候您能赢了他,才让他回来。”
  “哦,这么说,无论本王输赢,唐寅都得跟我回南昌!”宁王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嗯,这倒是个好办法,就这么办!”
  第二天上午,宁王带着两个狗头军师来到唐虞书院,院长周臣迎进会客厅喝茶。宁王坐下就说:“周先生,听说你的学生唐伯虎不仅聪明好学,围棋也下得很好,本王今天兴起,可否请他过来手谈一局?”
  “久闻大王是围棋高手,能跟您对弈,是我们唐虞书院天大的荣幸啊!”周臣忙站起身,对朱宸濠拱手行礼,又对身边帮着倒茶的一个老师说:“快去,把唐寅找来,大王要给他赐教围棋!”
  那个老师出去没多久,唐伯虎就进来了,对朱宸濠拱手行礼:“学生唐寅拜见大王!”
  “免礼,小秀才,过来,坐。”朱宸濠放下威严的架子,主动站起来,拉着唐伯虎在他对面坐下,装作和蔼可亲地说:“唐寅啊,见到你,本王真是太高兴了!哈哈哈。昨晚本王出的那道难题,我就知道只有你能答对!要在晚上用最快的速度把一间房屋填满,没有其他办法比用灯光更满更快了!瞧瞧祝枝山那三个人笨的哟,还自称是江南三大才子,一个个想出来的办法傻子都知道!如果傻子都知道答案,这样的题目本王怎么会出呢?也只有你唐寅,唐伯虎,跟本王心心相印啊。哈哈哈!”
  “大王气度,英明神武!”马屁精刘养正及时开拍。
  “大王智谋,盖世无双!”吹鼓手李士实紧跟开吹。
  “去去!闭嘴!”宁王挥手制止了两个狗头军师,笑着对唐伯虎说:“小秀才,听说你的围棋下得不错,今天本王高兴,能否赏脸跟我手谈一局呀?”
  “下围棋啊?好呀!”唐伯虎不假思索地回答。
  “周先生,摆棋!”
  周臣回答:“已经摆好了,王爷您请上坐!”
  这个宁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不管怎样,先赢了他再说!唐伯虎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少年的轻狂上来,大声说:“宁王千岁,既然是手谈,何不在外面挂牌,请李大人亲自讲解?让书院师生一起观赏,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嘛!”
  “好,好一个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本王今天与民同乐,挂牌讲棋!快去请李青木。”
  周臣说:“遵命。我去祝府书院请李大人!”
  祝府书院跟唐虞书院只隔着一条河,两条街,李大人很快就过来了。李青木也是个棋迷,还是围棋高手,听说宁王要跟唐伯虎下围棋,还要他挂牌讲棋,顿时兴致高涨,一起过来的还有祝府书院的沈石田院长和祝枝山、文征明和徐祯卿三人组。
  “当当当”!唐仲龙敲响了书院上课的钟声,大声喊叫起来:“快来看呀,宁王千岁要跟小秀才唐伯虎下围棋了,学政李大人亲自挂牌讲解!”
  比赛开始,有周臣做裁判,小龙记录棋谱,秋香来回从室内到室外跑动,给讲棋的李青木传递棋谱。
  大棋盘挂在书院操场前面的小舞台上,舞台前站满了观看棋局进程的人,有学生、有老师,还有闻讯而来的其他棋迷。唐秋香送来第一张棋谱,李青木开始讲棋,一边把带吸铁石的大棋子往铁板做的棋盘上贴,一边有声有色地讲解:“这局棋,唐伯虎执白先行,他下了三连星;宁王千岁应对了星小目。开局态势很明显,白棋布局宏大,气势磅礴,注重的是外势;黑棋稳重扎实,滴水不漏,注重的是实地。”
  沈石田和他的三个得意学生祝枝山、文征明、徐祯卿站在最前面观看,互相之间还小声议论。
  祝枝山说:“宁王千岁是大国手,围棋江南第一,唐伯虎这次输定了!”
  徐祯卿赞同:“说得对,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老成持重的文征明说:“我看未必。”
  老师沈石田赞同:“是啊,后生可畏,我们继续看棋吧。”
  这时,秋香又送来新的棋谱,李大人接过去,看看棋谱,表情显得很生动,大声说:“好戏要开始了!现在,进入中盘,黑棋的实地虽然很多,但是,白棋的外势潜力非常巨大;如果按部就班走下去,黑棋恐怕目数不够。所以,黑棋必须打入白棋的势力范围,看,186手,黑棋放出胜负手了!在东10和西5这里扳断,企图打入白棋大空中做活一块,好手!如果黑棋能在白棋控制区活出一块,白棋的目就不够了!白棋也毫不示弱,第187手反断,要全歼入侵的黑棋!看来,一场大搏杀开始了!”
  棋局进入中盘的白热化程度,李青木讲完了棋谱,等待新的棋谱送来。台下的江南三大才子又开始议论。
  祝枝山惊叹道:“哇,唐伯虎这是要把黑棋连根拔掉呀!”
  文征明摇头:“太冒险了!棋长一尺,无眼自活,黑棋没那么容易被围歼。”
  徐祯卿显得非常激动:“两条大龙纠缠在一起,互相绞杀,这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啊!”
  老师沈石田竖起一根食指,示意他们安静:“嘘,安静,新棋谱又来了,听李大人解说。”
  秋香又送来了新的棋谱,小姑娘跑得满头大汗,不过,从她轻松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谁赢了。
  李青木继续讲解说:“黑棋256手刺,白棋257手连,黑棋258手打,白棋259手长,黑棋继续叫吃,白棋继续跑,啊,原来,前面有一颗白子引征,黑棋想扭羊头吃掉白棋已经不可能了,这是黑棋出现了计算失误,白棋这一条大龙活了!看,白棋打吃,吃掉了黑棋大龙,黑棋投子认输。这一局棋,秀才唐伯虎执白中盘战胜宁王千岁!”
  “哇,好厉害呀!”
  李青木大人激情讲完,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和喝彩!秋香看着祝府书院的四个师生,做了一个鬼脸,说:“我大哥胜利了!你们佩服吧?嘻嘻嘻!”
  再说对局室里,宁王站起来,双手握着折扇拱手,笑嘻嘻地说:“小秀才,本王输了。”
  唐伯虎也站起来,双手握着折扇拱手还礼:“宁王千岁,承让了!”
  宁王拉住唐伯虎的手,故作亲切地说:“唐伯虎,你的棋力太强了,我要拜你为师。马上跟我回南昌王府去,教我下棋吧?”
  周臣忙说:“大王,您说笑了,唐寅还是个小学生,怎么能当您老师呢,绝对不行的!”
  “唉,周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孔夫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古时候,有人教会别人‘推’或者‘敲’一个字,就叫做一字之师!何况,唐伯虎的围棋下得这么好,本王最爱惜人才,也最虚心好学,他必须跟我回南昌王府,要教会我下棋,直到我能赢他为止!”
  唐伯虎心里说:“哦,我明白了,宁王是早有预谋要带我走的。我赢了,他要拜我为师,去王府教他下棋;而如果我输了,他要让我拜他为师,也要带我去他的王府学棋。哼,想得可真美!”
  “跟我走吧,我那里条件非常好,保证你能考上举人,我还可以跟我那个侄儿皇帝美言几句,让他亲点你为头名状元。”宁王继续催促。
  小虎不慌不忙地说:“谢谢宁王千岁,既然大王要请我去教您下棋,拜师学艺,总得有些束脩吧?”
  宁王故意装作谦虚地说:“束脩?这是当然。”
  秋香问小龙:“二哥,束脩是什么呀?”
  小龙回答:“束脩原意是肉干,后来引申为拜师的礼品,当年孔夫子收学生,就是要收两条肉干的。”
   小虎说:“大王,如果您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就跟您走。”
  “说,要多少钱学费?金银财宝由你选!”宁王心想,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不,学生要得不多,就是您给我一些大米,把围棋盘上的这些小格子填满就行。”
  宁王用一只眼看看棋盘,捋大胡子,乜着一只残疾眼,笑着说:“行啊,围棋盘不过19乘以19,361个交叉点,你要怎么放米?”
  “很简单啊!”小虎用折扇指着围棋盘说:“您先在天元上放一粒米,第二个点放上两粒米,第三点放上4粒米,以此类推,以后每一个交叉点都比前一个增加一倍。您能做到吗?”
   “小意思,本王不说富甲天下,起码也有良田万亩,你这点小小的要求,本王答应你!来人,准备计算!”
  宁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两个参军拿出算盘和纸笔,准备计算,周臣和沈石田对视一下,笑了,两个老师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祝枝山说:“哈哈,这下唐伯虎完蛋了,他必须跟宁王一起去南昌王府了。”
  徐祯卿也笑着说:“是啊,王府可是金子做的鸟笼子啊,他就成了笼中之鸟了,哈哈哈。”
  文征明摇头,“未必啊!”
  小龙对秋香说:“完了,大哥这下必须跟宁王走了!”
  “是啊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宁王的怪题
·下一篇文章:《聪明少年唐伯虎》书院大比拼(15)发明创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izhi/206814811IGJI3KG9C935GCK7KEE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