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滑床山的熊

滑床山的熊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宫泽贤治



  小十郎沉默了些许,才沙哑地开口:“老爷,求求您,多少钱都可以,您就收下吧!”小十郎边说边再度磕了一个头。

  店老板闷声不响地吐出一口烟,掩饰着脸上那副狡猾的奸笑。
 

  “好吧,把东西放着回去吧。喂!平助!给小十郎拿两块钱来!”
 

  伙计平助拿了四个大银币摆在小十郎面前。小十郎脸上堆着笑容,恭恭敬敬地收下银币。

  之后,店老板的情绪逐渐变好,又说:“喂,伙计,给小十郎倒杯酒。”

  这时的小十郎已高兴得心花怒放。一旁的店老板又开始慢条斯里地扯起家常,小十郎也只能正襟危座地回应些山里的情景。不一会儿,厨房传来酒菜已备好的报告。小十郎起身客气地告辞。最终还是被拉到厨房,又再度向大家打拱作揖一番。

  然后,有人端出一个黑色小方桌,上面摆着碱鲑鱼的生鱼片、切块的乌贼等小菜,另有一瓶酒。
 

  小十郎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夹了一块乌贼放到手背上舔着,又恭谨地往小磁酒杯中斟着黄色的酒。

  即使物价再便宜的季节,两张熊皮只换来两块钱,任谁都会感到小十郎卖得太便宜了。

  小十郎自己也知道这个价钱便宜的离谱。可是为什么小十郎不将熊皮卖给别人,偏要找城里这家杂货店呢?大多数的人也不知道原因。不过日本有一种狐拳②,划拳时,狐狸输给猎人,猎人又输给店家,店家再输给狐狸。所以山里的熊虽被小十郎枪杀了,但小十郎却遭店老板盘剥。店老板因为住在城里,不大可能会被熊咬死,不过这种老奸巨滑的人,随着社会的进步,自然而然会销声匿迹的。

  描写这段老实厚道的小十郎,被那可恶的店家巧妙盘剥的情景,虽花不了我多少时间,但我仍感到无比愤恨。

  总之,尽管小十郎终年不断猎杀熊,但他绝不憎恶熊。可是有一年夏天,竟然发生了这样一件奇妙的事。

  那天,当小十郎从山涧啪嗒啪嗒涉水而过,刚爬到一块岩石上时,发现眼前一棵树上,有一只大熊像猫一样,蜷缩着背正在爬树。小十郎立刻把枪口对准了熊,黄狗也兴高采烈地奔到树下,绕着树狂奔吠叫。

  可是树上的熊却似乎在考虑着,是要跳下树向小十郎扑过去呢?还是待在原地束手就毙呢?结果只见熊双手一松,从树上掉落下来。

  小十郎警惕地握紧枪杆,小心翼翼地挨近熊。岂知熊竟举起双手叫道:“你究竟想要什么而打算杀我呢?”

  “我只要你身上的熊皮和熊胆,其他什么都不要。而且拿到城里卖也卖不了多少钱,想想真是对不住你,可是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啊!不过现在被你这么一问,我倒情愿去捡些粟子、羊齿种子来充饥,哪怕因此而饿死,我想我也会心甘情愿。”

  “你再等我两年好不好?虽然我现在死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不过我还有一些事还没办完,所以再等我两年。两年后我一定会死在你家门口,到时候毛皮啦、胃肠什么的都给你。”

  小十郎只感到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一声不响地立在原地沉思着。
 

  熊便趁这当儿,脚心贴着地面缓缓地跨开脚步。小十郎依然呆立在原地。

  熊似乎完全信赖小十郎绝对不会从背后向它开枪,所以头也不回地缓缓走开了。直到树梢间射进的阳光,在熊那黝黑宽阔的背上闪了一闪时,小十郎才苦闷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涉水踏上归途。

  整整两年过后,某天刮着大风的清晨,小十郎担忧屋外的林木和篱笆可能会被大风刮倒,出门一看,只见桧木篱笆好端端地没被风刮倒,倒是篱笆下横躺着一个眼熟的黑黝黝的东西。小十郎吓了一大跳,因为两年的时限已到,这几天他正在怀疑那只熊是否会出现呢。小十郎赶上前去,发现口吐鲜血躺在地上的,果然是两年前那只熊。
 

  小十郎不由自主地合掌为熊祷告。

  一月某天,小十郎清晨离家时,顺口说了句从来没说过的话。
 

  “娘,我看我是老了,今早不知怎的,竟生平头一次觉得不想下水呢!”
 

  在套廊阳光下纺线的九十高龄老母,抬起早已昏花的老眼瞄了儿子一眼,露出似哭又笑的表情。
 

  小十郎绑好草鞋,鼓劲地吆喝一声,起身走出门。孩子们一个个从马厩前轮流探出头来,堆着笑脸喊道:“爷爷,早点回来啊!”

  小十郎仰头望一眼蔚蓝光亮的青空,回头向孙子们喊了一声:“爷爷走了!”
 

  然后踩着洁白冻硬的雪地,往白泽溪谷方向前进。
 

  黄狗也吐着红舌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一路跑跑停停地向前奔去。不一会儿,小十郎的背影即消失在山丘另一方。目送爷爷走后,孩子们拿着稗枯杆开始玩起来。

  小十郎沿着白泽溪谷岸边,溯流而上。溪谷有的地方形成碧蓝色的深渊,有的地方冻成像铺上一层玻璃板似的薄冰,有的地方则凝结成好几串像念珠似的冰柱。两岸时时可见红黄色的白杜果实,累累挂在树梢上。小十郎踩着清晰被映照在雪地上粼粼晃动、时而重叠时而分开的自己与黄狗与桦树的影子,一步一步往上游走去。

  早在夏天,他就打探出从白泽溪谷翻过一个山岭后边,栖息着一只大熊。
 

  小十郎不断地左拐右弯,越过五条流至溪谷的小支流,来到一处小瀑布旁。再自瀑布底往长根方向攀登。银白色的雪刺眼得像一把火炬。小十郎却像是戴着墨镜一般,目不转睛地不断往上攀登。

  黄狗虽屡次险些滑下,却也执意不愿输给断崖般,拼命地攀住雪往上攀爬。好不容易才攀爬到崖顶。崖顶是片零零落落长着几株粟子树的平缓斜坡,地面的雪晶莹得宛如寒水石,四周高耸的白雪群峰则宛如雨后的春笋。

  就在小十郎在此处歇脚时,黄狗突然像着火般狂吠起来。小十郎吓了一跳,赶忙回头一看,只见夏天打探到的那只大熊,正直立着后肢朝他扑过来。

  小十郎沉住气站稳脚跟,举枪对准了大熊。大熊则挥舞着粗如巨棒的前肢,笔直地冲了过来。看大熊冲过来的猛劲,小十郎也不禁微微变了脸色。

  “砰”地一声,枪声的确传进了小十郎的耳里。可是大熊并没有倒下,仍像一团黑旋风似地笔直冲了过来。黄狗扑上去咬住大熊的脚跟。
 

  就在这时,小十郎只觉得脑子嗡一声,眼前化成一片苍白。然后远处传来一句:“喔,小十郎,我不是存心想杀你的。”

  小十郎心想,我大概已死了。然后又看到四周闪烁着星眼般的无数青光。
 

  “这是死亡的证据。人死时会看到的火光。熊儿们,饶恕我吧!”

  这以后小十郎究竟是什么心境,我也无法揣测了。

  总之,三天后当晚,上空悬挂起一轮冰球般的冷月。
 

  洁白的雪闪着晶莹亮光,溪水溅起粼粼波纹。昂星和参星像在呼吸般,不时地闪烁着绿色或橙色的星光。

  在这个被粟子树与白雪群峰环绕的崖顶缓坡上,无数个黑色庞然大物聚集成一个大圆圈,身后各自拖着自己的黑影,像回教徒在做祈祷一样,静默地跪拜在雪地上,久久,久久,都没人动弹。藉着白雪和月光仔细看,可见那个大圆圈中间的最高处,安置着小十郎半坐着的尸体。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小十郎那冻僵了的脸,竟与生前般毫无两样,分外鲜艳,甚至还似露着微笑。而那些黑色的庞然大物,一直到参星升到头顶当中,甚或又斜向西方,依然如化石般纹风不动。

  ①岩手县实际存在的山名,海拔860公尺。宫泽贤治非常爱他的故乡,作品中时常可见岩手县的地名或固有名词,许多都是地图上找不到的地名,或是当地居民才知道的称呼。像此篇的滑床山、獾穴森,其他作品中的狼森、盗森等,均是岩手县实际存在的地名。滑床山于1996年被正式记载于日本国土地理院发行的二万五千分之一地图上。滑床山入口处有一个招牌,写着“不准带猎枪进入,熊留”。很有趣。

  ②双手掩着两耳表示狐狸,双手搁在膝上表示猎人,左手握拳伸前表示店家。划拳时,狐狸输给猎人,猎人输给店家,店家输给狐狸,类似剪刀、石头、布。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橡子与山猫
·下一篇文章:猫咪分局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2338150HDCFJ6KGIKEH31GIBEK.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