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小川未明

施元辉 孟会亚 译


  人鱼不是全部住在南方的海里,有些也住在北方的海里。
 

  北方的海,颜色是青蓝色的。有一天,一个人鱼爬到岩石上憩息,若有所思地望着周围的景色。
 

  从云间透下的月光,寂寞地洒在海面上。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海浪在翻腾着。
 

  这是多么荒凉、多么冷清的景象呀,人鱼这样想着。我们的外貌和人并没有多大区别,可是却和那些鱼类什么的一起生活在深深的海里。我们和那些性情粗野的各种各样的动物相比,无论在性格上还是在外表上,和人类是多么相像呀!可是我们必须和鱼类动物一起在这寒冷的、阴暗的、一点儿都没意思的海里生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人鱼一想到自己长年生活在连交谈对象都没有的海洋,只是向往着陆地的生活,就觉得难以忍受了。所以她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明亮月夜,独自浮到海面,爬在岩石上休息,沉浸在各种各样的空想中。
 

  “听说,人住的街道,是很美丽的。比起鱼和别的动物,人有人情而且心地善良。我们虽然在鱼和别的动物中生活,但我们更接近人,所以我们要到人中间去生活。”人鱼这样想着。
 

  这个人鱼是女的,并且正怀着孕……
 

  “我们已经长期生活在这寂寞的,没有话语的北方的青蓝色的海里,再也不能指望到那光明的、热闹的国家去了,但是至少不能让即将出生的孩子也产生这种没有希望的悲伤的心情啊……当然,离开孩子,一个人再回到寂寞的海中生活,是再也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但是只要孩子到什么地方,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再也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了……听说,人是最善良的呀!那些可怜的人呀,无依无靠的人呀,是决不会受欺凌,受刁难的。又听说,人一旦接受了什么,就决不会又把它抛弃的。很幸运,我们不仅脸形和人一样,而且身体的上部分也是人的样子,自己既然能生活在鱼和别的动物的世界中,那么也一定能生活在人的世界中的。只要人拾到孩子进行养育,那么以后决不会无情地将孩子抛弃的……”
 

  人鱼这样想着。
 

  为了使自己的孩子在那热闹的、美丽的街市成长、生活,人鱼决定把孩子生在陆地上。这样一来,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孩子的面了,但是孩子到了人间,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吧!
 

  在那遥远的彼岸,有一座小小的高山。在浪间能看到神社的忽闪忽闪的灯光。一个静静的夜晚,女人鱼为了生孩子,乘着寒冷的、阴暗的波浪,向陆地方向游去。
 

  海岸上,有个小镇。镇的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商店,其中在那个神社下,有一间卖蜡烛的贫困的商店。
 

  那店里住着一对年老的夫妇。老大爷制造蜡烛,老大娘在店里卖蜡烛。这条街的人和附近的渔夫上神社拜神时,都要经过这个店铺,买蜡烛上山。
 

  山上长着茂盛的松树,而神社就在松树林中。海风吹到松树的树枝上,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总是发出沙沙的声音。在远远的海上,每天晚上都能见到那神社的闪亮的烛光。
 

  一天晚上,老大娘对老大爷说:“我们能够这样生活,都是托神的保佑呀,这个山上要是没有这个神社,我们的蜡烛就卖不出去了。我们要感谢神呀!我想上山拜神去!”
 

  “你说的很对,我也没有一天不抱着感激的心情,从内心里膜拜神明的。只是因为忙,不能经常上山参拜。恰好,现在你提醒了我,你也替我拜谢神明好了。”老大爷这样回答道。
 

  老大娘蹒蹒跚跚地走出家门。这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外面亮得就像白天一样。她进神社拜完了神,下山时,在石阶上看到了一个正在啼哭的婴孩。
 

  “可怜啊,这是一个被抛弃的婴孩,是谁扔在这儿的?这很奇怪,在我拜完神明之后,被我看到了,这好像是有什么缘分吧。我要是置之不理,要受神明的惩罚的。一定是神明知道我们夫妇没有孩子,赐给我们的。好吧,让我抱回去和老头子商量商量,养育起来好了。”老大娘轻声说着,将婴儿抱起来,嘴里哼着:“噢,可怜啊,可怜啊。”就抱着回家了。
 

  老大爷正等着老大娘回家。这时老大娘抱着孩子回来了。她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大爷。
 

  “这确实是神赐的孩子。我们要不好好抚养,要受神的惩罚的。”老大爷听了以后这样说道。
 

  就这样,两个人决定抚养这个孩子。这是个女孩,但孩子的下半身不是人,而是鱼的样子,老大爷和老大娘想,这一定就是人们传说的人鱼。
 

  “这不是人的孩子啊!”老大爷看着孩子,歪着头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虽然不是人的孩子,可是你瞧,女孩子的脸多善良、多漂亮啊。”老大娘这样说。
 

  “好了,无论怎样都没关系,因为是神赐的孩子,我们要精心抚养。将来长大以后,她一定是个聪明的好孩子。”老大爷这样说。
 

  从此,老两口特别精心地抚养这个女孩子。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大眼睛,黑眼珠,有着漂亮的头发和粉红色的皮肤,是个善良聪明的孩子。
 

  姑娘长大了,她很害羞,从不露面。都是,谁要见到她,都会为她漂亮的容貌而感到惊奇,有些人只是为了看一眼这孩子,才来买蜡烛的。
 

  老大爷和老大娘说:“我们家的孩子很腼腆,她不愿意走出来。”
 

  在里屋,老大爷一个劲儿地制作蜡烛,而姑娘灵机一动,想到,要是能把美丽画绘在蜡烛上,大家一定会更高兴地买蜡烛吧。于是她把想法告诉了老大爷,老大爷说:“那么,你就试试看吧。”
 

  姑娘虽然没有向任何人学过绘画,但是她能用红色的笔很好地在蜡烛上画鱼呀、贝壳呀,还有些像海草那样的东西。老大爷一见这些画也吓了一跳。这些画那么美丽,充满了神奇的魅力,谁要一看到画,就喜欢上了这些蜡烛。
 

  “当然画得好啊,因为她不是人,是人鱼呀。”老大爷感叹着对老大娘说。
 

  “把有画的蜡烛卖给我。”从此,从早到晚,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子,都涌到店里买蜡烛。果然,这些画着画的蜡烛很受大家欢迎。
 

  更加使人惊奇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大家就传开了,说,把这些蜡烛拿到山上的神社点燃,然后将没有烧完的蜡烛揣到怀里出海去,无论遇到多么大的暴风雨,都可以避免船只覆没、人被淹死这样的灾难。
 

  “这一定是海神保佑我们!海神见到我们捧给他的漂亮蜡烛,一定很高兴。”街上的人都这样说。
 

  而在蜡烛店里,因为蜡烛卖得多,老大爷一天到晚拼命地制蜡烛,旁边的人鱼姑娘也不顾手臂酸痛,用红铅笔不停地画。
 

  “我一定不能忘记,很好地抚养我这个不是人类的孩子的两位老人的恩情。”人鱼姑娘想到这对老夫妇的善良心肠,她那大而黑的眼睛湿润了。
 

  消息传到遥远的村庄。那些水手、渔夫为了得到奉献给神的没烧完的画蜡烛,特地从远方赶来。他们买了蜡烛,上山参拜神社,然后将蜡烛点上火,等着蜡烛烧短,就把这些短蜡烛揣在怀里带回家。这样一来,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山上的烛光,从没熄灭过。特别是夜里,在海上也能见到美丽的烛光。
 

  “真是神明在保佑我们呀!”人们这样传说着,这座小山也一下子出了名。
 

  大家这样赞颂神明,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倾注了自己心血绘画的姑娘,而且,也没有人同情这位姑娘。姑娘累了,经常在明亮的月夜,从窗户探出头,含着眼泪,望着北边,怀念那远方湛蓝色的海。

  一天,从南方的一个国家,来了一个走江湖的商人。他想到北方的国家寻找一些稀奇的东西,好带回南方赚大钱。
 

  不知道这位商人从什么地方听说的,还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得知画蜡烛的姑娘不是真的人类,而是世上珍奇的人鱼。于是,有一天,他悄悄地来到这对老夫妇家,背着姑娘向老夫妇提出,愿意出很多钱买下人鱼。
 

  起初,老夫妇不答应,他们说,这个姑娘是神赐给他们的孩子,怎么能卖呢?要是卖了,要受神的惩罚的。可是,商人虽然多次被拒绝,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老夫妇苦求。而且,他煞有介事地对老夫妇说:“自古以来,人鱼就被当作不祥的东西,现在你们不扔掉它,以后一定要遇到不幸的。”
 

  年老的夫妇终于听信了这个走江湖的话。商人答应要给他们很多钱,他们的心被金钱打动了,决定将姑娘卖给商人。
 

  商人高兴地走了。并说定了一个时候要来取人鱼。
 

  当姑娘知道了这些事后,感到多么惊讶啊!羞怯、善良的姑娘,一想到要离开家,到遥远陌生而炎热的南方国家去,感到非常害怕。她哭着,苦苦哀求老夫妇。
 

  “让我怎么劳动都可以,请你们千万不要将我卖到我不认识的南方国家去!”姑娘这样哭着。
 

  但是,这时已鬼迷心窍的这对老夫妇,再也听不进姑娘的苦苦哀求了。
 

  姑娘把自己关进房间,一心地画着蜡烛上的画。但是,老夫妇再也不同情她,可怜她了。
 

  在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姑娘一个人听着波浪的声音,想到自己的将来,非常悲哀。她听着听着,觉得好像远方有谁在呼唤她似的,就从窗户往外望,可是,只有月光照在那无边无际的海上。
 

  姑娘又坐下来聚精会神地绘画。这时,外面传来了喧嚣声,不知什么时候,商人已经来接姑娘了;还有个安着铁栅栏的四方形木笼子,放在车上运来。这个笼子曾经运过老虎、狮子和豹子什么的。
 

  原来,他们说这个温顺的人鱼,也是海里的兽类,把她当作老虎、狮子一样对待了。当姑娘看到这个笼子,该有多么吃惊呀!
 

  姑娘若无其事地还是低着头绘画。这时候,老大爷、老大娘进来了。
 

  “你走吧!”老夫妇说着,要牵姑娘出去。
 

  因为被催促得紧,姑娘无法将手中的蜡烛画好了,她索性把它们全部涂成红色了。
 

  姑娘留下了两三根红蜡烛,作为自己悲伤回忆的纪念,然后就被带出去了。
 

  这真是一个寂静的夜晚,老头子、老太婆关门睡觉了。
 

  已经是深夜时候,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年纪大的人醒得快,老两口听到了敲门声,心想,这是谁呢?
 

  “谁呀?”老大娘问道。
 

  但是没有回答,又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老太婆起床开了门,望着外面,原来是一个皮肤雪白的女人站在那里。
 

  这个女人是来买蜡烛的。
 

  老大娘拿出装蜡烛的盒子给这个女人看。这时,老大娘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女人长长的黑头发,湿漉漉的,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这女人从盒子里拿出红蜡烛,久久地盯着看,终于交了钱,拿着蜡烛走了。
 

  老太婆拿着钱到灯光下去点,但一看,这些不是钱,而是贝壳。老太婆感到自己受了骗,生气地从家里追了出去,但是什么地方也见不到那个女人的影子了。
 

  就在这个夜里,天气突然变了,出现了少有的狂风暴雨。这时,正是商人把姑娘放在笼子里,乘船运往南方国家的途中,他们碰到了风浪。
 

  “这样的暴风雨,那条船没救了。”老太婆和老头子颤抖着说。
 

  夜深了,海面漆黑,景色可怕。那天夜里,遇难的船数也数不清。
 

  奇怪的是,这以后,山上的神社只要点起红蜡烛,无论天气多么好,也会立刻变得狂风大作。从此,红蜡烛成为不祥之兆了。那间蜡烛铺的老夫妇,说自己受到神的惩罚,从此关闭了铺子,搬走了。
 

  很快,消息传遍了各地,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来参拜这个山的神社了。这样一来,过去很灵验的神社,现在成了人们回避的地方了。大家无不抱怨说,这个街上还是不要神社好。
 

  船夫们很怕从海上望着这座有神社的山。一到夜里,这一带的海上,呈现出一派可怕的景象。那无边无际的海上,波涛翻腾起伏,拍打着岩石,卷起高高的浪花。月亮透过黑云,照到海面上,那情景令人感到恐怖。
 

  在一个漆黑的,没有星星的雨夜,有人看到,海面上有红蜡烛的光忽闪忽闪地漂浮着,然后慢慢地升起,不知不觉地转到神社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个山上的街荒芜了,消失了。


·上一篇文章:白马
·下一篇文章:野蔷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2238129AC83C1BE5574JJ81BD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