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天使

巧克力天使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小川未明

李佩 刘子敬 译


  蔚蓝而美丽的天空下,一座有几根烟囱正在冒出黑烟的工厂。这是一座巧克力糖工厂。
 

  做好的巧克力糖被装进许多狭小的匣子,送往乡镇、村庄、城市。
 

  一天,有一辆汽车上装满了巧克力糖的匣子,它们从工厂出来,经过了崎岖不平的道路的颠簸,现在被运到停车场──然后还将被送往遥远的农村。
 

  每个巧克力糖的匣子上都画着一个可爱的天使。每个天使的命运都各有不同

──有的和其它废纸一样,被撕碎,扔进纸篓;有的被扔进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炉,瞬间便化为灰烬;有的被扔在泥泞的路上,任人践踏。总而言之,孩子们想要的只是巧克力糖,吃进肚子就与空匣无关了。可怜的是那些被扔在泥泞路上的天使们,用不了多久,沉重的货车的车轮将无情地在他们身上压过。
 

  但是,天使终归还是天使,别看被撕碎,被焚烧,被重压,但它们并不感觉疼痛,更不会出血。尽管它们生括在人间的时候,有喜又有悲,但最后它们的魂都要飞上蓝天。
 

  现在,车身在曲折漫长的路上奔驰,向着停车场的方向前进。天使望着由明朗蔚蓝的晴空和树木、建筑物交错林立而构成的风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地说:“那座冒着黑烟的建筑物就是巧克力糖工厂吧,景色真好啊!远处有大海,近处有繁华的闹市。我们反正是被运往四面八方的,其实我最想到城市去,在那儿一定会遇到许多有趣的事、可笑的事!可是,现在却被运往停车场。然后还要乘火车,到更遥远的地方去!那么,不仅再也不能到城市来了,连这番风景也看不到啦!”
 

  天使为自己离开熙熙攘攘的城市、走向渺茫的前途而悲伤。
 

  与此同时,又为自己的前途在何方的期待所鼓舞。
 

  这个中午,巧克力糖乘上摇晃的火车。周围一片黑暗,天使不知道火车走到哪儿了。
 

  其实,这列火车越过原野、丘陵、村庄,穿过架在大河上的铁桥,正在迅猛地驰向东北。
 

  这天傍晚,火车停在一个又荒凉又小的车站。巧克力糖在这儿被卸下来以后,火车又向着夜暗风吼的原野驶去,轰隆轰隆地吐着黑烟。
 

  下一步的命运怎样呢?巧克力糖天使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担心。过了一会儿,装着一百多匣巧克力的大箱子被运往附近镇上的糖果店。
 

  也许是阴天的缘故吧,黄昏以后,镇上很少有人走动。天使在这个景象凄凉的镇上憋了好几天,而且今后还不知道要憋多久呢──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简直是无聊得令人难以忍受!
 

  几百个画在巧克力糖匣子上的天使大概都在沉迷于各自的幻想之中。有的想早点飞上天;有的想经历完毕在人世上的命运以后再飞上天。
 

  不用说,我们现在说的是许多天使中的一个天使。
 

  有一天,一个男人推着推车来到糖果店。他把一些糖果装到车上,其中有三十匣巧克力糖。
 

  天使想着,现在要到哪儿去呢?天使被装在黑古隆咚的车蓬里,每当推车在石头上滚过,都颠得一跳一跳的。看不见恬静的乡间小路,只有推车行走的声音在耳边震荡。
 

  推推车的男人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同伴。
 

  “天气真好啊!”
 

  “一天比一天好哇!”
 

  “这样的天气继续下去,雪就会化光的!”
 

  “你到哪儿去?”
 

  “到那个村子送点心糖果。每年都得等到这个时候,才能得到东京来的头一批货。”
 

  听了这番对话,巧克力糖天使得知现在这里的水田旱田里还留着积雪。
 

  进了村口,树上就有许多小鸟“啾啾啾”地欢唱,从这根树枝跳到那根树枝。还可以听见孩子们嬉戏的声音。忽然,推车戞然而止。
 

  天使知道,已经到达了村庄。一会儿,那个推车的男人打开车篷,取出巧克力糖,把它们放在村里的一家小点心铺的柜台上,同时还放了一些其它的点心糖果。
 

  小点心铺的女主人拿起巧克力糖,嘟哝道:“这巧克力都是一角钱一匣吧?要是五分钱一匣的,你就给留下一点儿。一角钱的糖在我们这儿很难卖得出去呀!”
 

  “都是一角钱一匣的。要不,给你留下三四匣好吗?”推车的青年男人商量说。
 

  “那就留下三匣吧!”女主人答应了。
 

  有三匣巧克力糖被放在这家小点心铺。女主人把它们放到一个大玻璃瓶子里,把瓶子摆在柜台上,从外边就能看得见,青年男人推着车走了。他可能还要到其它村庄去。在同一个工厂做的巧克力糖乘着一列火车,到此为止,算是经历了共同的命运。后来,它们被迫分手了,不知道它们的伙伴们又沦落到什么地方。恐怕在人世上,它们没有再会的机会了。欲想再会,只有升天以后,互相诉说它们各自的命运了。
 

  天使在玻璃瓶子里欣赏着流过小点心铺的小河。太阳的光辉照得水波粼粼。天很快就黑了,乡下的夜晚寒冷而荒凉。可是,只要天一亮,小鸟就站在那棵大树上唱歌儿。这又是一个好天。远处的山上缈雾霭霭。孩子们在小点心铺前边玩耍着。巧克力糖天使想,假如那些孩子们把巧克力塘买去,把匣子──自己扔过湍流不息的小河该有多好啊!那么,自己就会像顺水之舟,向远处迷雾笼罩的山脉流去……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女主人说过的那样,农民的孩子买不起一角钱一匣的巧克力糖。
 

  燕子和夏天一块飞来了。燕子那可爱的身影映到小河的水面上。盛夏前后,有些游客到小点心铺来歇息,他们东西南北地谈论着,可是谁也不买巧克力糖。因此,天使既不能飞上天,也不能到别处旅行。随着时光的流逝,玻璃瓶越来越脏,上面落满了灰尘。巧克力糖天使的日子十分忧郁。
 

  季节又变冷了。冬天来到了,白雪纷纷扬扬的飘向大地。天使已经厌烦了乡村的生活,但又无能为力。有一天巧克力糖天使来到这家小点心铺整整一年的那天,店里来了一位老奶奶。
 

  老奶奶问:“我想给孙子寄去点吃的,有什么好糖果吗?”
 

  “老婆婆,我这店里没有什么高级点心,倒有点巧克力糖。您看怎么样?”女主人回答说。
 

  “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巧克力?”拄着手杖,戴着黑头巾的老奶奶说。
 

  “您往哪儿寄呀?”
 

  “寄给东京的孙子。准备寄点粘糕,想顺便再寄点儿点心糖果。”
 

  “老婆婆,这巧克力就是从东京运来的!”
 

  “行啊,什么都行!反正是个心意,就买巧克力糖吧!”老奶奶一下子把三匣巧克力都买了出去。
 

  天使做梦也没想到会重返东京,内心十分高兴。
 

  第二天夜里,巧克力糖在火车黑暗的货车里摇晃着,顺着一年前来时的路线,飞快地驶向城市。天亮以后,火车停在东京的停车场。
 

  当天中午,装着巧克力糖的包裹按照上边写的地址分到这家。
 

  “乡下寄来包裹喽!”孩子们高兴地大声喊着,甚至跳跃起来。
 

  “里边装的什么呢?大概是粘糕吧!”孩子们的母亲解开捆着包裹的绳子,打开包裹里面的匣盖。里面果然是乡下做的粘糕,还有三匣巧克力糖。
 

  “这是奶奶特意给你们买的!”母亲把巧克力糖分给三个孩子,每人一匣。
 

  “闹了半天是巧克力糖呀!”孩子们嘴上好像有点不稀罕,实际上心里是高兴的,他们马上拿着糖跑到外边去玩了。
 

  早春的黄昏还是寒冷的。一群孩子在路上捉迷藏玩。三个孩子时而从巧克力糖匣子里掏出一块放在嘴里,时而扔给紧紧跟在身边的一条名叫“波琪”的白狗一块。待三个匣子空了,一个孩子随手把它扔进附近的水沟;一个孩子把它撕碎;一个孩子把它掷给波琪,波琪叼着它欢快地来回奔跑。
 

  天空真蓝啊,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还远远没到百花盛开的季节,只有红梅在吐着沁人肺腑的芳香。在沉寂的黄昏时刻,三个天使向蓝天飞去。
 

  其中的一个天使俯瞰着远去城市的上空。无数的烟囱在冒着浓烟,无法分清哪座是曾经制造过自已的工厂。只有一盏盏美丽的灯光,沉浸在弥漫的霭雾之中。
 

  天空是深蓝色的。越往高处去,变得越加明亮。所行之处,都有美丽的星星在闪烁光芒。


·上一篇文章:爬上树的孩子
·下一篇文章:老爷的茶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223059JF1EJAI9G4E45EGG948A.htm


  相关内容

关进鸡笼的天使

李利琴


顽皮的巧克力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