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牛女

牛女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小川未明

李佩 刘子敬 译


  一个村子里有一个身体高大的女人。她长得未免过于高大,走起路来总是驼着背。她不会说话,性情极其温柔,多愁善感。她很喜爱她的儿子。
 

  女人一年到头总是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她家里只有两口人──她和她的儿子。村里的人可以时常看见她牵着年幼的儿子的手从街上走过。由于她身材高大,心地善良,不知谁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叫做“牛女”。
 

  村里的孩子们看见她走过,就高喊“牛女来啦”,像看稀罕东西似的,成群结队地跟在她身后,尽情地说些嘲笑她的话。她不会说话,耳朵也听不见,所以和平时一样,默不做声地低着头慢慢地赶路,让人看着觉得怪可怜的。
 

  牛女疼爱自己的儿子,疼爱得超乎寻常。她深深懂得:自己是个残疾,残疾人的孩子免不了要受人家欺负;孩子没有父亲,除自己以外,谁都不会疼爱孩子的。
 

  出于以上种种原因,她越发可怜孩子,也更爱孩子了。
 

  儿子也很爱他的母亲,无论母亲走到哪里,他都跟着。
 

  牛女身体强壮,力气比一般人大几倍,再加上她心地善良,村里的人经常请她帮助干些力气活儿。背柴、运石头、扛行李,牛女拼命地干。两口人就靠她赚钱过活。
 

  强壮的牛女得病了。看来不管身体多好的人也难免得病。牛女病得很重,已经不能起来干活了。
 

  牛女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可是,自己死了,谁来抚养孩子呢?死也合不上眼啊!不管死后自己的魂变作什么,也一定要照料孩子的前途。想着想着,牛女那大而慈祥的眼里扑簌簌地滚下大颗的泪珠。
 

  可是,命里注定,牛女的病一天重似一天,她终于离开了人世。
 

  村里的人没有一个不可怜牛女的。谁都知道,牛女和自己的骨肉生离死别,该会怎样抱恨九泉啊!
 

  人们联合起来给牛女送了葬,并决定共同把她的孩子抚养成人。
 

  牛女的儿子从这一家转到那一家。随着日月的流逝,他慢慢长大了。每逢高兴或悲伤的时候,他总是想起死去的母亲。
 

  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冬天来到了。牛女的儿子越来越想念他的母亲。
 

  一天,他站在村口眺望远方的群山,忽然看见母亲的黑色人影浮现在山半腰的白雪上。孩子很惊奇,但没有对任何人讲起这件事。
 

  从那以后,每当想念母亲的时候,孩子就站在村口,眺望远方的高山。只要是晴天,总能清楚地看见母亲黑色的身影。母亲也好像默默地看着这边,好像在察看自己的亲骨肉是否受到了很好的照料。
 

  虽然孩子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可是不久,村里人就发现了这一秘密。
 

  人们听说牛女经常在西山出现,便都跑来眺望西山。人家都说,牛女一定是想孩子了,才在西山显身。到了晴天黄昏的时刻,他们就望着西山,嘴里喊着:“牛女、牛女!”
 

  可是,到了天暖雪化的时节,牛女的身影慢慢地变得模糊了;待到雪化干净,已是鲜花盛开的时候,牛女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了。
 

  又到了冬天,当大雪覆盖了高山和原野的时候,西边山上又出现了牛女清晰的身影。整整一个冬天,人们的话题都集中在牛女身上。牛女的儿子整日站在村口眺望着亲爱的母亲的身影。
 

  村里的人议论说:“牛女又在西山出现了,一定是又在惦念她的孩子了。真可怜。”村里的人很感动,便更加精心地照料她的孩子。
 

  不久,春回大地,牛女的身影和雪一块儿消失了。
 

  就这样,年复一年,一到冬天,牛女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西山腰上。渐渐地,牛女的孩子也长大了。这一年,他到离村子不远的一个镇上的商店去干活。
 

  他搬到镇上以后,依然经常眺望西山上亲爱的母亲的身影。虽然牛女的孩子己不在村里,但当大雪覆盖高山和大地以后,牛女开始在西山出现的季节,村里的人们还是经常谈论、夸奖他们的母子之情。
 

  “啊,牛女的影子已经开始模糊了,天该暖和啦!”到了后来,人们常常把牛女影子的出现和消失,当做季节的象征。
 

  一年春天,牛女的儿了未告诉西山的母亲知道,就擅自离开干活的商店,远离家乡,乘火车到南方一个地方去了。
 

  从那以后,村里和镇上的人谁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夏天过去了,秋天过去了,冬天来到了。
 

  不久,白雪纷飞,晶莹的雪花覆盖了高山和村镇。奇怪的是,不知为什么,今年牛女的影子没有在西山出现。
 

  “莫不是因为孩子离开了镇子,牛女觉得没有守护他的必要了吧?”人们都感到不安。
 

  冬去春来。镇上斑斑点点地还留着尚未融化的残雪。一天夜里,人们吃惊地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缓缓地在街上走过。千真万确,这不是牛女吗?
 

  牛女为了什么.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打那以后,人们又好几次看见牛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寂寞地在街上徘徊。
 

  “牛女一定不知道她的儿子远离故乡,她一定在找她的儿子。”人们这样议论。
 

  雪在街上消失了它那洁白的影子,树木吐出了绿色的嫩芽,夜晚变得明亮,春回大地了。
 

  一天夜里,有人看见牛女躲在阴暗的小胡同里潸然哭泣。从那以后,再没有人看见牛女的踪迹。牛女到哪去了呢?恐怕已经离开了镇子。
 

  从这一年冬天开始,牛女黑色的身影再也没有在西山出现。
 

  牛女的儿子在南方一个从不下雪的地方努力地工作。慢慢地,他变成一个相当富有的人。他怀念生养他的家乡,尽管那里没有他的母亲,没有他的兄弟,但有抚养过他的可亲的乡亲们。乡亲们的脸庞、村庄的样子,一古脑儿地浮现在眼前。他觉得应该报答乡亲们的情谊才对。
 

  牛女的儿子带着许多礼物和钱财不远万里回到故乡。他拿出厚礼向乡亲们致谢,村里的人也非常高兴地祝贺他的富有。
 

  牛女的儿子想干点什么事业。他在村里买了一大片土地,栽种了许多苹果树苗。他的打算是,等到收获了又大又香的苹果,好向外国出口。
 

  他雇了很多人,为树苗施肥;到了冬天,用草袋把树苗包起来,防止积雪压断树枝。树苗一天天地长大。到了这年春天,苹果花像飞雪一样在大地上尽情开放。太阳整日整日地把阳光洒在花上,蜜蜂从早到晚在花丛里嗡嗡地忙碌。
 

  初夏季节,苹果树上结满了又小又绿的果实。可是,就在果实日见长大的时候,一场虫灾把果实咬得纷纷落地。
 

  第二年如此,第三年还是如此,苹果总是长不成。看来,这里边似乎有点奥妙。村里一位年长的老人同牛女的儿子说:“这里边大概有问题,你应该好好想想是什么缘故!”牛女的儿子绞尽了脑汁,也想不起究竟是什么原因。
 

  几天以后,当他一个人闭目沉思的时候,忽然想起,当年离开家乡奔向远方的时候,未曾求得母亲阴魂的同意;自己衣锦还乡以后,也未去给母亲扫墓,给她做法事。
 

  母亲生前那样疼爱自己,死后还在西山保护自己,而自己呢?自己对母亲太冷淡了,母亲一定生气了。牛女的儿子虔诚地吊唁了母亲的灵位,请来和尚和乡亲们为母亲做了法事。
 

  第二年春天,苹果花又开了,白得像下雪一样。初夏时节,又结满了绿绿的果实。每年都是这个时候闹虫灾,但愿今年能顺利地度过。
 

  一个夏日的傍晚,不知从哪飞来一大群蝙蝠,在苹果林上飞来飞去,捕捉害虫。以后,每天都有蝙蝠来吃虫子。蝙蝠群中,有一只特别大的,像女王一样,率领其它蝙蝠忙碌着。不论是明月高照的良宵,还是黑云密布的夜晚,蝙蝠都飞绕在苹果林的上空。这一年,苹果没有受虫害,个个长得又大又甜,收获之多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村里的人都说:“这是牛女变做蝙蝠来保妒她的儿子了!”村人无不为她那慈祥和蔼、充满深情的心地所感动。
 

  从这以后,每到夏天,就有一只大蝙蝠率领着一群蝙蝠天天傍晚到苹果林来捕捉害虫。在蝙蝠的保护下,苹果再也不受虫害,总是硕果累累。
 

  四五年以后,牛女的儿子成为这个地方的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农民。


·上一篇文章:困倦的街
·下一篇文章:电线杆子和奇妙的男人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222475E8K36A976602CBG5144.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