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小小的藤箱

小小的藤箱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安房直子

彭懿 译


  山顶眺望台的边上,有一家叫“藤箱屋”的土特产小店。

  土特产店总共有三家,其中最古老也是最小的一家,就是“藤箱屋”。因为店面太小,卖的东西也就只有一点点。带画的明信片、偶人、腌菜和点心。藤箱屋的主人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爷子,一个月里有两、三回背着一个大背包,下山去山脚下的镇子上购物。下山的时候,背着空空的背包,嗨哟、嗨哟、嗨哟地喊着一路走下去。到了镇上,偶人工场、点心工场和腌菜店一家一家转过去,渐渐地就把背包给塞满了。最后,坐到面条店里吃上一大碗面条,嘿哟、嘿哟、嘿哟地回到山里面。

  从很早以前他就这样一年一年地重复着。

  “藤箱屋的老爷子,好精神啊!”

  山里人这样一夸奖道,老爷子就会抿嘴一笑。

  不过,要是有人说:“藤箱屋的老爷子,现在你还这么走山路购物啊,早就过时啦。要不要我们家的车帮帮你呀?”

  他立刻就会不高兴,哼哼叽叽地嘟哝道:“我已经这样干了三十年了。”

  可是,有三十年没感冒过的老爷子感冒了。而且还是慢性感冒,好些日子了,咳嗽就是不好。每天,老奶奶给他用毛巾热敷,还喝了不少据说一喝就灵的汤药,但就是不好。

  “我说,明天购货,你就不要勉强硬撑着去了。”一天晚上,老奶奶说,“听到了吗,这山上翻上翻下的,可不是容易事。”

  老爷子“呵呵”地咳嗽着,沉默不吭声。他想说,要是不下山去采购的话,藤箱屋就开不了门啦。这天夜里,他咳嗽得特别厉害,看来明天是下不了山了。唉,店里只剩下一点偶人和带画的明信片了。

  “我说,求茂平茶屋的主人帮个忙,好吗?”老奶奶看着老爷子的脸色,提心吊胆地说道。

  “你说什么?”老爷子故意装出一副气哼哼的样子。

  “我说什么?我是说……茂平茶屋的茂平,明天要开车到镇子上买东西,是不是坐他的车一起去……”

  老奶奶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爷子就嚷了起来:“怎么能干那种蠢事!”

  老爷子最讨厌的就是汽车。不但讨厌乘汽车,而且连看一眼都觉得讨厌。翻过这座山,直通枫叶温泉的索道车建成已有五年了,从那时起,这里就成了一个多少有点名气的地方。驾车旅行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停下车来,爬上眺望台,在茶店吃饭,买买东西。但在山里出生山里长大的老爷子眼里看去,这些开车上山的人总是没有好印象。连一滴汗也不淌,轻轻松松地就爬上山来,只顾自己看看风景,在地上乱扔一气,然后就又轻轻松松地上温泉了。望着这些人的背影,总觉得这些人根本就没把大山放在眼里。尤其是到了星期天,汽车的噪音更是吵得让人心烦。

  “自从人们开车上山来以后,这山就变得不像山了。”

  一开始,老爷子逢人就这样说。

  但人家反驳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藤箱屋的主人啊,自从索道车开通以来,到山顶上来的客人可是与日俱增啊。你们店里的偶人,不是卖出去好多嘛。大伙都挣了不少钱,日子也比过去过得舒坦多了。这样一想,就还得忍受一下汽车的噪音。”

  这话听得已经把耳朵磨出茧子了。

  知道了,知道了,老爷子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暗下决心:我是绝对、绝对不坐那玩艺儿。

  然而这次可是彻底焦头烂额了。这回到底应该怎么办呢……老爷子一边喝着药,一边皱着眉头不声不响。

  是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时发生的事情。

  老爷子睡是睡下了。可因为一个劲儿地咳嗽,就是睡不着。老奶奶就躺在他的旁边,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有谁敲响了店门。

  一开始,还以为是刮风的声音。但那个声音咚咚咚地响了三下之后,停顿了片刻,又是咚咚咚地响了三下。怎么听,也不像是风的声音。

  “这么晚了,有谁会来呢?”

  老奶奶走向店门口,从紧闭的大门的缝隙中透进来一道细细的红光。

  “是谁呀?”老奶奶问道。

  一个奇怪的声音说:“藤箱屋的主人,有没有感冒药啊?”

  “我们又不是药店。”

  一边这样说,老奶奶一边“咣当”一声打开了门。她吃了一惊,门外竟立着一只猴子。它提着灯笼,冷得一个劲儿地发着抖。

  “真少见……”

  老奶奶闭不上嘴了,站在那里直发楞。

  这一带,已经有好多年看不见猴子的影子了。自从索车道造好以来,动物们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呀,快请进来。从什么地方来的啊?”

  老奶奶像欢迎过去的老朋友一样,把猴子让进屋来。然后,又关上门。她无意中朝猴子一瞥,它正像人一样,把嘴对准灯笼,“扑”地吹灭了灯笼的火。

  “坐在这儿吧。”

  老奶奶拿过来一个座垫,让猴子坐到了二道门的门框上。猴子高兴地坐下,搓着手。

  “你这时候来干什么呢?”老奶奶问道。

  猴子咳嗽了一声,回答道:“我想要点感冒药。”

  然后,它就这样讲了起来:“我是一只离群的猴子,也就是说,离开了猴群而一个人生活的猴子。一个人找吃的,一个人掏鸟窝,一个人睡觉。另外,还一个人得感冒。而且这感冒还怎么也治不好。”

  “呀,这不是和我老头子一样嘛。”

  老奶奶朝躺着的老伴儿看了一眼。

  老爷子在被窝里说:“把我的药拿给它喝吧。”

  猴子连连点头谢道,像是在行礼一样。

  老奶奶升起火,温起罐中的药来。

  汤药开始“咕咕嘟嘟”地沸腾起来了。老奶奶取出一个茶碗,倒了满满一大碗汤药。

  “当心烫着,吹一吹再喝。”她好像在叮嘱孩子似地说着,把茶碗递给了猴子。

  猴子高兴地用双手捧住茶碗,然后吸了一口气,对准茶碗上的热气吹去。

  “味道真好闻。”它自言自语地说。

  猴子闭上眼,脸上带着一种感恩的表情,慢慢地喝下了汤药。

  “啊,好药啊,身子一下就热起来了。”

  它把茶碗还给了老奶奶。

  然后,就一个人在店里仔细地瞅起来。它露出一脸的疑惑,不解地问:“你这里不是叫藤箱屋吗?可是没有藤箱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奶奶笑出了声:“藤箱屋只不过是一个店名而已。我们是家土特产店啊。”

  “既然是土特产店,为什么不卖藤箱呢?”

  “为什么……嗨,那种过时的东西……”

  所谓的藤箱,是过去人们用来放衣服的四角形的箱子。但是现在,还有谁使用那种东西啊……尽管这样,猴子还是热心地说:“我说,店里不妨试着卖卖藤箱。一定会好卖的。”

  老爷子和老奶奶都默默地笑了。

  猴子的小眼睛却亮闪闪的:“试一次吧,我编一个送来。”

  说完,它又小声地说道:“这可是秘密呀,因为是秘密,就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我知道一个长着大片通草的地方。每一年,我都要把通草那带甜味的果实吃个够,然后采集一大把通草的藤,把它们浸泡在水里,扒去皮,编成箱子。我喜爱手工编织这活儿,不是吹牛,人的东西我都能做,而且做得漂亮。怎么样,要不要我用通草的藤编一个藤箱,放到你们的店里卖卖试一试?”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一个雪夜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来到港口的黑人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1933108BI89AF1B4KEEK7DHG79.htm


  相关内容

小小的绿东西

安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