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安房直子

安伟邦 译


  一个城镇里,有一位耳科医生。

  小小的诊所,一天连一天,都在瞧看病人的耳朵。

  那是一位技术特别高的医生,所以候诊室里总是满员。也有从远处的村庄,被火车晃了好几个小时赶来的人。经这位医生的医治,耳病完全痊愈的事,多得数不清。

  每天都那么忙,最近,医生有点累了。

  “我也应该偶尔去做做健康诊断。”

  黄昏,在医疗室里,医生嘟哝着,整理着病例。平时负责护士工作的太太,前不久出门,现在,只剩下医生一人。夏天的夕阳,亮亮地照着那白色的小房间。

  突然,身后的帘子唰地摇动,响起尖锐的声音。

  “大夫,请给急诊吧!”

  耳科医生咕噜一声转过转椅。

  窗帘那儿,站着一个少女,捂着一只耳朵,披头散发,好像从老远的地方跑来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医生目瞪口呆地问。

  “从海里。”少女回答。

  “从海里?噢,坐公共汽车?”

  “不,跑,是跑来的。”

  “哦。”医生抬起滑下的眼镜。

  “好,坐吧。”他指着眼前的椅子。

  少女脸色苍白,那眼睛显得很大,好象是吞了毒的孩子。

  “你怎么啦?”医生一边洗手,一边用往常的口气问。

 

  少女指着自己的右耳,叫道:“耳朵里进了不得了的东西。请您赶快给取出来吧!”

  于是,医生从柜子里拿出纱布和镊子。就在他这样做的时候,少女仍然用尖锐的声音催他快点快点。但是医生很沉着。这种事情是常见的。昨天就有一个人跳进来,说耳朵里钻进了活着的小虫,“讨厌,讨厌”地大声嚷嚷。医生想,今天也准是这么回事。他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问道:“是什么进去啦?”

  少女露出极其悲哀的脸色,答道:“这个呀,是秘密。”

  “秘密?”医生皱起眉头,“不会是秘密吧?要不,怎么能治得好呢?”

  少女无精打采地垂下头:“所以,是秘密。秘密钻进我耳朵里去了。”

  “……”

  “我呀,刚才听了绝对不许听的秘密,所以,希望您能赶快把它取出来。”

  “……”

  “现在马上取出来,就不要紧了。因为它前不久,才咕咚地掉进耳朵里。不过,要不快一点,就耽误了。太阳沉了下去,那就算完了。”

  医生直眨眼睛。这样的病人,还是头一回遇见。他想,首先应该互相慢慢说说。

  “那,你到底听了什么样的秘密?”他和蔼地问。

 

  少女小声说:“我听说我最喜欢的人,其实是只鸟,是被施了魔法的海鸥。”

  “唔。”医生露出特别奇妙的脸色,点点头。然后,把椅子往前拖拖,看着少女的脸,“我希望更详细听你的话。接着再给你看耳朵,也不太晚。到太阳落下,对,还有三十分钟。没什么,那么一点秘密,马上就能取出。因为我是名医嘛。”

  少女听从地点了点头,讲了这样的事。

  我第一次遇见那个人,是在黄昏海的小船上。

  我是个独自一人的女孩,在租船地小屋干活儿。小屋前面,连着一排十九艘小船,那时,我坐在最前面的小船上。

  我在等着太阳落了还没有返回的唯一的小船。傍晚,数好小船的数目,把它们系到桩子上,是我重要的工作。但是,这时候,我等得太累,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耳边有“吧唧”的拨水声。

  “对不起。”

  那声音使我一惊,睁开眼睛。

  眼前有个少年坐在小船里。涂着蓝漆的小船,确实是我们店里的。我马上不高兴了:“怎么啦?时间都过这么多啦!”

  少年害羞地笑着说:“因为我到远离岸的海面去了。”

  少年的眼睛,是奇异的灰色。

  “你究竟到了哪儿啦?”我用半吃惊的脸色问。

 

  少年满不在乎地说:“水平线的尽那边。双胞胎岩石的再那边,雷岛的更那边。”

  “净撒谎!”

  “谁撒谎了?鲸鱼喷水啦。还有大客船哪。”

  “别开玩笑,快把小船还回来!”

  少年站起身,噗地跳到我的船上,接着,象踢石头似的,蹦蹦地顺着十九艘小船跳到岸上,最后说:“再见。”

  少年坐过的小船上,散着白花瓣。我不由得伸手拿起来,一看,花瓣变成了羽毛。

  那是鸟的羽毛。

  我好像做了一个奇异的夏天的梦。

  当我知道那少年,是住在海滨贫穷的小屋里,专门潜水采贝的渔女的儿子时,我的吃惊,是不能形容的。

  那渔女,年纪很大了,不再潜海,只到处去卖贝和鱼。茶色的皮肤,皱皱巴巴的,凹下的眼睛,很模糊。

  那样丑陋的老渔女,居然会是那少年的母亲,我奇怪得简直不敢相信。可是有一天,渔女来到租船小屋,确实这样说过:“最近,我儿子给你添了麻烦,很对不起。”

  她笑了。笑脸使人打战。

  “不过,请你以后不要再让他玩小船,因为他是我最宝贵的儿子。”

  不料从那以后,少年每天都来坐小船,还在我耳边悄悄说:“就玩一会儿。对我妈妈保密呀。”

  不久,我和少年成了朋友。开始挺胆怯,后来就渐渐亲近了。

  到了傍晚,少年帮助我往桩子上系小船。他比我动作快,好像在收集水上的树叶。

  “这要全部都是我的小船,有多棒啊。”少年说,“那么一来,我就把它们连成一排,我划着最前头的小船到海面去。”

  “咦,能做得到吗?”

  “嗯,我可以做到吧,我的胳膊很壮嘛。很早以前,我就干过各种比这还冒险的事情哪。”

  “冒险?什么样的?”我探出身子问。

 

  少年突然用泄了气的声音说:“已经忘啦。”

  接着,他用发呆的眼睛望着远方。他总是这样,从前的事全忘光了,好像让人给吃了遗忘药的王子。其实,我也是那样,留在心里的以前的回忆,一件也没有。

  收好小船,在天黑之前的短时间里,我们快乐的度过了。摆贝壳,分酸浆果,放焰火。在微暗的小屋后面,叫做滴滴金儿的焰火,小而哧哧地着了。但是,我们希望在更宽广的地方一起玩,希望在白天的阳光下,在沙滩和海里,尽情跑,尽情游泳。不过,我们总是害怕渔女的眼睛。在小屋后面,也许有窥探俩人情况的渔女身影,总是使我们危惧。

 

  有一回,少年说:“喏,咱们俩到更远的地方去好不好?”

  “远处是哪儿?”

  “水平线的尽那边,双胞胎岩石的再那边,雷岛的更那边呀。”

  “可你妈妈呢?”我放低声音问,“你妈妈不是说不许吗?”

  少年点点头:“嗯,妈妈对我们的事,生着气哪。她说,你莫不是打算跟那姑娘一起,逃到什么地方去吗?不过,我决不会让你们这么做。妈妈是可怕的人哪,会使用魔法。”

  我屏住气息。

  这么说来,那张脸,是魔法师的脸。特别是那眼睛──象奇异的沉淀物,仿佛在海底住了二百年的鱼眼睛。

  “喏,所以我们必须偷偷逃走。”

  少年脸色极为认真。我心胸咚咚跳着,点点头。

  后来,没过三天,少年突然说:“喏,明天逃跑吧。”

  “明天!为什么这么突然?”

  “妈妈让我潜海,从海底取出许多海贝。我不愿意。那是十分苦的。”

  “……”

  “我想充分地到宽阔的地方去。喏,所以,明天逃跑吧。希望你把一艘小船,藏在那岩石后面。”

  少年指着那边的岩石。

  突出在海上的大岩石后面,有一块足以藏下一艘小船的低洼处,这我也知道。

  “明天的傍晚,我在小船上等你。”

 

  少年用灰色的眼睛笑了。

  这时,身后哗啦一声。似乎有黑色的影子在水上晃了晃。我的心咯噔一下,回头看去,可谁也没有。

  啊,那就是昨天发生的事。那好像是很早以前了,可真正是昨天的事。

  这样,今天傍晚──也就是刚才──按照约定,我急忙到那岩石后面去。早晨偷偷放下的小船上,他一定在等着。

  他大概穿着蓝色的海水短裤吧?戴着大的麦秸帽子吧?而且,那灰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在等着我吧……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狐狸的晚餐会
·下一篇文章:酱萝卜之夜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18774K58JK119H3D51FCKEI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