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成本最低、收获最高的投资,也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天蓝色的摇椅

天蓝色的摇椅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安房直子

安伟邦 译


  这是发生在土豆和牛奶特别好吃的北方城镇的故事。

  这个镇外,住着年轻的椅匠和他的妻子两个人。他做的椅子,全都十分结实,坐上去又很舒服。

  一天,椅匠做了一把可爱的摇椅。

  “呀,真漂亮的摇椅!是谁订的货?”老板娘一边做着炖土豆,一边问。

  “是谁的?告诉你吧,是咱家的。”

  “咱家的?可是,到底是谁坐呢?”

  “孩子坐嘛。”椅匠快乐地回答。

  老板娘该是快生孩子的时候了。

  “你坐一坐看。”椅匠心情顶好地说。

 

  老板娘轻轻坐上摇椅试试。

  “呀,真舒服……”

  老板娘晃悠晃悠地摇着椅子,出神地眺望天空。

  生娃娃的前一天,椅匠目光闪闪地问妻子:“喏,给那个摇椅涂上什么颜色呢?”

  “是的,红的好哇。”老板娘回答。

 

  椅匠想:到了明天,就去买刚开的红蔷薇那样的红漆吧。
 

-


 

 

  在天空非常蓝的日子,老板娘生了个女孩。

  但可悲的是,那孩子是个瞎子。知道这件事后,椅匠慌忙到镇里去请医生。医生诊察了好长时间,说生来就瞎治不好,说完便回去了。

  椅匠和老板娘,从那以后老是哭。一连好多天,都在哭。

  直到镇里的人们来催快点做出新椅子的时候,两个人的眼泪才终于止住。
 

-


 

 

  秋末的一天,椅匠去送椅子回来的路上,忽然,想起了那把摇椅。

  “还没涂漆哪。”他自言自语地说。可是一想起不管涂上多么好看的红色,那孩子也看不见,他就极其悲哀了。

 

  昨天,老板娘还说过:“这孩子,什么也看不见哪。多美丽的花的颜色,水的颜色,天空的颜色,都看不见哪。”

  “天空的颜色……”椅匠反复说。天空是漂亮的蓝色。椅匠坐在枯树下仰望耀眼的天空。他想,如果只能教给那孩子一种颜色,就教给她天空的颜色吧。

  这时,椅匠身后发出沙沙的音响,接着,传来孩子的声音:“叔叔!”

  椅匠回头看去,就在身后的树下,一个小小的男孩,象被落叶埋住似的,坐在那里。那孩子尽管小,却使用绘画颜料画着画儿。

  “没见过。你是哪儿的孩子?”椅匠问。

 

  男孩眯然一笑:“我在画画儿哪。”

  简直所答非所问。

  “哼,什么画呢?”

  椅匠蹲在男孩旁边,瞧着图画纸,随后就呆住了。因为图画纸涂着一色的蓝。

  “这不是画呀。”

  “是画,是天空的画。”

  “天空的画?”

  椅匠又吃一惊。可是细细一看,不错,那是天空的画。图画纸上的蓝色,跟那天的天空颜色完全一样。

  “我明白啦。画得真好。”椅匠说。那蓝色,越看越跟真正天空的颜色一样。那蓝色,好像要渗进心里。即使闭上眼睛,眼睑里也扩展着蓝色的天空。

  “我说你呀。”

  这时,椅匠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能不能把那蓝颜料分给我?”

  “为什么?”

  “涂椅子。”

  于是,椅匠讲了自己瞎女儿的事,而且讲了想教给她天空的颜色。

  “知道啦。我给你。不过,今天我只带来这么一些。”

  男孩拿起小瓶子给椅匠看。瓶子里,只剩下一点化开的蓝颜料。

  “叔叔,明天再拿行吗?”

  “啊,行啊。”

  “喏,明天要是天气好,我还到这儿来。”男孩说,“叔叔,明天早晨太阳出来时,你也拿着瓶子和笔到这儿来吧!”

  “知道啦。太阳出来的话,就拿着瓶子和笔到这儿来。”

  这样,椅匠和这奇异的男孩分手了。
 


 


 

  第二天早晨,从窗户窄缝里射进一道阳光的时候,椅匠抱着空瓶和笔,到原野去了。在昨天的树底下,昨天那个男孩正坐在那里。

  “早晨好。”椅匠说。

  “早晨好。真是好天气呀。”

  “啊,是的。”

  “拿瓶子来啦?”

  椅匠一声不吭,把小心抱来的瓶子和笔递了过去。

  “那么,这就着手工作吧。”

  “工作?”

  “对,那可是费力的工作呀。”

  说着,男孩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透明的三角帽子。椅匠一看,慌忙说:“你呀,我是来分绘画颜料的。”

  男孩晶亮的眼睛笑了:“可是叔叔,您不是想要天空的颜色吗?真正的天空颜色得从天上取呀。”

  男孩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摊在草上。然后,用那玻璃帽子遮住阳光。

  于是,怎样了呢?白白的手绢上,不是挂着一道小小的、小小的彩虹吗?

  “叔叔,用笔蘸着这虹的蓝地方,往瓶子里装啊。”

  椅匠拿起笔,一心一意地按照男孩的话做了。

  用笔蘸着白手绢上突然挂着的小虹的细蓝条,眼看着笔鼓了起来。把笔拿到瓶口,蓝色的水滴噗哧地掉了下来。

  椅匠这样反复了好多次。太阳逐渐升高了。

  椅匠目不旁视,从虹到瓶,从瓶到虹地移动着笔。积存在瓶子里的颜料蓝色,一点点地变了,有时是紫花地丁的颜色,有时是矢车菊的颜色,还有龙胆草色,鸭跖草色,桔梗色,绣球花的颜色……

  突然,绘画颜料红的惊人,很快又变成暗紫色。接着,当那紫色水滴噗哧地掉到瓶子里时,白手绢上小小的虹就消失了。

  椅匠拿着装满奇异颜料的瓶子。

  四周微暗了。

  “这么说,用了一天……”椅匠惊叫道。

  “嗯,所以呀叔叔,你取得了最好的天空的颜色。”

  黄昏的原野上,想起男孩可爱的声音。

  “谢谢。”

  椅匠握住了那孩子小而温暖的手。
 


 

 

  椅匠回到家,赶紧拖出了那把摇椅,用笔蘸满刚弄到的颜料去涂。摇椅眼瞧着变成了漂亮的天蓝色。真是了不起的天蓝色!
 


 

 

  瞎女孩到了三岁,就坐在那摇椅上,记住了天空的颜色。从那以后,她还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最宽、最高、最美的东西就是天空。她还常常这样说:“瞧,天空中有鸟儿飞去啦。”

  “浮着好看的云彩哪。”

  瞎孩子能看见天空,这奇异的故事传遍了全城镇。消息传到邻近的城镇,再邻近的城镇。许多人为了看奇异的女孩和天蓝色的摇椅,都涌到了椅匠的家。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樱花飘雪
·下一篇文章:北风的蓝手帕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181709500A9IB77EFKJ013IK8.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