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闭门羹(金融童话《金刚钻儿和糖葫芦》货币卷)

六、闭门羹(金融童话《金刚钻儿和糖葫芦》货币卷)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刘聪

  窦宝斋是一家古董铺子,坐落在翡翠城南一个名叫怀古巷的巷子里。
  怀古巷曲曲弯弯,又窄又长,中间是青青的石板路,两边是白白的灰砖墙。石板缝儿里长满了小草,灰砖墙头爬满了青藤。春夏之际,青藤开花,有红花,有黄花,还有紫色的花,枝枝蔓蔓,繁繁乱乱,从巷头一直开到巷尾,香气醉人。
  进了怀古巷,一路走去,两边是高高的门楼和深深的大院。走到巷子尽头,有一家老宅,乌漆的大门,黄铜的门环,门前蹲着两只石头狮子,门上挂着一块木匾,匾上有“窦宝斋”三个大字,遒劲有力,庄重醒目。
  净缈师徒从黄金山一路赶来,进了怀古巷,哪里都不去,直奔巷子的尽头。
  巷子尽头,窦宝斋还没有开店,除了台阶上的石头狮子,门前静悄悄地没有闲杂人等。
  净缈住持年纪大了,一路奔波,疲乏不堪。智善智能上前搀住师傅,说道:
  “师傅,稍等片刻,徒弟这就去敲门。”
  “不可,不可。”
  净缈听说此话,连连摇手。
  原来,窦宝斋是翡翠城里第一家古董铺子,净缈师徒化缘讨饭,常来打扰。净缈住持心里清楚,今天与往日不同,往日化缘讨饭,今天是寄卖金银珠宝,身份已经变了。
  化缘讨饭固然要谦卑,寄卖金银珠宝更不可造次轻狂,否则,被人看轻。
  净缈叫智善智能不要着急,先在石阶上坐一会儿,休息休息。
  歇过半个时辰,大徒弟智善老成持重还能忍耐,二徒弟智慧年轻气躁,渐渐就耐不住了,嘴里嘟囔:
  “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开门呢?”
  一听这话,净缈就知道徒弟年轻,不懂规矩,看看时间还早,又无事可做,便给徒弟讲起了古董铺子的规矩。
  原来,翡翠城的古董铺子有小店大店之分。
  小店大多挤在繁华闹市,一家铺子挨着一家铺子,一个门面连着一个门面,多得很,也热闹得很。小店本小利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卖古董和卖萝卜白菜没有两样。所谓的生意,无非是倒卖一个半新不古的瓷器,转手一幅有名无名的字画。模拟,作假,唬外行,蒙冤大头,没有一样正经的买卖。除此之外,也经营文房四宝,宣纸,湖笔,徽墨,端砚,附庸风雅,没有什么气候。
  大店就不同了。
  大店远离浮华,不凑热闹,只做真,不做假,只做大,不做小,讲究信誉。
  大店大都集中在僻静的巷子里,豪门老宅,高墙大院,讲究的就是一个深沉。其中,怀古巷的窦宝斋首屈一指,就是大店。
  窦宝斋这样的大店,不起早,不贪黑,不着急,不毛燥,稳稳当当,过了中午才开门做生意呢!
   话虽如此,这一天,到了中午,窦宝斋还是没有开门。烈日炎炎,当头暴晒,净缈师徒三人头皮发烫,浑身燥热,实在不是个滋味。智能忍耐不住,跨上台阶,径直去敲门上的铜环。
  哐哐!
  哐哐!
  铜环声响,清脆嘹亮,整条巷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切莫莽撞!”
  净缈听见门环声响,跳起身来,连连摆手。
  这时,“吱”地一响,窦宝斋的大门开了,门缝里探了一颗脑袋出来。这颗脑袋干瘦白净,尖嘴猴腮,脑袋下面还连着一条细细的脖子,脖子上有颗大大的喉结,一上一下,挤出几个字儿来了:
  “这是谁呀?”
  净缈连忙上前施礼:
  “失敬,失敬,贫尼净缈,馒头庵的住持。徒弟鲁莽,还望施主原谅。”  
   “什么事儿啊?”
   “这里有一盒珠宝,请窦宝斋掌掌眼。”
   说完,捧上了装珠宝的锦缎盒子。
  尖嘴猴腮听见“珠宝”二字,并不接手,冷冷一笑,说道:
  “净缈老太,几天不见,您出息啦,不要饭啦?”
   净缈师徒常来化缘,窦宝斋的人自然认识。平日要饭的常客,冷不丁拿个珠宝盒子过来,难免被人怀疑。
   “承蒙关照,感激不尽,窦宝斋大恩大德,贫尼永世不忘。”
  净缈并不怪罪,反倒不安,尖嘴猴腮听了这句话,觉得受用,见净缈把锦缎盒子捧了过来,伸手在里边捏了捏,叹道:
  “啊呀,宝贝!”
  听说“宝贝”二字,净缈师徒兴奋异常,追问:
  “值不值钱?”
  “当然值钱!”
  “值多少钱?”
  “值大钱!”
  听说值大钱,净缈师徒大喜过望,正要具体询价,只见尖嘴猴腮叹了口气,说道:
  “哎,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窦宝斋无福享用此宝!”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店本小利薄,消受不起,给您另找个去处吧。”
  “阿弥陀佛,什么去处?”
  “出巷口儿,往左拐,出西门,有个市场,名叫鬼市,这种货色在那儿也许有用。”
   尖嘴猴腮说得干脆利索,说完,一缩脑袋,“咣当”关了大门,再叫也不出来了。
   净缈师徒见大门关上了,仔细琢磨,才发觉受了戏弄,西门鬼市是小偷销赃的地方啊!
  三人气得哇哇大哭,心里纳闷,财神爷身上的珠宝,怎么就这么不值钱呢?
  可是,转念又一想,窦宝斋是老字号,老字号不会看走眼,人家不要,敢情就不值钱吧。
  净缈住持坐在石头台阶上发呆,珠宝不值钱事小,打擂台的事大。蔡达,齐促,姚婵,万冠四个财主如果闹起来,怎么下台阶呢!
  净缈住持羞愧万分,叹了口气,挣扎着站起来,拉着智善智能,摇摇晃晃回黄金山去了。
  有道是 :来时兴冲冲,归去泪盈盈。
  净缈师徒离了怀古巷,出了翡翠城,上了黄金山,越走越慢,越走越慢,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格外疲乏。
  夕阳西下,山高风凉。
  三人一路辛苦,终于爬到了山顶,远远一看,馒头庵门前围了一群生人。净缈不敢上前,让智慧先去探个究竟。
  智能去了,回来说那些人都是城里古董店来的,吵吵嚷嚷,要找净缈住持。
  净缈住持听说是古董店来的人,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儿钻了进去,在窦宝斋已经丢了人,难道还要再去丢人不成!
  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在为难,忽然听见山下有人大喊:
  “师傅留步!师傅留步!”
  净缈不知是谁在喊叫,心里一阵慌乱,刚要躲避,五六个人已经跑到了面前,一哄而上,满脸堆笑,一口一个“师傅”,连搀带扶,连拉带推,不容分辨,便被裹挟下山去了。
  来人是谁?
  来人不是别个,正是窦宝斋的掌柜窦智。
 


·上一篇文章:七、窦宝斋独占锦缎盒(金融童话《金刚钻儿和糖葫芦》货币卷)
·下一篇文章:五、净缈办学(金融童话《金刚钻儿和糖葫芦》货币卷)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ushi/2021913425704BC3G7H3C5A5976G2I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