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故事 儿童故事大全 儿童故事集锦 少儿故事大全>>正文
村里的童年

村里的童年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红玛瑙

  一、 打“升级”惹祸
  小时候住在外婆村里。村里长辈大多叫舅舅妗子,同辈大多是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关系熟得很。
  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和村里几个表姐表妹一起去给家里的猪寻草。现如今,人们开车百里去农家乐吃的灰灰菜、荠荠菜、人汗菜、马齿苋、马兰头、紫苏叶、蒲公英、苦菜、车前草、苜蓿、白蒿等等,在当年,都是猪的日常吃食。在讲究健康饮食的今天,我才知道为啥当年焖一锅猪肉,香味能飘出好几里路,原因是当年的猪都吃的健康食品。
  寻猪草这活儿不是由我一个人完成的。弟弟也每天晚上要提回来一筐,因为家里养了一头大猪。
  弟弟聪明,经常在上面一层猪草下支几个树棍。这样,看着满满一筐,往外一倒就显出原形。母亲脾气好,看见了顶多是叹一声气。若是遇到父亲剁猪草,弟弟就免不了一顿责骂。这件事上,我是经常受到父亲表扬的乖孩子。
  母亲常年生病,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一家七口,还要贴补祖母,可想而知日子有多么艰难。
  因为这一点,大哥早早就出去跟着二叔做木匠活儿。后来去了新疆当兵,一去就是十几年。二哥上学之余和三哥一块去村后的冷库(肉联厂)捡蓝炭(大锅炉没有烧尽的煤块)和猪鬃。蓝炭贴补做饭用煤,也可以冬天烧炉子取暖。猪鬃卖点零钱买文具盒和铅笔橡皮等。
  后来,经济政策稍一宽松,二哥和三哥从丹江河里捡石头,用人力车拉回家,拿大铁锤砸成碎石子,卖给建筑工地。
  砸石子是个苦累活,三哥的一双手总是血迹斑斑。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不是让铁锤误伤,就是被受力后飞溅的石子崩破皮肉。父亲在地区建筑公司工作,满村的石子都是父亲帮忙联系卖出去的。所以,父亲在村里威信很高。
  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巴,但也其乐融融。
  父亲上班,母亲拖着病身子用缝纫机给村邻做衣服挣点零钱,哥哥弟弟和我上学之外为家里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这种气氛在一次打“升级”(扑克牌游戏)之后彻底消失了。
  一天下午,表姐们带着我在田间地畔寻猪草。刚一会儿,表姐们提议打“升级”,说玩一会儿再寻猪草来得及。我虽然有点犹豫,担心寻不够猪草,猪就得饿肚子。明摆着,弟弟拿回家的猪草根本不够猪吃。但是,我经不住诱惑,放下筐子和表姐们玩了起来。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筐子还空着。当我们意识到该回家了,已经来不及寻猪草了,只能硬着头皮空着筐子回家了。
  回家后,我自知理亏,吓得躲了起来,期盼弟弟今晚能带回来一满筐猪草。
  可是,我左等右等,仍然不见弟弟回来。
  “嘀铃铃——”父亲的自行车铃声飘进院子。我躲进屋子,从窗子往外看。我的天啊!父亲的车子后面拖着弟弟。弟弟的双手让父亲用绳子绑起来了,另一头系在自行车后座上。父亲在前面登着车子,弟弟在后面跟着跑。最惨不忍睹的是——弟弟全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还光着脚丫子。
  父亲停好了车子,径直去门背后拿出一根长棍子,气汹汹地边骂边往弟弟跟前走。看情形,今天,弟弟得缺胳膊少腿了。
  母亲豁出全力阻挡父亲。隔壁的妗子赶忙跑过来,拼力夺下棍子,嘴里数落着父亲,说父亲这样打孩子会把孩子打死的。
  原来,弟弟在该给猪寻草的时间去丹江河里“打江水”(戏水)了。父亲下班路上听村里人一说,没有回家,直接骑着车子去河里将弟弟抓了回来。
  我吓得在黑屋子里发抖,担心着自己今晚的“待遇”。以前,父亲总是边训斥弟弟边夸奖我,夸我寻的猪草多,草又大又干净,草里面没有柴渣渣,猪肯定喜欢吃。可是今晚……我的妈呀!我该怎么给父亲交代?我恨死表姐她们了!不是她们劝诱的话,我肯定提回家满满一筐猪草。
  父亲骂完了,便气呼呼地去剁猪草。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
  当父亲看见我的筐子里也没有多少猪草时,他一脚把筐子踢飞到院子中间。大声问:“玛瑙今天为啥也没有寻够猪草?”
  我心惊肉跳地走出来,战战兢兢说出了真相。只见父亲拾起一根破柴(做饭用的大柴火),高高举过头顶。我本能地用手护住头,不知道这一破柴下来,我的头和脸会成什么样子?
  一秒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没见破柴落下来。我胆战心惊地抬眼看,父亲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离开了。我的筐子也不见了,父亲摸黑去给猪寻草了。
  在人都没有粮食吃的年代,猪根本没有饲料吃。而当今猪吃的多数饲料,当年的人根本吃不上的。
  那天晚上,猪在圈里嚎叫了一夜。因为父亲夜里出去看不见,也没有寻回来多少猪草。而我睡在母亲身后,一夜梦话:“我是大王!”“我是小王!”“我出三个A”“……”
  第二天,父亲上班出门前厉声对我吼道:“再出去跟村里的疯女子打牌,小心我卸你的腿!”
  从此以后,我打“升级”的水平停留在童年时代。成年后和人玩过几次,有我的一方肯定败。
  从此以后,我和弟弟都害怕父亲。只要父亲的自行车铃声一进院子,我们立即做鸟兽散,更别说和父亲游戏交流了。
  后来,自己做了母亲后,我才逐渐意识到父亲那天之所以那么生气,也不全是因为弟弟和我没有寻够猪草——父亲是担心弟弟打江水出事,担心我跟村里的女孩子玩上瘾荒废了学业。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奇妙的森林探险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ushi/2011920826JFG3I1H966DFF87HE03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