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父母家长学苑微信公众号


妈妈警告不能交的好朋友—《安安静静长大的女孩》

妈妈警告不能交的好朋友—《安安静静长大的女孩》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马每每

妈妈说:“不能和偷钱的人做好朋友,你要离她远一点。”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严肃,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口气。
奇奇诺倔强地嘟着嘴不愿回应,她不觉得一个人偷不偷钱不能作为恒量一个朋友的标准,只要那个朋友对她好那就是好朋友,即使她会偷她的钱,奇奇诺也想说“那我也愿意,因为我相信她一定有说不出口的苦衷。”
妈妈看奇奇诺不回答,于是语气变成更严厉的逼问:“知道了吗?”
奇奇诺用不大不小的音量倔强地迎上妈妈严厉的逼问:“我以前也偷过一个橡皮擦,可是我改了,就再也没有偷东西了,妈妈你也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我相信她不是坏人,会改好的。”
妈妈好像并不吃这套理论,接着又硬生生地给她讲了好多以前她还勉强赞同,现在却十分排斥的大道理。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奇奇诺这一次真的好想大声地吼出“不是的不是的”,在她心里,她觉得小时候不管做错过什么事,只要愿意改正以后都会变好的,因为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我们要给她们足够的温暖让她们感觉到没被抛弃而是被原谅。还有一点,奇奇诺相信,你是怎样的人就是怎样的人,你不想变坏就不会变坏。
说起让妈妈如此严肃地给她上这堂政治课的原因是前一阵班上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她和奇奇诺是同桌,从她来的第一天班上便有同学趁她不在教室时小声地议论她,好多女生都在传她会偷东西,所以才被原来的学校开除了。奇奇诺看她和普通的同学没什么两样,和大家一样地笑,和大家一样上课总是很认真只在偶尔走神,还有一点,她把奇奇诺当朋友一样真心对待,而且最喜欢和她一起玩了,不久奇奇诺便喜欢上了这个朋友,即使大家都说她是小偷,可是奇奇诺不相信,她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不久后她就把她带回家玩。可是就在那天,妈妈的钱包不见了。
妈妈在翻箱倒柜地找了很久后,压制着脾气问奇奇诺:“今天你是不是带同学回来了。”
奇奇诺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妈妈说:“我知道,你奶奶说今天你带同学回来了。”
妈妈看着奇奇诺低头不说话的样子,知道她在用这种方式抵制表达自己的反感。于是平复了一下心情换了种方式说:“琦诺,妈妈不是不相信你的同学,可我们家就我们母子两,你说你没有看到过我的钱包,妈妈相信你,毕竟你是我的女儿,妈妈也不是不相信你的同学,只是想让你问问她在玩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妈妈的钱包,妈妈很多重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奇奇诺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知道妈妈一定很着急,于是小声地答了一句“我明天会问她的。”继而又补充到“可是妈妈,她不会偷东西,我相信她。”
妈妈想再问更多的事情,可奇奇诺死活不回答,她不知道对妈妈来说那些卡在钱包里的小卡片有多重要,她只觉得越是这种时候自己越要相信自己的朋友,和她站在一边保护她。
那一晚家里的气氛极其紧张,甚至从来都是笑哈哈的奶奶居然都生她的气了,妈妈知道奇奇诺倔强地脾气简直和他爸爸一样,于是没有再逼问奇奇诺什么。妈妈像往常一样让奇奇诺吃完饭就给奇奇诺准备洗澡水,看她上了床然后给她熄了灯。在黑暗中奇奇诺却睡不着,奇奇诺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很内疚,可她还是坚持着不相信是自己的朋友拿走了妈妈的钱包。
妈妈没有遵守承诺,找到了老师协助终于还是把小偷抓住了。奇奇诺讨厌她们,即使她是小偷,为什么不能就这样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为什么不用温暖融化她,等她在别人没发现之前自己给自己一个改正的机会。那个小偷,奇奇诺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妈妈和老师也默契地没有再追究也没有让班上的任何一个同学知道。这件事情从表面上看好像除了她们几个知道,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感觉就像萌生在罅隙中的幼苗,在它没有长到足够惹人注目时,它变成了路人脚底粘的一层泥土,它变成其它昆虫口中的植物,没有人出来大声地告诉其他人它存在过谁又会知道呢。可是大家都会习惯性地把矛头指向大家觉得会犯错或曾经犯过错的人。


·上一篇文章:什么叫离婚—《安安静静长大的女孩》
·下一篇文章:不一样的新同学—《安安静静长大的女孩》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ushi/17223133139J5K7H10436DFB827E5K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