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等日本电影人呼吁政府拯救艺术影院

是枝裕和等日本电影人呼吁政府拯救艺术影院


来源:家长学院  作者:佚名

  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进入紧急状态。这意味着日本的电影院将全线关停。此前,由于新冠病毒疫情扩散,政府要求尽量减少外出,取消聚集性活动,日本的电影院已经受到很大影响,陷入困窘。而其中,小型的艺术影院的生存更是到了紧急关头。

  4月6日,日本开始进行“SAVE THE CINEMA‘拯救小影院!’企划” 活动,得到包括是枝裕和、深田晃司等数十位电影人的赞同和支持。企划方还制作了对政府紧急求援的请愿书,希望日本政府对疫情防控期间观众大幅减少现象提供补偿,以及对疫情后院线进行宣传、策展活动提供支援。

  疫情令日本电影业停摆

  虽然此前日本的电影院还保持营业状态,但据日本票房分析师尾高大声估计,日本3月份的票房同比下降70%,通常由于春假的原因,这本该是一个票房小高峰的月份。暴跌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多部好莱坞大片推迟发行。分析师尾高在自己的博客中列出了30部日本国内外延迟上映的电影。

  而随着疫情的严重程度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日本本土电影宣布撤档。上周,包括《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弹丸》(原4.17上映)、《蜡笔小新:激战!涂鸦王国和约四位勇士》(原4.24上映)、剧场版《行骗天下JP:公主篇》(原5.1上映),以及刚刚爆出恋情的菅田将晖和小松菜奈主演的《线》(原4.24上映)等影片都相继宣布撤档。

  柯南的作者青山刚昌也绘图向大家表示抱歉:大家别慌,再等等。

  而4月7日,原定于5月将于日本上映的中国影片《我不是药神》也宣布延期至10月上映。

  疫情不仅对电影造成影响,不少电视剧也因此停拍,不得不延缓播出。堺雅人回归主演的《半泽直树》第二季,《家政夫三田园》第四季,《机动搜查队404》确定延期播放。

  与商业大院线相比,原本就生存不易的小型影院受到新冠病毒的冲击更为严重。因此,日本电影人联合发起名为“SAVE THE CINEMA(拯救小型影院)”的活动,呼吁日本政府为面临存亡危机的小型艺术院线提供支持。

  该企划在公益请愿平台Change.Org募集支持者,向政府提交请愿书,“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参加这次署名请愿活动,不只是电影制作、发行和上映,还有电影文化相关的拯救小影院,期待由共识人士参加。”

  请愿得到了包括是枝裕和、白石和弥、荒井晴彦、入江悠、枝优花、冢本晋也、上田慎一郎、上村奈帆、诹访敦彦、想田和弘、土屋丰、西原孝至、藤井道人、船桥淳、森达也等多位导演以及井浦新、柄本明、渡边真起子等演员的联名支持。

  艺术院线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SAVE THE CINEMA”的请愿书中写道:“目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作为艺术文化一部分的电影企划、制作、发行和上映等相关方面的电影人受到很大损害,而承担电影文化多样性的小规模电影院面临存亡危机,我们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因为新冠疫情,日本影院的观众已经减少了30%到50%,3月26日政府提出尽快减少外出的要求后,观众更是急速减少,有些影院甚至0观众。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小影院的状况可能会越来越糟糕,请愿书中表示,小型影院不单纯是娱乐设施,还提供给人们地域性、多样化的文化艺术体验,在日本电影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艺术院线和美术馆、剧场、音乐厅等一样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希望政府对电影文化相关的电影人以及影院给予帮助,尽量填补由于减少聚集活动造成的损失。

  事实上,作为艺术影院最发达的亚洲国家,日本在艺术电影方面一支给予强有力的扶持。早在1961年,日本便成立了艺术影院协会。这一组织由被誉为日本电影教母的川喜多夫人(Kashiko Kawakita)发起,由东宝株式会社出资支持,起初是作为在日本推介外国电影的组织而存在的,第一部放映的作品便是来自波兰的《修女乔安娜》,后来逐渐也开始放映一些不被日本大的发行公司所接受的本土新锐作品,包括今村昌平、大岛渚等都曾受过资助。艺术电影协会一直存续到1980年代中期,在推广日本新浪潮电影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80年代开始,日本涌现出了一批被称为迷你影院的艺术影院,仅在东京迷你影院数量便超过了40家。也就是此次电影人极力呼吁政府拯救的。

  日本的这种迷你艺术影院规模不大,一家影院可能不到100个座位,但能够“精耕细作”地为一部艺术电影提供数以年记的长线放映周期。例如据说曾经在中国只卖出1个拷贝的霍建起导演的文艺片《那山、那人、那狗》,在日本却放映长达两年,票房累计高达8亿日元,观众多达25万人。同时,它还荣获了第25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在疫情发展方面比日本“先行一步”的韩国,对于支持本国电影事业的发展同样不余遗力。为了拯救本国电影产业,上周,韩国政府宣布将采取免除电影院线缴纳国家电影发展基金、补贴部分因疫情撤档和暂停拍摄电影等措施,来帮助电影公司和院线影院渡过难关。

  具体的帮扶措施包括:免除韩国电影院线原本需要缴纳的国家电影发展基金。这项免缴政策的适用期将追溯到2月初。按照规定,韩国电影院线应缴纳总票房的3%给国家电影发展基金。过去三年,韩国每年国家电影发展基金收入都超过4000万美元。

  另一方面,韩国政府还将选取20部在2月至3月撤档的电影,对发行公司进行补贴;选取20部在疫情爆发后暂停拍摄的电影,对制作公司进行补贴。还将为400名因疫情而失业的电影行业临时工提供职业培训。


·上一篇文章:巴塞尔艺博会母公司MCH宣布裁员150人
·下一篇文章:现代艺术如何成为了美国中情局的冷战武器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jart/204201735172B11FHIAC4ABKG0B912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