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我们今生所有遇到的人和事,前世已注定

温馨提示:我们今生所有遇到的人和事,前世已注定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匡花坛

  1、父亲给我取了个小名(乳名)就叫“匡花坛”(回忆过去的童年散文)
  作者:(匡花坛)(流沙江河)(匡天龙)
  小名就像贴身的那件汗衫儿,外人看不见,但最贴身也最舒服。如果硬是装模作样地把小名说成“乳名”,就有些拽文,不够本色。
  在我们老家,以前小孩子一出生,父母便会去找个算命瞎子掐算一下,五行当中缺了什么,便在名字里补缀、镶嵌上。这道理倒也朴实,铁锅、瓷碗裂了缝,胶鞋皲裂,内胎豁了口子,只消补上就可以凑合着对付。有些小孩还得拜干娘、干老子,四时八节会多出不少的花费。有的人家为了节省下这笔开销,就寻棵树、找座桥、认个石狮子叩拜、草草了事。
  我父亲当年是喝过些墨水的,他不信这些,自己给我取了个小名,叫“匡花坛”或者叫“匡花堂”。父亲认为“花坛”、“花堂”这两个音对应着太多美好的字,“花堂”是男女结婚的新房子就叫“花堂”;“花坛”是在一定范围的畦地上按照整形式或半整形式的图案栽植观赏植物以表现花卉群体美的园林设施。花坛是在植床内对观赏花卉规则式种植的配置方式。以花坛表现主题内容不同进行分类是对花坛最基本的分类方法,可分为花丛花坛(盛花花坛)、模纹花坛、标题花坛、装饰物花坛、立体造型花坛、混合花坛和造景花坛。所以才取作我的小名。这办法倒也省事,反正小名就是个符号,多半是挂在嘴上的,并不像学名需要正儿八经地端坐在户口簿、身份证或公示简历上。
  在老家湖北洪湖监利县,小名像马齿苋一样晒不死,如同狗尾巴草一样长势旺盛。回到老家,那些大名气势非凡、网名新潮时尚的人们,统统还得“还原”成亮亮、璐璐那些叠字的小名。不管官位多高,钱财多厚,还得现了“焕侯”“兵儿”的“真身”。村口的老柳树荫下犹如是间更衣室,在外面的精彩世界里套上的网名、职务名,得一件件扒了,只留一件衬底的汗衫儿,“轻装上阵”踏上回家的乡间小道。小名和这乡间小道是绝配。纵使你在外有再大的能耐也无一例外。说白了,你始终是几十年前在小凳子上捡拾炒米吃的那个细丫头,或是天黑时分母亲拖拽着长腔呼喊“回家来吃夜饭”的那个“侯”。
  古董因为搁置的时日久了,会变得更加值钱。这有点像小名。我过年回到老家,被叔呀伯的、姑呀婶的喊上小名,开始还有几分羞赧,随后,倒是觉得吃了深紫色桑葚一般的甜蜜。你若是八九十岁时,还有人念叨你的小名,心里定会比抿了白蒲黄酒还舒坦。那是至高的福气!
  为了不被乡亲遗忘,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常回家看看,把你的小名拿出来晒晒吧。听人轻唤一声接地气的小名,那顿挫转折处,如运盐河上船工的号子,声调悠扬,悦耳暖心……故旧相逢呼小名啊!
  初稿写成于我们的家乡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市洪湖岸边洪湖镇汴河街道匡家祠堂村;
  
  稿成于广东省广州市天河江南离骚湖湖畔屈子屈原吟诗阁说诗楼天问斋金火学校。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老母亲的晚年生活
·下一篇文章:乡愁,是母亲在呼唤我们的名字(文化散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eyao/2112117522E47CKD634E54C4BKE15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