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儿童文学网>>儿童散文 散文作品欣赏>>正文
徐霞客:吾与吾志山海间

徐霞客:吾与吾志山海间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郭雯珺

  若说我这一生,最骄傲不过曾踏马扬歌,宿遍万里山河。
           ——题记

  从小我就知道,人生短短数载,何必拘于一方天地里追逐虚名?山川异域,何处不可为家?
  我也并非胸无点墨之人,尽说这些粗鄙言语带坏小孩子。
  徐家祖上几代耕读,我自小博览群书,爱极了书卷间的墨香气。家中书阁藏着的那些孤本里,绘着一页页山川图卷,常在我的梦里绵延不绝。彼时我潜心钻研,只为窥探天地奥秘;我苦习丹青,只为有一天可以亲手绘遍天下江川。
  《周易 辞系》有言,“仰以观于天文,俯以查于地理”。我已读过了万卷书,何时才能行遍万里路?
  酒后也曾放言道,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
  幼时我曾儒慕李白,他的诗作潇洒旷达,落拓不羁,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狂放恣意的气韵。他笔下有江陵千里,扬州三月,有天涯海角间随意的一瞥。我也愿穷尽毕生做个周游九州,踏遍五岳的侠客,仗剑行吟,尽览祖国的山河湖海。以天为盖,峰峦为枕,地为席。
  我做过一个梦,如庄周梦蝶,不知我为山川与?
  我本就生于这片天地鸿蒙之间,谁知哪天将会重新归于尘灰?既然现在有这许多年的人生,不如放手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我尚年轻,书里的句子仍然没什么概念。但母亲的鼓励让我最终背起行囊,她用满是皱纹的手将我头顶乌发束进远游冠里,对我说“弘祖之奇,孺人成之”。
  从南至北,我见到了大漠孤烟,落日长河。北方的风卷着沙尘兜裹脸庞,戈壁凭空出现的清泉绿洲,美轮美奂的海市蜃楼。我到达过险象环生的雨林,凭着竹杖芒鞋,踩着蛇道踽踽行进。西南的烟瘴蛮荒之地,雨水充沛,是故林木参天,虫兽跃跃。我也途径嶙峋峭壁,重岩陡起,四顾茫茫不见人烟。
  山脉水道,地质地貌,溯流穷源,然后知中国之入河之水。这些奇景,竟都属于我的祖国。
  对我来说,天文杳渺,生命深微,世俗纷乱......唯此高深之间,可以目摭而足析。
  我游历过无数名山大川,前人的题诗仍在悬崖壁上熠熠生辉。
  四季行云,松风朗然。我见过无数次朝霞夕阳的起落,潮水溪瀑的洪浩。我曾和无数僧道旅人为伴,但我修的道与法,参的题与论,是以天地为书,山河为字。
  我开始自比于夸父,为逐日而生。虽三次遭强盗,四次遇绝粮,数次逢险,但那些并不能改变我的志向,所以少年人一定要坚信,梦想终会嬗变为现实。
  今夜旅宿破庙,四野寂静,唯有我这里亮着孤灯一盏。黑夜如幕,冷雨如帘,漏进来的雨水泡透了我这几日的干粮。
  所幸没沾湿我的书稿。
  我倾注毕生的心血,将这些年的所见所闻一一记录下来。我想,后来那些有梦的孩子们,也可以透过这些文字,看到四角天空外不一样的人文风土,迥然意趣。
  我相信,那些一心致仕的学子会比我更加聪颖明达。他们总会长大,总要知道,祖国的河山,在脚下,也要在心里。
  患上腿疾是多年以后的事了,我又回到了家乡。此时有长子在侧,友人相伴,若说遗憾...大概是那些书稿没来及亲自整理。
  不过季会明得我所托,一定明白我的。文字要真,情感要诚。其他种种,与这徐霞客奇人的名号,留给后人评看吧。
  至于我?我共这山河人间永世相存。
  


·上一篇文章:孙子是奶奶最崇拜的老师啊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geyao/2010281827381FFI2JHJAF12B7B5A4IC.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