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尔越狱记

邱吉尔越狱记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接着约翰告诉他,今天村长已为他的事来查问过了,整个铁路沿线都为此搅得鸡犬不宁,镇上都贴有缉拿他的布告。为防不测,他建议丘吉尔今晚就住在暂停生产的矿井里。然后他进内屋,叫秘书出去安排一下。
  丘吉尔吃饱喝足以后,就由约翰带路,来到隔壁小院,乘着升降机,下到深达150米的井下。两名苏格兰矿工正提着矿灯迎候他们。然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一间空气新鲜的隔间。在那里有一盏煤油灯,一床垫被和一条毛毯。
约翰叮嘱他就地休息,千万不要走开,以免被人发现。尔后就与那两个矿工走了。丘吉尔躺在舒服的被窝里,美美地睡了一觉,虽然不时有一群群的老鼠在他身边窜来窜去,他却全然不知。
  第二天下午,丘吉尔才醒过来。过不了多久,约翰送饭来了,还带了一只烧鸡。他掏出一张缉拿逃犯的《布告》,递给丘吉尔。布告上写道:“逃犯丘吉尔系英国人,25岁,身高5.8英尺,一般体型,走路时身体略向前倾,有知情举报者,可得赏金25英镑。”  “什么?”丘吉尔不禁大叫起来,“我的脑袋只值25英镑?这分明是布尔人故意贬低我,侮辱我!”  约翰笑着安慰道:“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赏金越低,你的危险就越小
嘛!”  一连几天,丘吉尔都独自一人呆在深深的矿井里。为消磨时间,他从约翰那儿借来一本斯蒂文森的小说《拐骗》,接连读了好几遍。这是一本描述大卫·柏尔弗和阿伦布·瑞克在幽谷中逃亡的惊险故事,几乎与丘吉尔今天的经历一模一样。而在外面,这几天布尔人的大搜捕正在紧张进行。他们在全国城乡广贴布告,悬赏缉拿。铁路沿线更是搜查重点,往来列车的每一节车厢,都不放过。车站及其附近的房屋也一一查看。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丘吉尔竟藏在离地面有150米深的矿井里,整天与老鼠作伴哩!  也就在这几天,伦敦和南非各地的报纸上连续报道了有关丘吉尔逃亡的消息。有的评论道:“丘吉尔虽然能从比勒陀利亚越狱,但绝对逃不出远离首都450公里的布尔人国境线”;有的发表悲观的看法:“如果小丘吉尔不逃跑,通过政府营救,还有获释的希望。他这次铤而走险,凶多吉少,一旦被布尔人活捉,必死无疑”;还有的登出丘吉尔已经被捕的传闻:“丘吉尔已于14日在边境附近的考玛提普特车站被捕”;如此等等。幸好,这些报道丘吉尔都没看到,否则他会更加惊恐不安的。可怜他那孀居的母亲伦道夫夫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派人打探消息。
  12月16日,也就是越狱后的第5天,约翰笑容满面地跑来告诉他:“外面已经暂停对你的搜索了。布尔人认为,数日不见你的踪影,必定是逃到外国去了。因此,现在该是你逃往葡萄牙领地的时候了。”接着,他详细他说出已安排妥的逃跑方法:这儿有一个亲英的荷兰人,名叫普尔盖纳,他将在19日押送3节车厢羊毛到葡萄牙统治的德拉科亚湾去。他已同意让丘吉尔藏在羊毛包中间,混出边界。丘吉尔听了,想了想,一口答应了。因为这个方案尽管有点冒险,但比独自骑马,按地图日伏夜行,摸索数百公里越境要有把握得多啊。
  19日凌晨两点,丘吉尔收拾好身边的物品,装扮成商人模样,由约翰带到那幢二层楼房,等待出发的信号。门开了,普尔盖纳和另一个人走了进来。
约翰介绍丘吉尔与他们认识后,便一起来到火车站,只见月光下停着3节货车车厢,有几个搬运工人正往最后一节车上搬羊毛包。他们几个装作检查羊毛包堆放的质量,攀上了头一节车厢。约翰作了个手势,丘吉尔就不声不响地钻进防雨布,躲在羊毛包的空隙中。这是个小隧道形的空间,足够他平躺下来,就这样,丘吉尔便神不知鬼不觉地留在货车上。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邱吉尔的生日宴会
·下一篇文章:快嘴李翠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chuanqi/13315165539DECHDKC0B9C1C01EK8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