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尔越狱记

邱吉尔越狱记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自己得赶紧出城。他悄悄地加快了步伐,朝郊外圭去。
  丘吉尔身穿棕色法兰绒上衣,口袋里只有75英镑和4块巧克力。事先准备的地图和指南针都留在哈尔敦那里了,他不会说荷兰语,也下懂当地的土语,不敢间路,只好抬头望着猎户星座,辨别方向,好不容易来到一条通往北方的铁路旁。
  他决定沿铁路走,见到火车就扒,逃得越远越安全。他沿铁路走了近一个小时,突然身后传来了火车轰隆隆的声音。他赶紧蹲在路边。这是一列长长的货车。火车头过后,丘吉尔立刻冲了上去,想抓住车厢边的把手,但一连两次都失败了,第三次才成功地扒上了第5节车厢。车厢里装满煤炭包,他实在太困了,倒头躺在包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丘吉尔醒了过来,发现东方已微露鱼肚白。他怕白天被人发现,决定天亮前必须下车。此刻人车速度虽然很快,他也顾不上了,猛地往下一跳,一个翻身,滚到地上,居然一点也没受伤。
  他迅速地钻进茂密的丛林,躺在大树下,冒着酷热,熬过了漫长的白天。
唯一与他作伴的是一只秃鹰,它在天空盘旋,想分辨这地下躺的人是活人,还是死人?秃鹰盘旋了好久好久,才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呜,飞往别处。
  夜幕低垂,他站起身,又朝铁路走去。在铁道边树丛里等了两三个小时,仍未见火车过来。他不再空等,又沿着铁轨往前走。
  他走过一个车站,发现站内停着两列货车。他刚想走过去,却听到货车边有两三个布尔人在谈话,他赶紧辘辘回去。
  此刻,他饥肠辘辘,十几个小时过去了,他只吃了4块巧克力。他发现远处有一处灯光,他认为那是当地土人的村落。据说他们恨荷兰人,对英国人友好,无论如何不会出卖他。他决定去那儿弄点儿吃的,至于那屋主万一是正要抓他的布尔人呢,他饥饿难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寒在是又饿又累走得很慢很慢。过了一个小时才来到灯光处。他这时才看清楚,那不是土人的村落,而是一座小煤矿的坑道入口处,那引导他来到这里的灯光,是矿井升降机旁的一座房子里闪现的灯光。
  这是一幢两层楼的石头房。他摸摸怀中的75英磅,莽莽撞撞地前去敲门。屋内的人是敌是友也顾不上了。
  二楼的灯也亮了,窗帘拉开。从屋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喊声:“谁呀?”  他说的是德语!丘吉尔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大吃一惊。他正想转身,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高个子男人走出来,他手里握着枪,上下打量着丘吉尔,问道:“有什么事吗?”  他这回说的是英语!地道的英语!丘吉尔心中一阵狂喜,啊,这大胡子是英国人!  丘吉尔随机应变,赶紧编出一套谎话来:“我是本市的平民,在火车上打瞌睡时不慎摔下来。我失去知觉达几个小时,可能肩膀也脱臼了。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先生,您能卖点东西给我吃吗?”  大胡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沉默片刻,终于吐出一句:“进来吧!”  招呼丘吉尔坐下后,大胡子端出一大盘羊肉和几块面包来,丘吉尔道谢之后,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大胡子一直在旁边盯着他,忽然,他以一种平和的语气问:“你还是照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丘吉尔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也许是主人一口纯正的英语博得了他的亲切感,他坦率地和盘托出:“我是温斯顿·丘吉尔,英国《晨邮报》的特派记者,昨天夜里才从比勒陀利亚的俘虏营中逃出来。请你帮助我逃出布尔人的国境线。我身上有75英镑,通通给你,怎么样?”  大胡子一句话也没说,站起身将门锁住,然后才转身握住丘吉尔的手说:“你的运气真好,这方圆30公里,我是唯一会收容你的人。我叫约翰·华德,也是英国人,来南非开采煤矿已经好多年了。现在是托兰斯瓦煤矿经理。在战前我已人了布尔人的国籍,但我的心却一直是属于英国的。眼下我主要是维持煤矿生产,以便战争结束后能恢复生产。在我的煤矿,除了我的秘书是英国人外,还有一位来自伯明翰的机械师和两个苏格兰矿工,他们都相当可靠。明天我和他们一起商量一个办法,把你安全送走。你放心,我一定会协助你逃出去的。至于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丘吉尔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一跃而起,伸出双臂,与约翰紧紧拥抱。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邱吉尔的生日宴会
·下一篇文章:快嘴李翠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chuanqi/13315165539DECHDKC0B9C1C01EK8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