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尔越狱记

邱吉尔越狱记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在这所师范学校里,关押着60多名英国军官,还有10多个英国士兵充当差役。负责看守他们的是40多名布尔人警察。每昼夜都有10名警察轮班负责校舍内外的巡逻和警戒,其余的人白天在警棚内玩纸牌,夜间在警棚里睡大觉,通常情况下,夜里不当班的人均脱衣而睡,把枪支和子弹带挂在棚内两根柱子上,门口只有一个警察在放哨。
  针对这一情况,丘吉尔提出了大胆的越狱计划:第一步,切断校舍内外的电源,打开牢房,袭击警棚,夺取武器,占领俘虏营;第二步,持枪向比勒陀利亚的跑马场进军,那里关押着两千名英国士兵,却只有120名布尔人警察负责看守。两个俘虏营事先可取得联系,届时里应外合,举行武装暴动,全歼城内500名守军是不成问题的。
  这个计划,赢得狱中绝大多数中下级军官的支持,但却遭到两名高级军官的反对。本着军人下级绝对服从上级的信念,丘吉尔只好取消这个计划。
  集体越狱成了泡影,丘吉尔十分懊丧,却没有气馁。他约了哈尔敦上尉和布罗奇中尉,私下商量个人的逃亡计划。他们发现,师范学校的铁皮围墙,不到3米高,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算不上是障碍。问题是每隔50米有一个持枪的卫兵把守。他们经过多次观察,发现当卫兵沿着东墙巡逻时,有相当一段时间看不见圆形厕所附近的铁皮围墙上端。这时如果攀上围墙,就可以跳进隔壁院子里。至于能否从那里逃出去,逃出去后又如何越过450公里的路程,到达由盟国葡荡牙统治的南非殖民地,那就只有天晓得了。但他们都认定,这是唯一可行的逃跑路线。
  12月12日傍晚,丘吉尔和哈尔敦、布罗奇相约,逐个从厕所边围墙翻过去,再会合一起逃走。
  晚上8点,熄灯以后,俘虏营里一片寂静。丘吉尔偷偷溜出牢房,躲在墙角阴暗处。趁着卫兵背过脸划火柴点烟的当口,丘吉尔蹑手蹑脚地穿过院子,潜入到那个圆形厕所里。他从窗口注视着卫兵,等了好久没有机会。突然,一个卫兵转身走向他的伙伴,两人闲聊起来,而且他们都背对着丘吉尔。
这真是个难得的机会。事不宜迟,丘吉尔跃身钻出厕所窗口,两手搭上围墙墙头,像拉单杠一样把身体往上拉,可是他内心实在紧张,加上右臂在印度时曾跌伤过,一连两次都没能翻上去。他情急之中,顾不上疼痛,双臂猛地发力,一个“鹞子翻身”,越上了铁皮墙头。糟糕!他的背心勾在了墙头金属装饰物上,他只好脱掉背心。幸运的是,那两个背对着他的卫兵还在那里抽烟聊天。他终于跳到了隔壁庭院,匍伏在草丛中隐蔽,眼睛盯着墙头,等待哈尔敦和布罗奇翻过墙来。
  丘吉尔焦虑不安地等了约一个小时,从墙那边传来一阵轻轻的咳嗽声。他听得出是哈尔敦上尉的声音,便也轻轻地回咳一声。
  墙那边传来哈尔敦的低语声:“卫兵看得很紧,可能已经怀疑有人要逃跑,我们走不了啦。你要么转回头,要么赶紧走吧。”  丘吉尔开始一愣,转而一想,事到如今,自己已无退路,翻墙回去反而更加危险,不如只身一人冒险逃亡。于是,他以坚定的口吻转声对隔壁的伙伴说:“我决定单独行动,再见!”  说完,他钻出草丛,轻轻掸掉身上的尘土,戴好帽子,壮着胆,大摇大摆地朝大门口走去。看守的卫兵离他只有三、四米远。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悠闲地走着,看也不着卫兵一眼,竟也没引起卫兵的注意。
  走出大门,他抑制着自己想拔腿奔跑的意念,依旧缓步而行,走在马路的当中。街道上行人不少,不时还有布尔人的警察在巡逻,但谁也没注意到他。他边走边思考着,天一亮,俘虏营里一定会大乱,马上就会派人来追捕。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邱吉尔的生日宴会
·下一篇文章:快嘴李翠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chuanqi/13315165539DECHDKC0B9C1C01EK8F.htm